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24章 灭三潮河帮

  “什么,只有三潮河帮,可以进入龙脊学院?!”

  得到何婧和蔡霓传来的消息,宅子里的众人,都是一惊。

  君落花皱了下眉头,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只有三潮河帮,可以受到龙脊学院庇护?”

  在他看来,三潮河帮这种势力,配不上和龙脊学院结盟,只能说是接受庇护。

  何婧道:“我们去了城主府,说是求见陈阳,但不久后,有人传来消息,便告诉我们,只有三潮河帮可以进入龙脊学院。至于其中原因,我们也不知。”

  旁边一名络腮胡子的感应期修者,怒道:“你们两人,是不是故意的?”

  何婧吓得缩了缩脖子,道:“我们怎敢……”

  眼看众人就要发怒,君落花打住话头,道:“行了,这件事,和她们无关,只是陈阳的行事风格如此而已。”

  “那我们怎么办?”

  和尚打扮的修者,皱眉道。

  君落花沉吟道:“走吧,先离开此地,大家再具体商议。”

  “也只能如此了。”

  众人面露无奈之色,跟上君落花,离开龙角城。

  他们心里,其实有些羡慕三潮河帮,如果自己门下,有人与陈阳交好,岂不是也能受到龙脊学院庇护了。

  可惜,这种好事,没落在自己头上。

  眼看众人离去,三潮河帮帮主张涛却是感到十分为难,是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

  最后,他一咬牙,道:“诸位,既然大家结盟,当然是同生共死,我和你们一起走。”

  “哼,你们三潮河帮,有龙脊学院庇护,哪里用得着和我们结盟。”

  “张涛,你就别假惺惺了。”

  “区区三潮河帮,有没有你们,我们的联盟也一样。”

  不料,张涛倒是讲道义,其他人却不待见他了。

  他愣在原地,不由暗暗叹息一声:“事情怎么闹成了这样。”

  剩下三潮河帮的人,还有七名,这并不是整个三潮河帮的人,而是参加结盟大会的人。

  “你们先去龙脊学院,我回三潮河帮,把人都带过来。”

  张涛对众人吩咐道。

  当即他们兵分两路,蔡霓、何婧等人,前往龙脊学院,张涛则是返回三潮河帮。

  三潮河帮,其实距离龙脊学院并不算太远,也就几百里,是和龙脊学院距离最近的势力,算得上是邻居。

  张涛不出半日,就返回了三潮河帮。

  此地有一条大河,名为三潮河,河流宽广,上面搭建大量固定的浮板,其上布满建筑,这就是三潮河帮所在。

  原本三潮河帮,是此地的一波海盗,后来改邪归正,成立三潮河帮,借着水中资源,发展得越来越壮大,才有了今天的实力。

  他们虽然和西大陆顶尖势力比起来,还逊色了三分,但也算相当不错了。

  此时张涛回来,三潮河帮的高层都迎了上来,问道:“帮主,结盟事宜商谈得如何?”

  “叫所有人收拾东西,和我一同前往龙脊学院。”

  张涛二话不说,直接吩咐道。

  众人一愣,都是面露不解之色,张涛又道:“先把命令吩咐下去,后面的事情,我待会再和你们详谈。”

  当即有人传令下去,不一会,三潮河帮的成员,全都聚集了过来,大约四百多人。

  他们皆是茫然的表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涛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给众人讲了之后,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之色。

  他们没想到西大陆出了个神魄境,更没想到,神魄境修者,居然被陈阳这个感应前期的修者给杀了。

  此刻不是惊讶的时候,众人回过神来,都点头要和张涛前往龙脊学院。

  毕竟现在西火教势头凶猛,已经打破了不少势力的山门,三潮河帮实力不强,且没有守护的大阵,根本挡不住西火教。

  但若是到了龙脊学院,就安全了。

  不过,就在众人动身刹那,突然一道阴冷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我来得真巧,看样子,你们正打算逃命。”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天空之中,一名身着儒衫的中年男子飞驰而来。

  他落在了河面浮板之上,整个浮板都颤动了下,掀起哗啦的水浪。

  这个儒生,正是赤炎地牢,放出的十三名感应期修者中的一个,白骨书生。

  张涛感应到了白骨书生的强大气息,心生忌惮,上前拱了拱手,道:“这位前辈,不知驾临三潮河帮,有何贵干?”

  “没什么贵干,就是来灭掉你们的。”

  白骨书生笑了笑,眼中露出玩味之色,道:“顺便,我吃点肉。”

  张涛皱了下眉头,讪笑道:“前辈真是会开玩笑,莫非我三潮河帮,与前辈有过节吗?”

  “没过节就不能灭掉你们?”

  白骨书生反问了句,目光在三潮河帮成员的身上来回扫过,道:“你们这个帮派,似乎发展得不太好,连个感应期也没有。”

  “白骨,何必与他们废话,一帮蝼蚁,直接杀了便是!”

  又是一道声音响起,只见一名身着红衣的妖艳女子,从天而降,出现在众人的后方,和白骨书生一前一后,将众人堵截。

  这女子,正是瑾娘子。

  她刚一落下,手中挥舞一条长鞭,朝着人群扫过去,鞭影延长,瞬息之间,竟是灭杀了几十人。

  她的境界是感应后期,那些假府期的修者,哪里挡得住。

  “你们是谁,住手?”

  张涛大惊失色,举刀朝着瑾娘子攻上去,却被一道鞭影直接抽飞,摔落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那个人给我留着,待会我和他进房玩玩。”

  瑾娘子指了指张涛,对白骨书生道。

  “还玩?”

  白骨书生笑了笑,道:“我们第一次替西火教做事,可别出了篓子,今天这些人,可是一个人也不能放过的,三潮河帮,必须灭光。”

  “放心,玩过之后,我会吸干他的精血!”

  瑾娘子笑嘻嘻道。

  也就在两人说话之际,他们攻势极快,击杀了上百人。

  “快逃!”

  三潮河帮的人大惊失色,四散奔逃。

  但他们刚刚一动,河岸边飞起大量人群,将他们全都围了起来。

  原来这里,早就西火教教众,埋伏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