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15章 听从贺盟主号令

  贺勃陵指芒一出,主席台上的感应期修者,确定了他神魄境的修为,面色都变得十分难看。

  神魄境,那可是凝聚神魄的超级强者,不是感应期可以相提并论。

  贺勃陵这一出关,完全就是压制所有人的节奏。

  如果他仅仅是相助联盟,帮大家对付西火教,众人自然是欣喜欢迎。

  可是从他刚才的话语中,大家都听出来,贺勃陵这是要以结盟为名,把众势力整合到麾下,听其号令。

  不得不说,他的野心是相当之大。

  感应到后能量波动,司空子骞心头一跳,连忙转想要抵挡。

  可是,那真元丝线的速度极快,他还未来得及转,指芒已是绕着他的右臂肩膀关节处缠绕了数圈。

  然后,真元丝线瞬间收拢,鲜血飞,丝线犹如切入豆腐,直接把贺勃陵的右臂切割了下来。

  这还不算完,只见真元丝线,并没有脱离贺勃陵的手指,他手指微微一动,丝线前端动了起来,瞬间将还未落地的断臂包裹,犹如渔网一般。

  刷。

  丝线合拢,断臂的血骨骼,全都被切割成了一个个拇指大小的碎块,坠落在地。

  嗖的一下,真元丝线又被贺勃陵收回。

  他缓缓把手掌放回了背后,转过去,看也不看司空子骞一眼,淡然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司空子骞看了眼碎裂在脚边的断臂,那破碎成一块块的样子,已经不可能再修复。

  他运转真元,封住了断臂处的鲜血,看了眼贺勃陵,眼神中满是忌惮之色。

  刚才的真元丝线,他别说抵抗,就连反应也来不及。

  对方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越了他。

  沉默了下,司空子骞一言不发,铁青着脸,往百战门外走去。

  符文公会的人,都面色凝重,连忙跟上。

  整个演武场,笼罩在一片死寂之中,没人在意司空子骞的离开,目光全都看向了贺勃陵那不算高大,但却如山岳般拔的背影。

  “我担任盟主,其余诸位,可有异议?”

  贺勃陵淡然开口,语气之平静,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

  众人不由得心底一颤,有了司空子骞这个前车之鉴,谁还敢去和贺勃陵对着干,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司空子骞是背靠符文公会这个大组织,这才活命。

  可其他门派、势力,若是此刻得罪贺勃陵,他们毫不怀疑,贺勃陵会直接开杀戒。

  反应最快的,是受重伤的八千凿。

  他硬撑着站直了子,对贺勃陵微微躬,道:“我虎啸学院,愿意追随贺盟主,听从贺盟主号令。”

  八千凿负重伤,门下最杰出的雷百炼和徐耀坤被陈阳所杀,现在实力大跌,他想要稳住虎啸学院,必然需要强者的支持。

  他把目光瞄准了贺勃陵,哪怕以后都听从贺勃陵的号令,也没关系。

  只要得到贺勃陵的支持,自己的虎啸学院,至少比其他势力,更高出一筹。

  所以,他第一个表态。

  贺勃陵看了眼八千凿,微微点头,对他的表现很满意。

  “凤鸣学院,愿意追随贺盟主,屠灭西火魔教!”

  “万剑门,愿听从贺盟主号令。”

  “娄山派,愿听从贺盟主号令。”

  ……

  各大势力,纷纷表态,无不臣服。

  这就是实力,绝对的实力!

  任你是谁,也唯有听令!

  “很好。”

  贺勃陵依旧是那副从容的模样,在得到盟主之位后,看不出他有半点的兴奋。

  他淡然道:“既然诸位拥戴我为盟主,那么后百战盟的兴衰,便肩负在我的上,我绝不会让诸位失望。”

  这句话,却是令众人的心更沉了下去。

  贺勃陵三言两语,就把联盟的名字给定下了,叫做“百战盟”。

  这意思很明显,是打算以百战门为根基,打造百战盟,其他的势力,都成了附属。

  甚至以后,会被吞并。

  不给别人发言的机会,也没人敢发言,贺勃陵看向齐季同,问道:“季同,以你的实力,即使与你同阶的司空子骞,也杀不了你。到底是何人,把你打伤?难道是神魄境吗?”

  “不,不是神魄境。”

  齐季同眼中闪过怨恨之色,道:“那个人的名字叫陈阳,是最近两三年崛起的天才,境界是感应前期。”

  “感应前期?!”

  贺勃陵淡然的目光中,闪过不解之色。

  他闭关多年,今天才刚刚出关,对西大陆这些年发生的事,是一点也不了解。

  他看着齐季同,沉吟道:“区区感应前期,居然能够将你击败,这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跨越境界战斗的天才。

  可是,跨越三个小境界,未免太多了。

  齐季同道:“师傅,陈阳的天赋,非同小可。他才二十多岁,就已经达到感应前期。”

  “二十多岁的感应期,的确了得。”

  贺勃陵点了点头,但依旧不以为然。

  齐季同接着道:“不止如此,他还领悟了火龙意境和疾风意境,并且火龙意境达到了第六重。”

  听到这里,贺勃陵面色微变,沉吟道:“双意境,整个冲武星,也就只有圣皇能够达到。而且,在感应前期,就把意境领悟至第六重,此子的天赋,已是超顶尖,潜力巨大。”

  齐季同又道:“师傅,陈阳还修炼了星诀,拥有星能,并且,他掌控了一种灵火,可以用灵火加持神通,增强攻击力。”

  这一个个信息抛过来,贺勃陵终于淡定不下来了。

  他疑惑道:“星诀都掌握在冲武星最顶尖的势力手中,那些势力都在中央大陆,他一个龙脊学院的弟子,哪来的星诀?”

  齐季同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八千凿开口道:“贺盟主,龙脊学院另有一名叫做林柔的弟子,也修炼了星诀,根据禹青锋透露的信息,是龙武学院总院传授的。而陈阳的星诀,据我观察,和林柔有所不同。所以我怀疑,他的星诀,并非龙武学院传授,而是他机缘所得。”

  贺勃陵眼中闪过精芒,心里暗道:“既然如此,那岂不是说,我可以杀了陈阳,抢夺星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