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38章 玩够了

  “听说你炼体强大,是想近身战吗?”

  眼看陈阳接近而来,陈瀚宇冷笑一声,手中十二纹天器刺出,蜿蜒的剑芒,朝着陈阳攻击而去。

  他并没有动用意境,因为夺取陈瀚宇的身体之后,他只是继承了第二重冰魄意境,此刻用来对付陈***本没多大的效果。

  他也没有使用神通,因为他来不及修炼更高阶的神通,陈瀚宇以前掌握的那些又太弱了,他不屑使用。

  所以,此刻永恒神念体,或者说是陈瀚宇爆发出的战力,是最原始的力量。

  “八荒霸体!”

  陈阳立刻运转八荒霸体,体表暗绿色的光华流转,抵挡剑芒。

  可是,这剑芒的攻击力,竟是比贺勃陵的弦引丝强了很多。

  陈阳虽然硬抗了下来,但还是觉得身体一震,体表传来剧烈的疼痛感。

  显然,同样是凝魄前期,贺勃陵和陈瀚宇有很大的差距,尤其是在对力量的运用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层次。

  “我有神魄境修者的记忆残片,对神魄境的了解和力量掌控,不是贺勃陵那种货色能比的。陈阳,你如果把我当成贺勃陵那种垃圾,那么很遗憾,你只能出局。”

  陈瀚宇面露不屑之色,连躲也不躲,主动朝着陈阳飞去,丝毫不惧陈阳与之近身。

  “第四式:神力!”

  “第三式:君王!”

  陈阳知道陈瀚宇有依仗,但他没有退缩的道路了,使出全力,一拳朝着陈瀚宇的脑袋砸了过去。

  一股狂暴的肉身气血之力,将这片空间完全笼罩了进去,虽然不像真元波动那么强烈,但气势却更恐怖。

  “那我们比比肉身!”

  陈瀚宇面色一凝,收起宝剑,也是一拳,朝着陈阳打了过来。

  两人的拳头,在空中相撞。

  轰隆一声巨响,强大的冲击波,从两人拳头间震荡开,明明透明的空气,却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涟漪。

  那些涟漪朝着远处荡漾开,所过之处,树木瞬间被绞成齑粉。

  陈阳和陈瀚宇二人,都是面露惊骇之色,同时往后倒飞出去。

  不过,陈阳退了五十米,陈瀚宇却退了百米,高下立判。

  “陈阳,你果然是逆天的天才,肉身居然修炼得如此强大!”

  陈瀚宇看了眼自己皮肉裂开的拳头,冷声道。

  陈阳的拳头,此刻也鲜血淋漓,他打量着陈瀚宇,想到刚才的尸气,道:“你把血煞尸改造了?”

  陈瀚宇笑道:“我的记忆之中,有些特殊的秘术,正好能让这具躯体变得更强。”

  陈阳心生忌惮,暗道:“怪不得中,说永恒神念体天赋了得,他继承了那么多记忆,自然比别人多了优势。”

  “继续!”

  陈瀚宇暴喝一声,猛地又朝陈阳攻了上来。

  他没有动用真元,一副要肉搏的架势。

  陈阳丝毫不惧,冲了上去。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竟是在空中肉搏了起来,回归到了最原始的战斗方式。

  不过,他们的攻速、力量、移速等等,的达到了可怕的程度。

  每一次的撞击,都爆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三分钟之后,两人互相击中对方,都往后飞出,停顿了下来,陷入了短暂的对峙之中。

  陈瀚宇浑身鲜血淋漓,露出森森白骨,但是他却仿佛不知道痛楚一般,脸上带着玩味的冷笑。

  陈阳的情况略好一些,但也伤势很重。

  不过,有个好处,就是他的身体,此刻正在以极快的而速度恢复。

  这一点,被陈瀚宇发现,他目光一亮,道:“看样子,你的炼体术,也是相当的高明。如果我能得到,再配合血煞尸这具身体,想必以后我的肉身力量,会更加的强大。”

  陈阳没理会陈瀚宇的话,又攻了上去。

  陈瀚宇神色从容,继续和陈阳打了起来。

  他似乎游刃有余,一边战斗,还不忘说话,道:“陈阳,你能领悟双意境,这的确是不简单。不过,你的战力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你修炼了星诀、神识攻击、炼体术。事实上,你的天赋,也就那样罢了,完全是因为机缘好,才能有现在这么强。”

  陈阳冷哼一声,道:“陈瀚宇,如果换做是你,你能同时修炼好几门吗?只怕你连一门,也修炼不好。”

  “既然如此,那你把星诀、神识攻击修炼之法、炼体术都交出来,让我试试,不就知道我能不能行了。”

  陈瀚宇冷笑道。

  “等你死了,我烧给你。”

  陈阳一拳朝着陈瀚宇的面门打去,可是奇怪的是,这一次,陈瀚宇既没有躲避,也没有抵挡。

  事出反常必有妖。

  陈阳察觉不妙,连忙往后急退。

  可是,当他要动身的刹那,却觉得自己身子突然一僵,仿佛一切知觉都失去了一般,不能控制。

  “我玩够了!”

  陈瀚宇咧嘴一笑,一拳朝着陈阳打了过去。

  陈阳看到拳头打过来,他想要抵挡,但却无法挥动自己的拳头。

  突然间,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种僵硬感消失,身体又恢复了过来。

  可是,短暂的停顿,已是让陈阳失去了抵挡的时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陈瀚宇的拳头,重重的落在自己的胸口。

  砰轰。

  陈阳胸口凹陷下去,被挤压得口中喷出鲜血,整个人斜着朝下,坠落而去。

  他去势极快,黑影闪过,轰隆一声,砸在了下方的树丛之中,在地上划出几十米,留下一道深深地沟壑,这才停下。

  “噗!”

  陈阳口中又涌出来一口鲜血,眼神中满是惊骇之色,暗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何突然身体僵硬?”

  嗖。

  陈瀚宇降落下来,只见其面色略微发白,额头上冒出薄薄的汗珠,似乎耗费了极大的力气。

  “这样运用神魄,果然消耗太大了。震慑一下卢九鼎还行,真用来作战,未必好用。”

  陈瀚宇喃喃了句,看向刚刚站起来的陈阳,冷笑道:“胸口都塌了,居然还能站起来,你的命可真硬。”

  “不杀了你,我是不会死的。”

  陈阳服下疗伤丹药,硬生生用真元把胸骨撑起来,只觉心脏传来剧痛,但他强忍着,连哼也没哼一声。

  “我死过一次,不会再死了,你杀不了我。”

  陈瀚宇不屑冷笑,突然一剑,斩向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