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63章 抓破十纹天器

  发现缭绕星辰剑气之的火焰,居然是真火,卢钰大吃一惊。..

  他倒是认识很多炼丹师、炼器师、阵法师,这些人都有真火、丹火。

  可是,他还从未见过任何人,把真火用到战斗来。

  不经意间,卢钰瞄了眼陈阳手的剑柄,这才发现,剑柄之,竟是镶嵌着四颗三品火属性灵石。

  这可是有价无市的稀有宝物,能够释放出强大的火属性力量。

  怪不得陈阳的火焰力量如此强悍,原来还有火属性灵石的功劳。

  “混蛋,他的机缘,为何这么好!?”

  卢钰心里十分不平衡,暗骂一句,连忙对陈瀚宇下令道:“血煞尸,挡住他的攻击。”

  他神识一动,陈瀚宇犹如机器人般,嗖的朝着星辰剑气冲击而去。

  可是,陈阳横扫速度极快,三百多米长的子白剑顶端,星辰剑气携着狂暴的火焰力量,同时砸在卢钰和陈瀚宇的身。

  砰轰。

  星辰剑气爆开,恐怖的能量,一直传递到地面,下方树林毁灭,出现了一片空地。

  “噗!”

  卢钰口吐鲜血,往后倒飞出去,身子在空旋转着,浑身衣衫破裂,狼狈不堪。

  “怎么可能?!”

  他心神巨震,怒不可遏,没想到自己气势汹汹而来,却依旧不是陈阳的对手,这让他感到十分不甘。

  刚才这一击,也多亏了陈瀚宇挡住了一部分的力量。

  不然的话,他觉得,这一击能把自己杀了。

  在空飞出几百米之后,卢钰稳住了身形,连忙取出丹药服下,狠狠地盯着陈阳,眼神充满了恨意。

  陈瀚宇也被击飞了,但他看起来更像是后退。

  刚才那一击,只是把他的衣服打得稀烂,但他的身体,却毫发无伤,连皮也没有破一点。

  如此强悍的防御力,实在可怕。

  “咳……”

  陈瀚宇猛地咳嗽了下,身子不稳,险些往地下摔落。

  他的伤势太重了,已经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

  “陈阳!我要杀了你!”

  卢钰发出声嘶力竭地怒吼,抬手指向陈阳,对陈瀚宇下令:“杀了他!杀了他!”

  刚刚稳住身形的陈瀚宇,一言不发,嗖的朝着陈阳攻了过来。

  “好快的速度!”

  陈阳心头一惊,并不打算和陈瀚宇硬碰硬。

  只要把卢钰杀掉,那么陈瀚宇不攻自破了。

  他使出疾风意境,飞速朝着卢钰接近过去,于此同时,和纳戒的大炮沟通,让大炮帮忙。

  “哼!”

  眼看陈阳攻了过来,卢钰冷哼一声,并未闪躲。

  因为陈瀚宇跟在陈阳的身后,速度陈阳快,绝不会给陈阳攻击卢钰的机会。

  不过,在卢钰自以为安全的时候,陈阳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狗。

  这条狗,正是大炮。

  砰。

  陈阳一脚踹在了大炮的身,大炮犹如离弦之箭般,速度极快,朝着卢钰飞了过去。

  “啊!”

  卢钰大吃一惊,他之所以在空战斗,是有防备大炮的心思。

  虽然大炮很强,但却没有自由空战的能力。

  可是,卢钰完全没想到,陈阳会以这种方式,让大炮对自己发起进攻。

  慌忙之,他连忙往后倒飞,闪避大炮。

  不过,他身负重伤,速度慢了很多。

  大炮追去,右前爪一挥,一道妖气丝释放出来,缠绕在了卢钰小腿。

  卢钰记得,灵舟大会,大炮是以这种方式,和轩羽迪空战。

  这条狗对妖气的控制力,相当可怕。

  嗖。

  妖气丝急速收缩,也缩短了大炮和卢钰之间的距离。

  “滚!”

  眼看大炮近在咫尺了,卢钰怒吼一声,挥刀斩断了缠绕在自己脚的妖气丝,然后顺势挥刀劈向大炮。

  妖气丝断裂,但大炮前冲的势头,并没有止住。

  刀芒袭来,他的反应极其敏锐,在空一个旋转,躲过了刀芒,张开并不大的嘴,朝着卢钰咬了过去。

  卢钰大惊失色,大炮的牙齿,可是连血银精炼制的手臂也能咬断,如果咬在身任何一个部位,自己都必然受到重伤。

  他连忙挥刀,可是速度却慢了半拍。

  咔嚓。

  大炮一口咬在了他的左臂,牙齿深入骨骼。

  这条手臂,他才刚刚接续不久,虽然有些特殊能力,但还不能完全发挥出来。

  “给我滚开。”

  卢钰暴喝道,他可不愿,刚接续的手臂又被大炮咬断。

  他挥刀斩向大炮,大炮死死咬住他的左臂不放,四只爪子同时朝着他的身抓去。

  情急之下,他放弃进攻,连忙收刀挡在身前。

  铛,铛……

  清脆的声音响起,大炮的爪子极其锋利,竟然把卢钰的十纹天器宝刀穿透了。

  巨大的力量,压得卢钰手的刀,贴在了胸前。

  穿透刀刃的爪子,刺入了他的肌肤。

  虽然不深,但却痛得钻心。

  “滚开!”

  卢钰怒吼着,眼满是震惊之色,无法想象,一只真府巅峰的狗,居然把自己的十纹天器直接抓破了。

  那他的爪子,是有多么的锋利。

  如果用来炼器,肯定是极好的材料。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此刻卢钰脱身乏术,要想杀了大炮,夺取爪子,他根本办不到。

  他用力把刀往前顶,力量突然一松,却是大炮收回了爪子。

  不过,咬着他左臂的牙齿,大炮丝毫没有放松,因为这是大炮悬空的支点。

  卢钰只觉刀刃压力消失,他连忙挥剑,斩向大炮的脑袋。

  但在他挥刀刹那,大炮的速度更快,一抓拍在了他握刀的手掌。

  咔嚓一声。

  卢钰皮肉翻开,掌骨断裂,只剩经脉连着,手掌差点完全断了。

  如此情况,他哪里还握得住刀。

  手掌一松,刀刃便直直地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啊!”

  卢钰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眼神的怒意越来越狂暴,他不顾右掌伤势,挥手朝着大炮拍去。

  大炮的动作十分灵活,在空用四条爪子,轻松能抵挡卢钰的攻击,同时还能发动反击。

  卢钰因为受伤,实力大减,完全不是大炮的对手。

  一人一狗,僵持片刻,卢钰不止没把大炮弄开,反而身的伤势越来越重,全都是被大炮给抓的。

  “血煞尸,过来干掉这条狗。”

  卢钰发出怒吼,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陈瀚宇的身。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