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39章 这条狗有毒

  剑芒袭来,陈阳明明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他受伤的身体,却无法让他做出迅捷的反应。

  他把心一狠,也不闪避了,重伤的躯体依旧运转八荒霸体,朝前冲了上去。

  剑芒从正面将他击中,瞬间爆开,犹如一团真元雾气般朝着四周散去,他从中冲了出来,虽然大部分力量抵消,但还是被打伤,身上的鲜血更多了。

  “君王!”

  陈阳一直加持第四式神力,此刻直接使用第三式:君王,一拳朝着陈瀚宇打了过去。

  可是,他的伤势实在太重,靠着八荒霸体,力量虽然没减弱多少,但速度却慢了。

  陈瀚宇往旁边一侧,躲过了他的攻击。

  “陈阳,不要负隅顽抗。”

  陈瀚宇冷哼一声,侧面一拳,打在了陈阳的肩膀上。

  咔嚓一声,虽然有八荒霸体护身,没有直接被打断手臂,但肩膀骨头却被打得粉碎。

  “嘶!”

  陈阳疼得倒吸一口凉气,但神色坚定,竟是硬生生依靠经脉的连接,将右拳横扫,朝着陈瀚宇砸了过去。

  这一下,出乎陈瀚宇意料。

  他没想到,陈阳的意志如此之强,肩膀碎了还能抬起手臂。

  砰轰。

  陈阳一拳砸在了陈瀚宇的腹部,陈瀚宇往后弓身倒退,将力量卸去了一大半,但腹部还是被打得血肉模糊。

  可古怪的是,他依旧是面色不变。

  “糟糕,他是血煞尸,已经没有了感触神经,只要他不主动感知的话,是没有痛觉的。也就是说,我刚对他造成的攻击,根本没用。”

  陈阳皱了下眉头,但攻势却不减,飞速跟上去之后,一腿朝着陈瀚宇踢过去。

  这一击很强,陈阳出腿之时,那股恐怖的力量,使空气发出轰隆隆的声音,陈瀚宇为之动容。

  不过,陈瀚宇并未退避,一拳朝着陈阳的腿打过来,打算硬碰硬。

  砰轰。

  一声巨响,陈阳只觉腿上传来剧痛,他并没有卸力的打算,继续往前,左手握爪,朝着陈瀚宇的心脏部位抓去。

  虽然可以无视伤势,但只要撕破陈瀚宇的心脏,那么他一样得死。

  除非,他变成真正的血煞尸。

  “疯了!”

  眼看陈阳不顾一切地攻上来,陈瀚宇一惊,只见其眉心处浮现一个小人影,虽然看不太真切,但那人影轮廓和陈瀚宇几乎是一模一样。

  就在这小人影出现的刹那,陈阳只觉自己的身体,再次出现了僵硬的状况,和刚才那次,一模一样。

  砰。

  趁着陈阳僵硬刹那,陈瀚宇一脚踹在了陈阳的胸口。

  刚刚被陈阳用真元鼓起的胸骨,又凹陷了下去,把他疼得龇牙咧嘴,不断呕血。

  身体失去控制,陈阳重重的摔飞出去,浑身满是血污,连呼吸也变得困难了。

  陈瀚宇的确是太强了,肉身、真元、神识力,对现在的陈阳来说,简直就没有一处弱点。

  而那种能令人僵硬的古怪手段,更是让陈阳拼死博得的机会,也化为泡影。

  “咳咳……”

  陈阳口中咳出鲜血来,咬紧了牙关,硬撑着站起来,却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只能靠在身后的一棵大树上,这才能稳住身形。

  “陈阳,知道我为什么留你一口气吗?”

  陈瀚宇走过来,他身上多处血肉破烂,骨骼伸了出来,伤势惨重。

  可是,他的脸上,却还挂着微笑,看起来更显狰狞。

  在陈阳面前停下,陈瀚宇不等陈阳开口,俯视道:“把你的星诀、神识修炼之法、炼体术,还有那把神奇的弓箭,都交出来。这样的话,我会让你死得轻松一点。”

  “你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了吗?”

  陈阳冷笑一声,毫无惧意。

  “你现在已经没有了战力,还敢逞强。看来,陈瀚宇的记忆果然没错,你是个死要面子的人。”

  陈瀚宇脸上露出不屑之色,手中十二纹天器宝剑,缓缓举起,道:“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虽然变成了人,但永恒神念体的特性,我还在。你若是死了,我可以吞噬你一部分神念。虽然记忆会碎裂,但或许我继承的记忆,就有你修炼的星诀。”

  陈阳冷声道:“难道你就不怕,吸收了我的神念,你就变成了我?”

  “我是永恒神念体,没人能取代我。”

  陈瀚宇冷哼道。

  陈阳道:“对,没人能取代你,只是因为,你变成了别人,你不知道罢了。或许,并非是你占据了陈瀚宇的身体,而是陈瀚宇的记忆,占据了你这个永恒神念体。”

  “住嘴!”

  陈瀚宇终于被激怒,对于自己的意识,他心里始终有些疙瘩,不想完全变成陈瀚宇,却又偏偏被影响。

  噗嗤。

  他一剑刺入了陈阳腹部,狰狞道:“你接着说,我慢慢收拾你,看看你能活多久。”

  轰。

  突然,陈瀚宇脚边的地面爆开,一道影子冲出,一口咬在了陈瀚宇的小腿上。

  猝不及防之下,他竟是被咬中。

  那冲出来的影子,赫然是大炮。

  在陈阳第一次坠地之时,就已经让大炮藏了起来,故意引陈瀚宇过来,让大炮动手。

  当然,陈阳的目的,不是要大炮干掉陈瀚宇。

  而是让大炮,给陈瀚宇用毒。

  虽然陈瀚宇感觉不到痛楚,但他还是会中毒,因为他的身体,依旧是按照人体在运转。

  而大炮融合了毒王臂,各种剧毒是相当的厉害,陈阳相信,即使陈瀚宇是神魄境,也肯定会中招。

  “滚!”

  陈瀚宇抬脚踢出去,大炮早有准备,在咬中的瞬间,就往后狂奔,但还是被踢中了屁股,翻滚着往前摔出去。

  这一脚的力量很大,大炮屁股被踢烂,所幸还保住了性命。

  “这条死狗,竟然敢偷袭我!”

  陈瀚宇冷喝一声,目光转向陈阳,不屑道:“你不会以为,靠这条狗,就能将我击……啊,这条狗有毒?”

  话没说完,陈瀚宇面露惊讶之色,脚步踉跄着往后退,嘴唇迅速发紫,脸上出现奇怪的潮红色,呼吸变得十分急促。

  他面色一变,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忙盘膝而坐,运转真元,抵御剧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