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26章 风暴谷

  一天之后,陈阳到达了风暴谷。

  风暴谷并不算大,约有几千平方公里,整个山谷笼罩在一片狂风之中,飞沙走石,从上空看去,什么也看不清楚。

  但是从飞沙的方向来看,风暴谷的风,并非是一个漩涡,而是按照一个固定的路线,复杂地在整个山谷中行进,最后形成循环。

  也不知这风的动力从何而来,没有丝毫削弱的迹象。

  “这倒是一个领悟疾风意境的好地方。”

  陈阳暗暗点头,没有从边缘进入风暴谷,直接到了上空,俯冲而下,进入了风暴之中。

  当置身风暴的刹那,他只觉风暴之快,自己的身子,竟然有些不受控制,随着风暴动了起来。

  不过,这种程度的风暴,还无法将他卷走。

  他运转真元,稳定了身形。

  “领悟风,理应顺风而行,若是与风作对,还哪来的疾风意境。”

  陈阳突然有所感悟,当即收敛真元,整个人便融入在暴风之中,随着风流,在空中飘动了起来。

  他闭上眼睛,宛若一片叶子,顺着暴风的路线,在整个山谷之中飘过。

  “吼!”

  突然,狂风之中,有妖兽突然扑了上来,张开血盆大口,缭绕森然妖气,朝着陈阳咬了过来。

  陈阳猛然睁开眼睛,体表暗绿色光华流转,八荒霸体使出,一拳朝着那妖兽砸了下去。

  砰轰。

  一声巨响,妖兽皮开肉绽,脑袋被打烂,当场身亡。

  陈阳定睛一看,只见这居然是个感应前期的妖兽,就这么被他给一拳打死了,实在是倒霉。

  他没浪费妖丹,飞过去把妖丹取下,扔给了纳戒中的大炮,然后继续随风飘动。

  他还在感悟风的流动,没有正经领悟疾风意境,所以他没有把灵生菌吃下。

  而且,现在妖兽在攻击他,若是这时候领悟疾风,突然中断的话,并没有丝毫的好处。

  他随着风,在整个山谷之中,飘了整整半个小时。

  期间,遇到了十三只妖兽,两只感应前期,十一只真府期。

  这些妖兽,全都被他一拳打死,妖丹则是交给了大炮。

  他故意给大炮吃这么多妖丹,因为大炮已经达到了真府期的临界点,即将突破感应期。

  只要大炮进阶了感应期,他就可以把大炮放出来,让大炮保护自己,自己就安稳地提升疾风意境。

  不知不觉,一天过去。

  纳戒之中,突然传来强烈的妖气波动,陈阳往里一看,发现大炮果然是进阶了感应期。

  不过大炮躺在地上睡觉的样子,可真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这家伙,整天睡大觉,就能进阶,真是够爽的。

  陈阳降落地面,把大炮放出来,一脚踹在大炮的屁股上,道:“起来干活了。”

  “呜呜呜……”

  大炮发出慵懒的叫声,在地上伸了个懒腰,却是躺着不愿意动。

  “行了,别磨蹭,我有事要做,你保护我的安全。”

  陈阳叮嘱了大炮一句,不等大炮的答复,当即盘膝而坐,服下灵生菌,感悟着从自己身体周围吹过的暴风。

  灵生菌的力量发挥出来,陈阳顿时觉得,自己对暴风中大自然力量的感知,提升了好几倍。

  他不敢有误,趁着这时间,全神贯注,感悟暴风中蕴含的疾风意境。

  “呜。”

  大炮打了个哈欠,肥胖的身子蜷缩在陈阳的旁边,继续睡觉。

  不过,他没睡一会,便有妖兽接近过来。

  他懒得动弹,可是一见陈阳没反应,他撇了撇嘴,一脸不爽地站了起来,冲入了飞沙走石的暴风之中。

  十几秒之后,他折返回来,嘴里含着一颗妖丹,脸上满是喜色。

  看样子,收获不错。

  就在陈阳身处风暴谷的时候,卞道人到达了三潮河帮。

  “参见副教主。”

  提前赶到的瑾娘子、白骨书生、刀蒙三人,齐齐对卞道人行了一礼。

  卞道人摆了摆手,在三潮河帮议事殿的上首一坐,道:“大家都是赤炎地牢出来的兄弟,不需多礼。”

  “我是姐妹,我可以多礼。”

  瑾娘子笑嘻嘻道。

  卞道人道:“行了,说正事吧,这两天,可有什么和龙脊学院有关的消息?”

  白骨书生道:“这几日,我们派人驻扎在龙角城,得到了一些信息,但并不完整。”

  卞道人道:“说来听听。”

  白骨书生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百战门的结盟大会还未结束,龙脊学院的人就折返回来。随后两天,正道结成的百战盟,也到达了龙脊学院,发起大战。最后,龙脊学院仗着阵法,击杀了百战盟大量强者,只有部分人逃了出来。”

  “内讧了?”

  卞道人疑惑道。

  白骨书生道:“正道之人虽然自称正道,但却各有私心,内讧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据说这次,死了二十多名感应期修者,对我们西火教来说是好事。”

  “竟然死了二十多名感应期!”

  卞道人面露惊容,看向白骨书生,沉吟道:“其中内情,可有调查清楚?”

  白骨书生皱了下眉头,道:“这件事,龙脊学院和正道各势力,似乎都封锁了消息,我们调查不到详情。我担心,很可能龙脊学院中,有什么强大的杀器,他们不愿暴露。”

  卞道人道:“不是说,龙脊学院是靠着阵法获胜吗?”

  “的确如此。”

  白骨书生点了点头,道:“龙角城不少人,都看到了龙脊峰被水幕笼罩,出现水龙。所以可以断定,是有人布置了御水九龙阵。而且使用的,就是灵舟大会上好,陈阳撬走的阵盘。”

  众人沉默。

  过了会,卞道人开口道:“当时那御水九龙阵,陈阳轻易就找到了阵盘的位置,说明他知道这个阵法。说不定,龙脊学院的御水九龙阵,就是陈阳布置的。”

  “这怎么可能?”

  白骨书生正色道:“御水九龙阵是玄阵,当初西火教花了数年,这才在玉江中布置好。如果陈阳能布置,那岂不是说,他的阵法造诣,已经是玄级?”

  “能够布置玄阵,不一定是玄级阵法师。”

  卞道人摇了摇头,道:“当务之急,不是研究阵法是何人布置,而是要想办法破阵。龙脊学院,我们必须拿下。尤其是陈阳,我一定要杀了他!”

  说到这里,卞道人拳头紧握,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