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32章 由我来杀了陈阳

  禹青锋面露喜色,对陈阳道:“西火教的总坛一直是个谜,现在既然知道在白骨窟,我们便可直接攻打其总坛了。”

  话音刚落,禹青锋又皱了下眉头,捏着下巴沉吟道:“不过,仅凭我们龙脊学院的力量,只怕还有些不够。”

  这个问题,其实陈阳也意识到了。

  他现在的实力,的确是够强,整个西大陆如果没有隐藏的神魄境强者,那么他的实力就是最顶尖的了。

  可是,仅仅他一个人,如果冲入白骨窟,那些人早有防备,只怕立刻就会逃走。

  到时候,西火教的余孽散布各地,要想一个个的收拾掉,却是相当的麻烦。

  虽然只要灭掉卢九鼎等强者之后,西火教实力大跌,也不会翻起多大的风浪,但陈阳的目的,是要把整个西火教覆灭。

  这样的话,必须要大量的人手,把整个白骨窟封堵起来,不放西火教教众离开。

  要想封堵,只有真府期、假府期修者肯定不行,至少也要几十名感应期,主持大局才行。

  可龙脊学院除了禹青锋和副院长魏楚齐之外,再没有其他的感应期修者,要想单凭龙脊学院之力,覆灭整个西火教,力量还不够。

  至于和其他势力联手,陈阳之前灭了不少势力的首领,还喝退了其他势力的人,他拉不下这个脸,去找别人联手。

  而且,这也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仔细思考了下,陈阳发现这件事,却是相当的棘手。

  沉默片刻,禹青锋开口道:“陈阳,要不我出面,去和其他势力交涉,让他们联手起来,一起攻打白骨窟。”

  “不行,这装逼的事情我做了,认怂怎么能让你去。”

  陈阳连忙摇头,思索了下,道:“这样吧,先等几天,看看事情有没有变数,如果没有变数,我就一个人前去白骨窟。只要把感应期都灭掉,西火教也就成了一盘散沙,以后就没有多大威胁了。”

  “好吧。”

  禹青锋点了点头,同意了陈阳的方案。

  两人又商量了一会,陈阳便告辞离去。

  等陈阳一走,禹青锋取出一块灵石,在上面留下信息,制作灵牒之后,立刻唤人过来,道:“悄悄把这个灵牒,给凤鸣学院院长君落花送去,不要让陈阳知道。”

  等人都走了,禹青锋喃喃道:“陈阳,既然你不愿意主动找别人联盟,那么,就让他们主动来找我们吧。”

  ……

  云峰国,白骨窟。

  此地有个传说,相传几十万年前,一副巨大的白骨骷髅坠落此地,最后演化成了一座小山。

  现在,这座小山还有骷髅的形态,表面覆盖了植被,但内部却是中空的。

  至于如何进入白骨窟的内部,没有人知道。

  而想要打破表层,进入内部,曾今有人试过,却无法击破表层。

  所以,几乎没人进入过白骨窟的内部。

  即使有人误闯进入,也再也没出来。

  所有人,只把这里当做一个奇异之地,但谁也不曾想到,这里就是西大陆鼎鼎大名的西火教的总坛。

  此时,白骨窟内,众位感应期的高层,齐聚一堂。

  在经历了灵舟大会之后,西火教损失惨重,但所幸收了天罗教的人,实力反而比以前更加壮大,这才敢对整个西大陆,发起正面进攻。

  可是不料,一个陈阳的出现,再次搅局。

  今日会议,便是要讨论,如何应对陈阳。

  一名身材矮小,面色黝黑的感应中期修者,率先开口道:“教主,虽然得到了消息,但我们还未真正见过陈阳出手,我总觉得,他的实力,有些不可思议。”

  另外一人也道:“感应前期,就能击败凝魄前期,这未免颠覆了尝试。要知道,凝魄前期修者,已经凝聚了神魄,实力之强,不是感应期可以相提并论。”

  又是接连数人发话,皆是表示,不相信陈阳有那么强的实力。

  众人议论纷纷,但坐在上首的卢九鼎,却沉默不言,面色绷得紧紧的。

  他望着会议室的门,似乎在等人。

  一个时辰过去了,终于有人进来,在其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使他面色越发难看。

  等说话之人离去,他看向众人,开口了:“你们的想法,和我一样,我也不愿相信,陈阳有那么强。”

  闻言,众人看向卢九鼎,不解道:“既然如此,教主你为何要让我们,都收兵回来?”

  卢九鼎沉声道:“虽然我不相信,但那些发生在陈阳身上的事情,的确是事实。你们难道没发现,我们当中,有人没返回吗?”

  众人互相看了眼,有人道:“副教主和瑾娘子、白骨书生、刀蒙四人,还未返回。”

  又有人问道:“教主,他们去了哪里?”

  因为互相之间,不知对方行踪,也不得打探,所以在场之人是真的不知道卞道人等人的消息。

  卢九鼎道:“他们四人,率领四百教众,驻扎在龙脊学院附近的三潮河帮。不过就在昨日,陈阳突然出现,轻松将白骨书生和刀蒙,以及我派去传信的杨长老击杀。这些信息,都是逃回来的人,向我禀报的。”

  有人道:“即使如此,也不能证明,陈阳能战胜神魄境吧?”

  卢九鼎接着道:“昨天我接到白骨书生被杀的消息后,立刻派人前往大夏王朝,经过调查,刚才得到消息,陈阳对付卞道人,不费吹灰之力。也就是说,不管陈阳能否战胜神魄境,至少他要战胜我,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这里,众人面色都沉了下来,刚才叫嚣着不相信陈阳实力的人,也都闭上了嘴巴。

  整个房间之内,笼罩在压抑的氛围之中,没有一个人再说话。

  卢钰看了眼自己空荡荡的左臂,气得咬牙切齿,对卢九鼎道:“父亲,怎么办,难道我们只能停止攻打计划,收缩实力,对陈阳退避三舍吗?”

  卢九鼎沉吟道:“打不过,现在当然只能……”

  “呵呵,你们打不过,那就由我来杀了陈阳。”

  突然,一声冷笑,在会议厅的门口响起。

  众人目光刷的看过去,当看清楚那人的容貌之后,表情各不相同,有惊疑、意外、不解、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