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46章 人头担保

  陈阳和卫乾到了城主府,卫乾带着他,直奔卫天高的房间而去。

  此时,卫倔站在门口,左右踱步,面色十分难看,眼神中满是焦急担忧之色。

  听到脚步声,他转头看去,直接忽略了陈阳,对卫乾道:“怎么样?祝千娇怎么没来?”

  卫乾十分着急,头也不回地往房里去,道:“祝副会长对父亲的病情没办法,葛苓松前辈也赶不及过来,现在只能靠陈阳了。”

  “等等,你说什么,靠陈阳?”

  卫倔一把拉住了卫乾,一脸质疑的表情,看了眼陈阳,道:“我承认,他的天赋的确很高,他也能破解玄阵,是相当厉害的阵法师。可是,他什么时候,又变成了炼丹师?”

  陈阳明白,自己双意境、神识攻击的特征,非常容易辨认,被卫天高这样的北大陆顶尖强者认出,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看样子,自己在灵舟大会上的事情,已经被卫家的人知道了。

  听到卫倔的话,卫乾这才反应过来,陈阳在灵舟大会上,破了玄阵“御水九龙阵”,那么他就是阵法师。

  既然如此,陈阳为何还是炼丹师?

  要知道,符文四大分支,所有人几乎都只修习其中一门。

  修习两门以上,首先没那么高的天赋;其次即使天赋足够,但也没那么多的时间。

  卫乾停下脚步,看向陈阳:“这……”

  没等卫乾把话说完,陈阳便开口道:“我既是炼丹师,也是阵法师。”

  “开什么玩笑,一个人,怎么能修炼两个符文分支!”

  卫倔摇了摇头,如果不是知道陈阳手中有御字令,他肯定把陈阳驱赶出去了。

  因为在他看来,陈阳就是骗人。

  卫乾眼珠一转,对卫倔道:“二叔,陈阳刚才把父亲的情况,都判断得很对,另外祝副会长和张丹师,都说他是医道高手。我觉得,无论结果如何,还是先让他试试吧。”

  “万一他弄错,只会把大哥害得更惨。”

  卫倔脚步一动,挡在了门口,死活拦住,不让陈阳进去。

  就在这时,祝千娇、张铭等符文公会的炼丹师,都赶了过来。

  见卫倔拦住陈阳,祝千娇上前道:“卫都尉,你相信我,陈阳虽然不一定能解决卫城主的问题,但他绝对是相当高明的炼丹师。”

  “真的?”

  卫倔皱了下眉头,没想到连祝千娇也这样说。

  他相信祝千娇的眼力,是绝不会看错的。

  眼看卫倔还在犹豫,陈阳笑道:“卫都尉,如果你不放心的话,那我拿人头担保,我一定能解决卫城主的问题。”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惊。

  这下可是玩大了,居然拿人头担保。

  要知道,连祝千娇等几十名炼丹师,联手也搞不定,可见卫天高的情况有多麻烦。

  陈阳放出这样的话,风险未免也太大了。

  “哼,到时候你把御字令拿出来,我也拿你没办法,你说这种狠话,又有什么用。”

  卫倔心头冷哼一声,但也没再挡着门,让到一旁,道:“人头就不必了,你进去吧,希望你能治好我大哥。”

  陈阳迈步走进卫天高的房间,其他人紧随其后。

  这个房间巨大,几十人进去,倒也不显得拥挤。

  当然,其他人也没靠近,都站在前厅,朝着后厅里面看去。

  只见卫天高靠在床头,面色惨白,额头上不断地冒出豆大的汗珠,瞳孔已经缩小到了针尖般大小,快要完全只剩眼白了。

  听到脚步声,他看过来,可是明显眼睛无法视物,道:“卫乾,怎么样,把人请来了吗?”

  “父亲,现在是陈阳来给你诊治。”

  卫乾回答道。

  “陈阳!?”

  卫天高皱了下眉头,随即笑道:“也好,或许他能救我一命呢。”

  话虽如此说,可他脸上那种笑意,明明是豪迈赴死的表情,哪里是相信陈阳会救他。

  陈阳不以为意,走到床边,对卫天高道:“卫城主,劳烦你低下头,让我看看你的头顶。”

  “头顶有些古怪的血线,他们都告诉我了。”

  卫天高一边说着,然后底下了头。

  陈阳观察着卫天高的头皮,卫天高则是说道:“卫乾,我死了之后,你一定要更加努力的修炼。你是我们卫家天赋最高的,未来你很有希望,能够进阶神魄境。到时候,必然能更加振兴卫家。”

  众人不料,卫天高竟是交代起了遗言。

  他神色从容,面带笑意,丝毫不畏惧死亡,颇有豪侠之风。

  卫乾忙道:“父亲,你别担心,陈阳一定能……”

  “哈哈哈……”

  卫天高大笑数声,打断了卫乾的话,道:“我自己的情况,我难道还不了解吗?我现在意识越来越模糊,根据我的推断,我过不了今晚。”

  这次不等其他人开口,他接着对卫倔道:“二弟,待会我留下灵牒,我死了之后,你把他交给教主。我相信,我为无量教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教主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另外,卫雍虽是我侄儿,但我不得不承认,此子心术不正,品行不端。如果不严加管教,日后他必然捅出更大的娄子。甚至有可能,未来卫家的败亡,便是因他而起。”

  “是,大哥,我一定对卫雍严加看管!”

  卫倔语气颤抖道,眼中露出对大哥的不舍之色。

  房间内的气氛十分凝重,众人都保持沉默,只有卫天高说个不停,不断交代着后事。

  他此生光明磊落,倒也没有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丝毫没有避讳陈阳等人。

  当然,或许别的秘密,他打算等外人离去,才会交代。

  陈阳观察了一会卫天高头皮上的血线,耳边卫天高却是喋喋不休,他撇了撇嘴,打断道:“卫城主,你能不能别说了,你又死不了,怎么弄得跟告别仪式似的。”

  卫天高笑道:“陈阳,你就别安抚我了,我自己的情况,我还不清楚吗?”

  说话之际,他的眼睛中间,只剩一个微小的黑点,瞳孔即将完全被眼白吞噬。

  见此,陈阳从纳戒中取出银针,刷的朝着卫天高的头顶扎下去。

  “你干什么?”

  卫倔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