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60章 没有早晚那天

  见卢钰愣在那里,葛苓松喝道:“小子,问你话呢,你打破我的大门,想干什么?”

  卢钰回过神来,不愿招惹了葛苓松,生怕陈阳从里面出来,认出了他的身份,联手对付他。

  他脸上露出歉意的微笑,对葛苓松道:“这位前辈,实在不好意思,我走错了门。抱歉,抱歉!”

  说着,他取出一块二品灵石,恭敬道:“前辈,我打破你的门,这是给您赔礼道歉的。”

  葛苓松冷哼一声:“哼!一扇门而已,用不着。”

  “既然如此,那打搅了!”

  卢钰收起灵石,连忙转身飞走,心里暗道:“这个怪老头,到底是谁?”

  葛苓松转身进入苓松居,心里暗道:“刚才那个人是谁,虽是感应前期,但真元波动直逼感应中期,甚至还给我带来一些压力。他的战斗力肯定不低,拥有越级作战的能力,绝非一般人。”

  摇了摇头,葛苓松心想自己也没什么仇家,或许那个人,真是走错了地方。

  到了晚上,陈阳和葛桑回到了苓松居。

  两人游玩一天,捕捉了一些鱼回来,倒是乐在其中。

  此时,山谷之上,卢钰藏身树丛,观察着苓松居。

  “果然在这里。”

  看到陈阳,卢钰目光一亮,眼中闪过兴奋之色。

  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心里盘算着:“要想杀陈阳,只有等那个老头离开才行。不然的话,我一个人,不是他们的对手。”

  ……

  陈阳回到苓松居,不知不觉,又过了九日。

  这期间,他没有干别的事情,服用了一颗祝千娇给的玄藏丹之后,他就一直在修炼。

  药力已经被他炼化得七七八八,修为也有大幅度的提升。

  毕竟这是十一纹天丹,属于感应期修者修炼用的丹药,对现在的陈阳来说,效果相当的好。

  正当陈阳以为,自己要在苓松居,安安稳稳地修炼到感应期的时候,葛苓松突然敲响了他的门。

  “葛前辈,有事?”

  陈阳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葛苓松,脸上露出疑问的表情。

  “咳咳……”

  葛苓松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支支吾吾地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不出话来。

  “算了,没事。”

  摇了摇头,葛苓松转身便欲离开。

  “等等。”

  陈阳连忙叫住葛苓松,追上去后,笑道:“葛前辈,该不会你是想让我,去给祝前辈送信吧?”

  “你怎么知道?”

  葛苓松面露惊讶之色,心说自己的心思,怎么被陈阳的给知道了。

  其实要猜到他的心思,对陈阳来说很简单。

  毕竟别的事情,葛苓松都很淡定。

  唯一在和祝千娇相关的事情上,他会一反常态,表现出紧张。

  “该不会,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你还没给祝前辈寄信,也没有去见过她吧?”

  陈阳一脸意外道。

  葛苓松点了点头,皱眉道:“没人去无量城,我找不到人送信。”

  陈阳哑然失笑,道:“这都两个多月过去,你不送信,可以自己去无量城呀。现在祝前辈没等到你的信,不知她有多着急。”

  葛苓松没吭声,他不知道祝千娇着不着急,总之他现在是十分着急,每天心里都像被猫挠了一样,痒得难受。

  “算了,帮人帮到底,我就替你去一趟无量城。”

  陈阳心底坏笑,打算帮葛苓松送信之余,顺便邀请祝千娇到苓松居来。

  到时候,他们两人,便可以慢慢地谈情说爱了。

  “谢谢你了,陈阳。”

  葛苓松对陈阳是感激不已,赶紧把信交给陈阳,他竟是在这两个多月,写了七封信。

  看来他现在正处于热恋期,对祝千娇是想念得很。

  拿过信件,陈阳也不迟疑,当即对葛苓松和葛桑告别,前往飞行点乘坐空船,赶去无量城。

  “机会来了!”

  一直盯着苓松居的卢钰,见陈阳独自离开,脸上露出嗜血的冷笑,立刻从树丛中低空飞行,朝着陈阳追了上去。

  距离太近,可能会把葛苓松引出来,所以卢钰一直追踪了一百多里,这才打算动手。

  前方三十里外,就是飞行点了。

  陈阳正思索着,到时候被葛苓松和祝千娇发现,是自己在中间牵线搭桥,两人会闹出什么样的笑话时,突然,他感觉身后一道阴冷的气机,将自己锁定。

  “谁?”

  他面色一凝,回头看去。

  “呵呵,陈阳,好久不见。”

  冷笑声从左后方传来,陈阳低头看去,只见一人从树丛中嗖的飞起。

  “卢钰!”

  陈阳看清眼前之人,顿时大吃一惊。

  他镇定心神,沉声道:“看来,暗堂已经把我的消息,传给你们西火教的高层了。”

  “我也没想到,你居然会来北大陆避难。”

  卢钰面露讥讽之色,嘲笑道:“不过,你这个大英雄,当得可真够憋屈的。明明是你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把西大陆那些势力救了。可是他们因为对你的忌惮,居然要杀你这个恩人,还把你逼到了北大陆避难,你现在心里,肯定不太好受吧?”

  “的确不太好受。”

  陈阳笑了笑,道:“不过无所谓,我早晚会让他们后悔的。”

  “早晚?呵呵,不好意思,可能你没有早晚那一天了,因为今日,此刻,我就要杀了你。”

  卢钰舔了舔嘴唇,眼眸深处透着浓浓的杀意,仿若要将人吞噬。

  “怎么,你的玄精臂没了,现在又接的是什么?”

  陈阳看了眼卢钰的左臂,衣袖内有手臂,手掌戴着白色的手套,似乎手臂已经接续了。

  提起这事,卢钰眼中恨意更浓,冷声道:“陈阳,你那条死狗呢?他咬断我剩下的半截手臂,害得我玄精臂完全不能恢复,我一定要杀了他!”

  话音一落,卢钰左臂一震,手套和衣袖碎裂,露出了他的左臂。

  陈阳定睛一看,这条左臂,居然也是特殊材料打造,并非接续的血肉手臂。

  只是一眼,陈阳也分辨不出这条手臂有什么特殊之处。

  不过看卢钰那自信的样子,这条手臂,就算不如玄精臂,也肯定非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