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36章 祝千娇干的

  “如此甚好,那你们就稍等片刻,我们进去找找小神医。”

  张铭点了点头,觉得卫雍很识趣,然后带着身后的众位炼丹师,走进了名轩酒楼之内。

  酒楼老板是相当的高兴,他这酒楼并非无量城中的高级酒楼,平日里别说九纹天级炼丹师,就算是地级炼丹师也没一个光临的。

  今天来了这么多高阶炼丹师,简直是蓬荜生辉。

  他赶紧上前,恭敬道:“诸位大师,请问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张铭描述了下陈阳的外貌特征,酒楼老板想了想,道:“他就在楼上,还请诸位大师,随我上楼。”

  “嗯。”

  张铭应了声,当即众人跟着酒楼老板,上了楼去。

  陈阳早已注意到了楼下的情况,他和葛桑端坐屋内,正在等着张铭等人的到来。

  至于卫雍等人,他并没有在意。

  很快,符文公会的炼丹师们,到了陈阳的房门口,只见房门敞开,他们见到里面坐着陈阳,一个个都大喜过望。

  找了一整天,总算是见着人了。

  “陈丹师!”

  张铭虽然境界比陈阳高,但却没有丝毫傲慢,对陈阳一拱手,然后道:“不知,是否打扰了?”

  陈阳做了个请的手势:“张前辈严重了,不打扰,请进。”

  张铭领头,几十名炼丹师,挤进了陈阳的房间里。

  除了张铭在陈阳对面坐下之外,其他人都站在旁边。

  房间并不大,几十人站着,略显拥挤。

  葛桑并不知道,发生在符文公会中的事情,她低声向陈阳问道:“这是怎么了,他们来找你干嘛?”

  “求道。”

  陈阳回答了葛桑一句,葛桑一脸疑惑,她认得符文公会的徽章,这几十个炼丹师,虽然比不上爷爷,但也都不简单。

  这些人,居然来找陈阳求道?

  什么道,医道?丹道?

  陈阳真有那么厉害吗?

  张铭本来是打算,把陈阳请回符文公会,慢慢交流。

  可是这一坐下,心里那个问题涌上来,他就忍不住开口问道:“陈丹师,上午在符文公会,你出手救治的那人,我们已经研究许多日,却毫无进展。你到底是使用了什么手段,将其救治?他的病,又到底是什么病?”

  见张铭提起问题,其他炼丹师,一个个目光都在发亮,等待着陈阳的回答。

  陈阳笑了笑,解释道:“其实严格来说,那个病人,并不是真正的生病。他只是被人使用特殊的手法,封锁了意识,变成了活死人的状态。所以你们要从他的身体,找到病根,自然是办不到。”

  张铭面色一变,沉吟道:“封锁了意识,莫非你说的是神识攻击?”

  陈阳道:“要令一个人的意识沉睡,并不一定要神识攻击,特殊的针法,也会令人意识沉睡。”

  “是针法吗?什么针法?”

  张铭虚心问道。

  陈阳道:“这种针法,叫做三九回魂针,施针之后,受针者会进入假死状态。三九二十七天之后,期间如果没有人出手相救,受针者一样会恢复过来,所以称之为回魂针。当然,这种针法,除了让受针者假死之外,并没有别的害处。”

  其实这个针法,算不上多高明,运用起来很简单,只是冲武星大多数炼丹师,并不知道这种针法。

  陈阳把针法给张铭等人讲解之后,他们联系之前的各种研究,顿时恍然大悟,一个个对陈阳更是敬佩。

  不过,接下来,张铭疑惑道:“有人故意施针,却没有伤害那个病人,会是谁呢?”

  陈阳道:“我猜测,出手的,应该也是一位精通医道的炼丹师,很可能是想挑衅你们符文公会。当然,也有可能,是你们内部的人,想要考验你们。”

  事实上,陈阳觉得十有八九是祝千娇干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葛苓松来。

  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张铭等炼丹师,面面相觑,纷纷思索着,到底可能是谁干的。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开口道:“会不会是祝副会长用针,故意如此,想要考验我们?”

  众人目光一亮,有人道:“很可能是这样,毕竟那个人,是祝副会长第一个发现的,然后交给我们处置。”

  “原来不是祝副会长解决不了,是她要考验我们。”

  众人恍然,都认定了这个说法。

  可紧接着,大家就发现不对劲,祝副会长不止是考验他们,还是考验葛苓松。

  现在葛苓松的一个记名弟子,就把事情搞定,那岂不是说,葛苓松比祝副会长更不知高明到了哪里去。

  一时间,符文公会的这帮炼丹师们,都有些失落。

  张铭沉默了下,又打起了精神,继续向陈阳提起了别的问题。

  ……

  于此同时,名轩酒楼外。

  城巡队的人等了好长时间,却不见符文公会的人带着小神医出来,他们已是等得不耐烦了。

  如果那个叫做陈阳的凶徒,从后门溜走,或者是翻窗户逃走,想要再找到,就不容易了。

  可是,符文公会那些炼丹师的身份,并不简单。

  不到万不得已,城巡队不愿轻易招惹。

  卫雍皱了下眉头,看向何渊,沉声道:“何哥,难道我们一直这样等下去?说不定,符文公会的炼丹师们,已经和那位小神医,在里面谈经论道了。”

  何渊思索了下,道:“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先进去,只要别惊扰了他们就行。”

  卫雍道:“以我的背景,只要别招惹那些炼丹师,他们也不会怎么样。”

  “说得也是。”

  何渊点了点头,当即一挥手,带着手下,进入了名轩酒楼中。

  此刻老板满脸喜色,正坐在前台,和掌柜讨论着以后的宣传方案,决定以炼丹师光临之事大做文章。

  不过,当看到城巡队的人进来,他的面色顿时就垮了下来。

  他知道城巡队是来抓人的,如果在这里打起来,那么他的名轩酒楼,可就毁了。

  他连忙迎上去,恭敬道:“何大人,您……”

  “带路,每个包间、每个房间,都给我打开,我要一一查看。”

  何渊打断了老板的话,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