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29章 多些人陪葬

  眼看陈阳攻来,卞道人面露慌张之色,喊道:“陈阳,且慢,放我一马,我可以告诉你西火教的信息!”

  陈阳眉毛一挑,拳头停了下来,双眼盯着卞道人,沉声道:“把有关西火教的一切,都告诉我。”

  他要覆灭西火教,就必须知道西火教的总坛所在,所以卞道人所知的信息,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其实西火教,就在……”

  卞道人说着,脸上突然露出狰狞之色,手中十一纹天器宝刀,挥刀就朝着陈阳斩过去,吼道:“要想知道,你等下辈子吧。”

  瞬秒,卞道人的头顶上方,浮现出长刀虚影,正是第四重刀意。

  “漩涡。”

  他手中刀尖凝聚真元,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并非朝着他这个方向,而是席卷着他的真元,旋转着刺向陈阳,仿佛要把所有的真元,都卷入陈阳的体内。

  两人相距很近,眨眼间的功夫,刀尖便刺在了陈阳的腹部,真元漩涡旋转着往他体内钻。

  不过,陈阳并未有任何的动作,八荒霸体运转,直接无视卞道人的攻击。

  而那看似凶猛的漩涡刀芒,根本无法破开陈阳的肌肤,更别说对他造成伤害了。

  “啊……”

  卞道人大惊失色,没想到陈阳的防御力已经如此恐怖,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做的,天赋简直不是人。

  不过,卞道人战斗经验丰富,瞬间镇定,左手抬指便朝陈阳的眼睛戳过来。

  人体就算再强,也有弱点。

  而眼睛,虽可以修炼目力、神通,但要修炼防御力,却几乎不可能。

  现在的陈阳,也不例外。

  不过,眼看卞道人的双指,真元延伸而来,陈阳没有丝毫的惊慌,使出疾风意境,身体微微移动,那两道指芒便击中了他的额头,没有伤到他分毫。

  紧接着,他左手抓住卞道人的刀刃,右手一掌朝着卞道人的胸口拍去。

  “神力。”

  第四重霸体的体术,让陈阳发挥出堪比凝魄前期修者的力量,左手硬生生夺过了宝刀,右手轰在卞道人的胸口。

  咔嚓。

  卞道人的胸口遭受重击,凹陷了下去,口中噗的喷出鲜血,整个人往后倒飞出去。

  “怎么会这样?!”

  卞道人的脑中,突然闪过在赤炎地牢之中,和陈阳刚刚相遇的一幕,当时陈阳被他们追着逃命,他们甚至只需派一个人去杀陈阳。

  可是现在,陈阳已经拥有了碾压他们的实力。

  轰隆。

  卞道人砸在了一座房屋上,将房屋轰塌,整个人淹没在废墟之中,只有腾起的灰尘,不再有任何的动静。

  这道房屋崩塌的巨响,终于把整个大夏皇宫都惊动了,禁卫军立刻出动,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看到陈阳的时候,大家才明白,原来是七世子和人在战斗。

  陈阳俯冲进入废墟之中,一把将卞道人从里面提起,冷声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西火教的信息了。”

  卞道人整个人都已经散架,胸腔凹陷得和后背贴在一起,只剩最后一口气吊着,奄奄一息,连说话也困难。

  他虚弱的眼睛盯着陈阳,目光中满是惊讶和恐惧,却是已经没办法说出话来。

  陈阳给卞道人塞了颗丹药在嘴里,运转真元,化开药力,激活了卞道人最后的生命力,使其看起来精神一震,但事实上只能再活几分钟而已。

  “陈阳……咳咳咳……”

  卞道人咳了几口浓浓的黑血,苦笑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强,我们都失算了。”

  陈阳冷声道:“告诉我,西火教的信息。”

  “哼哼,以你现在的实力,西火教已经没人能战胜你,如果我告诉你西火教的信息,你把西火教灭了,谁来替我报仇。”

  卞道人狞笑道。

  陈阳一把将提着的卞道人扔在地上,没想到眼前之人还是个硬骨头。

  “既然你不说,那就去死吧。”

  陈阳抬手一道指芒,射向了卞道人的额头。

  “陈阳,你不得好……”

  卞道人发出疯狂的嘶吼,话没说完,他瞪大的眼睛失去了光芒,额头上的血洞潺潺地流出鲜血来。

  把卞道人的纳戒、宝刀一收,陈阳瞥了眼围过来的禁卫军,转身往陈鳌的房间飞去。

  陈鳌正站在屋顶,朝着陈阳这边看过来。

  刚才战斗的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此刻也是被震惊得无以复加。

  一个感应巅峰,一个感应后期,居然就这么被自己的孙儿直接用拳头打死了,这战斗力也太可怕了。

  “瑾娘子怎么样?”

  陈阳飞到陈鳌跟前,询问道。

  陈鳌回过神来,道:“刚才我看了眼,还没死,不过也没什么气了,她还说要见你,但她被你拍得嵌入地底出不来。”

  得知瑾娘子还活着,陈阳嗖的飞入房间之内,此刻房间因为刚才卞道人第一击的震荡,根基被破坏,已是摇摇欲坠。

  “陈阳,你过来,快过来!”

  瑾娘子横着身子嵌在地底,露出半个脑袋,不能动弹,眼睛朝陈阳斜睨着,口中急切地喊道。

  陈阳走过去,俯视瑾娘子,问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瑾娘子面色憎恨之色,咬牙切齿道:“卞道人那个混蛋,他跑了吗?”

  陈阳道:“没有,我把他杀了。”

  “哈哈哈哈……”

  瑾娘子兴奋地笑了起来,道:“这个卑鄙小人,咳咳咳……竟然想扔下我自己跑,还不是一样死了。”

  说着,她话锋一转,狰狞道:“现在我要死了,赤炎地牢出来的那些王八蛋,一个也别想活。还有西火教,哈哈哈,他们如果知道你变得这么强,会被吓傻吧。”

  “你是要告诉我,西火教的行踪?”

  陈阳眉毛一挑,看出了瑾娘子的意思。

  瑾娘子狞笑道:“难道你不想知道吗?”

  “当然想。”

  陈阳点了点头,讥讽道:“不过,瑾娘子,你说卞道人是卑鄙小人,可是,你比他更卑鄙。”

  瑾娘子道:“多些人给我陪葬,有什么不好。”

  陈阳反问道:“难道你不希望,他们给你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