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64章 大炮中毒

  陈阳和陈瀚宇打斗片刻,各种手段尽出,这才没有落败。

  不过,被炼制成血煞尸的陈瀚宇,实力的确可怕,还是令陈阳受了不少伤。

  陈阳也有磨砺自己的意思,所以并没有动用苍穹之怒。

  正打得激烈之时,突然,陈瀚宇停了下来,转身朝着卢钰的方向飞去。

  陈阳定睛一看,只见大炮已是把卢钰打得快不行了。

  但如果血煞尸过去的话,以大炮的实力,只怕扛不住血煞尸的攻击。

  “大炮,快松开卢钰!”

  陈阳急忙喊道。

  可大炮竟是咬住卢钰的左臂,怎么也不肯放开。

  这情况有些古怪,按理来说,除非是美味的食物,大炮是绝不可能,如此拼命的。

  “不好!”

  陈阳暗道不好,此刻也来不及想更多的了,立刻取出苍穹之怒,一箭朝着陈瀚宇射过去。

  红蓝交织的箭矢,在陈阳进阶真府巅峰之后,威力变得更强,速度变得更快。

  嗖的一下,苍穹随心箭就追上了陈瀚宇。

  不过,在卢钰的指示下,陈瀚宇并没有理会身后的箭矢,继续朝着大炮攻上去。

  因为卢钰觉得,这一箭,不足以伤到陈瀚宇。

  砰轰。

  苍穹随心箭轰击在陈瀚宇的后背,他的身体剧烈晃动了下,整个躯体淹没在狂暴的星能之中,动作停顿了下来。

  只见他的后背,一片血肉模糊,遭到了苍穹随心箭的重创。

  突然,他身子一歪,竟是朝着地面坠落下去。

  “不,血煞尸,给我回来。”

  卢钰大惊失色,慌张大喊道,可是却没有丝毫的作用,感觉仿佛和自己炼制的血煞尸失去了联系。

  扑通。

  血煞尸落入了下方一条河流之中,河水奔腾,血煞尸瞬间就被淹没在水中,顺着水流,往下游冲去。

  “卢钰,看来你的血煞尸,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强悍。”

  陈阳冷喝一声,身形一动,便朝着卢钰追击上去。

  此刻大炮在卢钰身上,他为了避免伤到大炮,只能追上去近战。

  血煞尸被杀,卢钰身负重伤,现在他还被一条狗给咬着左臂,已经完全失去了和陈阳战斗的能力。

  他自知大势已去,不敢久留,刷的挥动宝刀,当机立断,一刀把自己的左臂斩断。

  还未等左臂完全脱离躯体,他立刻使出秘术,化作一道血红的流光,嗖的朝着远处疾驰而去。

  他的速度极快,完全不是陈阳能够追得上的。

  甚至是苍穹随心箭,也不可能追得上。

  “卢钰好果断,竟然自断手臂,而且,他这逃亡的秘术也好厉害。”

  陈阳心里暗赞一句,不禁感到遗憾。

  上次就令卢钰给跑了,这一次,居然又让他给跑了,真是可惜。

  可是卢钰心里,却愤恨不已。

  上次被断了左臂,这次又断了,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汪汪汪……”

  天空中传来大炮的叫声,陈阳转头看去,只见大炮嘴里叼着卢钰的左臂,飞速地往地面坠落下去。

  可是,他的叫声并不是惊慌,而是兴奋。

  “这傻狗怎么了?”

  陈阳心生疑惑,立刻飞过去,将大炮接住。

  他定睛一看,发现大炮嘴里的手臂,是一条活生生的人体手臂,不过,这条手臂经过了改造,里面蕴含了无数种剧毒。

  “毒王臂,鲁登峰的毒王臂!”

  陈阳观察了下,顿时明白过来,这条手臂到底是什么。

  “看样子,龟蟒学院加入了西火教的阵营,鲁登峰的毒王臂,被卢九鼎抢了过来,接续给了他儿子卢钰。”

  “不过,卢钰并不是炼丹师,也不懂得用毒,这条毒王臂交给他,实在是浪费了。只怕现在,鲁登峰和徐凌虚,心里是后悔不已吧。”

  陈阳思索片刻,降落到地面,对大炮道:“把手臂给我,这东西我留着,指不定以后有用。”

  闻言,大炮仰起头,乖乖地把毒王臂递给了陈阳。

  这倒是有些反常,按理来说,这死狗应该会讨要一点妖丹,才会交出东西。

  陈阳心生疑惑,拿起毒王臂一看,这才发现,这条手臂已经完全干涸了,精血之力消失不见,只剩干瘪的手臂。

  蕴含在精血中的毒,也全都没了。

  “是你干的?”

  陈阳看向大炮,瞪眼道。

  大炮连忙摇了摇头,咧嘴露出心虚的笑容,可是他牙齿上沾着的鲜血,却暴露了真相。

  难怪刚才他咬住手臂不放,原来不是要和卢钰拼命,而是想要吸血。

  陈阳顿时就慌了,焦急道:“你疯了,这毒王臂虽然不是完全版,但里面也蕴含了很多毒药,绝不是你能轻易承受的。那些毒都在精血之中,你吞噬了精血,你死定了。”

  “汪汪汪……”

  大炮摇头摆尾的叫着,那股活力四射的劲头,哪里有半点像是中毒的样子。

  “难道他没事?”

  陈阳皱了下眉头,嘀咕道。

  他话刚说完,大炮突然身子抽搐了下,噗通摔倒在地,抖动了几下,没了动静。

  “糟糕!”

  陈阳看了眼大炮,只见大炮嘴唇发紫,已经在翻白眼了,嘴里还不断地吐出泡沫来,令陈阳是担忧不已。

  他连忙过去将大炮抱起,检查了大炮的情况,发现其身体机能十分薄弱,濒临死亡。

  “死狗,你不会真死了吧?”

  陈阳面色难看,抱起大炮便打算返回苓松居,想办法给他治疗。

  虽然他知道,治疗的概率很低,因为毒王臂蕴含太多的毒药,以陈阳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能炼制出解百毒的丹药来。

  “汪汪汪……”

  突然,陈阳怀里的大炮,兴奋地叫了两声,竟是满血复活了般,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朝着前方狂奔而去,一脸兴奋之色,含住一块大石头,咕噜吞下去,一脸满足的表情,眼睛笑得眯缝成了一道线。

  “出现了幻觉,把石头当成妖丹?那么刚才的毒,他自己解了?”

  陈阳心生疑惑,还没弄清楚情况,大炮突然愣在了原地,急得团团打转,然后速度极快地冲进了不远处的河流中,浸泡在里面,舌头伸得老长,哈哈地喘气。

  “他很热!”

  陈阳点了点头,分析着大炮的状态。

  突然,大炮又窜出了河流,跑到岸边,在地上刨了个坑,把自己埋在了里面,探出的脑袋不断发抖。

  看样子,他似乎很冷。

  “该不会,他要把各种毒,都中一次吧……”

  陈阳嘴角一抽,坐在一旁,静静观察大炮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