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66章 重生

  永恒神念体产生了自我意识之后,在通冥山,稳固了自己的神念,过了两个多月,这才离开通冥山。

  “我必须找一具极好的肉身,然后夺舍占据其躯体才行。以我的智慧和神念,只要肉身够好,未来必然成极高。到时候,那个吸收走我神念的人,叫做陈阳的家伙,我一定要找他报仇。”

  永恒神念体漂浮着走出了通冥路,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只能漫无目的地往前漂浮而去。

  他经过了一条河流,感应着周遭的一切,突然发现河流之,有个强横的身体,而且身体天赋极高。

  永恒神念体混沌的身体裂开了一道缝,仿若睁开了眼睛般,朝着河流的躯体看去。

  他一边追着那具躯体飘动,一边观察着躯体。

  “这个人好像已经死了。”

  “不过,他却存在一股可怕的力量,如果我夺取这副躯体,立刻能拥有这股力量。”

  “而且,这幅身体很好,修炼潜力巨大,很适合我用。”

  永恒神念体观察了半晌,嗖的钻入了躯体之。

  还没控制躯体,他突然感应到了一股恐怖的煞气,仿佛一道神念般,瞬间被自己融合。

  他获取了煞气的记忆,竟是在记忆,看到了陈阳的面孔。

  紧接着,永恒神念体觉得,这道煞气仿佛变成了自己的主意识,占据了主导。

  曾今的那些万千神念,反而化作了记忆。

  他想要压制煞气,可是这煞气太强烈,他要想控制这个躯体,只能选择融合。

  “反正被我吸收后,依旧是我的自主意识,这个躯体的煞气占据主导,也没什么关系。”

  永恒神念体如此一想,顿时释然了。

  躯体顺着河流,又漂浮了几十里后,突然在水挣扎了几下,猛然睁开了眼睛。

  “原来,他的名字叫陈瀚宇。”

  “对,以后我叫陈瀚宇了。”

  永恒神念体揉了揉脑袋,眼睛的瞳孔恢复了过来,因为还没对这副身体完全掌控,他不能飞行,只得朝着河岸边游过去。

  在树下躺了一会,永恒神念体整理了一下思绪,喃喃道:“真没想到,这个陈瀚宇,居然是陈阳的堂兄。不过,陈阳杀了他之后,他又经历了什么,为何会出现在这条河流?身体为什么这么强悍?”

  “算了,何必想那么多。陈阳吸走我的神念,是我的仇人,我早晚有一天,会将他干掉,也算是为陈瀚宇报仇。”

  陈瀚宇站起身来,走到河边,看着倒影在水的脸庞,他脸露出兴奋之色,,激动道:“这么多年,我吞噬了无数死者的残存神念,如今我总算是活过来,拥有了自主意识。”

  “那些人的零碎记忆,将是我最大的底牌,他们当,各种人都有,能传给我无数的知识。另外,他们也藏了很多宝藏。现在第一步,我要把他们的宝藏都搜集起来,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然后,我要好好修炼,等到足够强大的时候,先杀陈阳,然后征战冲武星,让我陈瀚宇扬名!”

  展望着美好未来,陈瀚宇立刻出发,一边适应着这具身体,一边赶往他记忆最近的一处藏宝地点。

  ……

  陈阳进入无量城之后,把信件交给了祝千娇。

  见面之时,他才发现,两个多月没收到葛苓松信件的祝千娇,已经瘦了很多。

  看样子,当真是思念成疾。

  看过信件后,祝千娇的面色顿时好转了过来,嘴角勾起笑意,很是开心。

  她本打算写信让陈阳带回去,陈阳道:“祝前辈,不用了,葛前辈此次让我來,是想邀请你到苓松居一叙。”

  “啊!”

  祝千娇惊呼一声,顿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见她犹豫,陈阳不给她拒绝的机会,道:“你收拾一下,我在外面等你,我们立即启程。”

  不等祝千娇回答,陈阳到了门外。

  不一会,祝千娇出来了,她显然是精心打扮一番,往日更显美丽。

  她是符公会的副会长,也算是见了不少风浪。

  可是此刻即将去和葛苓松见面,她却显得十分紧张,连说话也有些颤抖:“走……走吧,陈阳。”

  陈阳笑了笑,当即和祝千娇一起,返回了苓松居。

  “陈阳,你回来啦!”

  葛桑听到声音,快步跑了出来,一脸喜悦。

  看到站在陈阳旁边的祝千娇,她愣了下,面露疑惑之色,没想到祝千娇也来了。

  回过神来,她微微躬身道:“祝奶奶,您好。”

  “小桑。”

  祝千娇笑了笑,却难掩她眼神的紧张之色。

  “怎么样,陈阳,千娇给我回信……”

  在这时,葛苓松快步从草庐走了出来。

  他一脸急切之色,当看到祝千娇站在门口的时候,话顿时打住了,愣在原地,眼神满是激动之色,结结巴巴道:“千……千娇……你来了啊!”

  “苓松。”

  祝千娇的脸刷的红了,微微颔首,也是羞得不行。

  见此,陈阳赶紧给葛桑使了个颜色,拉着往外走,道:“对了,次抓鱼的地方,我好像把东西忘那了,你跟我一起去拿?”

  “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

  葛桑一脸茫然,却被陈阳硬拉着离开了苓松居。

  苓松居内,只剩葛苓松和祝千娇两人。

  葛苓松鼓起勇气,前道:“千娇,我……”

  “苓松……”

  祝千娇语气略显激动,欲言又止。

  两人四目相对,眼饱含柔情。

  这么多年,他们终于表白了心迹,走到了一起。

  两人的心里,都难以抑制那股情感。

  这么默默对视了几分钟,葛苓松挠了挠脑袋,忙让开进入草庐的路,道:“千娇,快里面请坐。”

  祝千娇莞尔一笑,走进草庐里。

  两人坐在草庐,谈起往日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便到了傍晚时分。

  他们谈起了这次的通信,这才发现,原来是陈阳从牵线搭桥。

  两人面露尴尬之色,但心里也是一阵窃喜,如果不是因为陈阳,他们两人,只怕这辈子,也别想知道对方的心意。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