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50章 想走,没那么容易

  张铭照陈阳所说的做,闭上眼睛,感知外界,在识海中虚构了一个外界的景象。

  就在此时,只见景象之中,山谷下一团透明的东西缓缓升起。

  再仔细一感知,他看到了透明物体的轮廓,约有七八米宽,像是个奇形怪状的圆形岩石般,表面凹凸不平,并且不断地鼓动着,以圆形为基础,形态变幻不定。

  这个物体没有眼睛,但张铭却有种感觉,自己被对方给死死地盯着。

  圆形物体朝着这边飘了过来,张铭突然觉得,自己的神识一阵恍惚,仿佛要昏迷了一般。

  铃铃铃……

  扰魂铃的声音响起,张铭顿时恢复了过来。

  只见那圆形透明物体停了下来,朝着其他的方向漂浮而去,在山谷上来回游弋,似乎在寻找着是什么。

  张铭对陈阳道:“这就是永恒体神念?”

  “对。”

  陈阳点头答道,他依旧没有睁眼,努力感知着永恒体神念,希望能获取更多的信息。

  张铭问道:“你手中的扰魂铃,是稳固我们的神念,避免被永恒神念体吸走吗?”

  “不是。”

  陈阳摇了下头,解释道:“永恒神念体只能对外界的神念进行感知,这个扰魂铃,是干扰他的感知,让他发现不了我们。”

  说着话,陈阳又摇晃了下手中的铃铛,铃铃铃的清脆声音,很是悦耳。

  观察了片刻,陈阳对张铭道:“看样子,这个永恒神念体还不是特别强大,并没有产生自主意识。不然的话,他就可以融入任何物体,使物体活过来,成为他的躯体。”

  张铭道:“这东西好厉害,有些像是神魄境修者的神魄。”

  修者达到神魄境之后,能够在识海之中凝聚出神魄,相当于是一个沉睡的自我,容纳了所有的记忆和神念。

  并且神魄能够离体生存,在本体死亡之后,还能觉醒过来,变成一个没有实体的活物。

  当然,神魄在不够强大之前,并不能完全脱体生存。

  本体死后,就需要新的躯体才行。

  不过神魄境分为凝魄、洞虚、不灭三大境界,当修炼达到不灭境之后,神魄就能完全脱体生存,只要不受到攻击,能一直活着。

  所以,才会称之为不灭境,意指永远不会死。

  永恒神念体,的确和神魄有些相似。

  不同的是,永恒神念体并没有意识和记忆,觉醒了意识之后,还需要慢慢的学习,才能成长起来。

  不过永恒神念体,也有个优势,因为容纳了许多人的神念,所以觉醒之后,他的神识特别强大,学习能力也非常高,往往能够成长起来。

  如《仙魔道典》中的记载,星海之中,便有那么几个超级强者,是永痕神念体成长而来。

  当然,那几个强者,也经历了不少磨难,这才成为顶尖强者。

  而且,他们会因为最初附体的不同,而改变自己的种族。

  所以虽然他们的根源一样,但最后却变成了人族、妖族、魔族等其他的种族。

  这些复杂的东西,暂且不谈,陈阳当务之急,还是要从永恒神念体的身上,把卫天高的神念分离出来才行。

  观察了一会,陈阳左手继续摇动扰魂铃,右手把引念笛取了出来。

  他把引念笛交给张铭,道:“直接吹动笛子,里面容纳了卫城主的精血,只要他的主神念还没被永恒神念体完全炼化,就会感知到,然后慢慢从永恒神念体上分离出来。”

  “好。”

  张铭应了声,接过引念笛,吹动了起来。

  并不算好听的笛声,从引念笛中传递出来,和扰魂铃的清脆铃声混合在一起,变成了十分难听的音乐。

  因为扰魂铃的铃声被笛声掩盖,永恒神念体的感知力有所恢复,明明已经飘荡到了远处,又朝着这边飘了过来。

  他的一切行动,都出自于本能,并没有丝毫的意识。

  陈阳立刻用力摇动扰魂铃,铃声大作,永恒神念体的速度减慢,左右晃动,又陷入了茫然之中,找不到方向。

  “张前辈,你的笛声稳定一点,我好控制铃声,最好两种声音保持平衡,都不要压过对方。”

  陈阳对张铭提醒道。

  这对张铭来说,不算难事,只需控制均衡的气流即可。

  他保持了稳定的笛声,和铃声大小几乎一样。

  笛声吹奏了好一会,永恒神念体依旧在巡弋,没有丝毫的动静。

  就在陈阳觉得,可能卫天高的主神念,已经被炼化的时候,永恒神念体上,突然鼓起了一个很大的包,像是在其内部有某个东西,在努力地想要冲出来。

  仔细一看,便会发现,那个包犹如一个人的脸,蒙上了一层薄膜。

  只有撕裂薄膜,人才能出来。

  “是卫城主的主神念。”

  陈阳眉毛一挑,对张铭道:“立刻把神识力发挥到极致,用引念笛把卫城主的主神念引出来。”

  张铭当即照办,引念笛绽放出红色的微光,一缕奇妙的吸引力,从笛子上发出。

  卫天高的主神念,猛烈地挣扎着,噗嗤一声,撕裂了永恒神念体的无形表膜,犹如一颗流星般,速度极快地朝着陈阳和张铭这边飞过来。

  永恒神念体似乎陷入了狂怒,不稳定地变幻形态,朝着卫天高的主神念追了过来。

  陈阳立刻取出了容神钟,这个钟只有一个指针,滴答滴答地走动着,所指的不是时间,而是天干地支。

  陈阳把容神钟,朝着卫天高的主神念撞击过去,嗖的一下,那道神念,便进入了容神钟之内,依附在了指针上。

  他立刻把容神钟收入纳戒,左手扰魂铃用力摇晃了下,铃声炸响,把那冲击而来的永恒神念体,震得愣在原地,又失去了目标。

  “笛子收起来,我们快走。”

  陈阳一边摇晃扰魂铃,一边对张铭道。

  事情办成,两人都松了口气,暗暗心喜,都没想到居然会如此顺利。

  不过,就在他们转身刹那,身后长长的通冥路,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哼哼,陈阳,我等你多时,想走,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