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39章 闯祸了

  

  卫雍见陈阳看过来,心脏噗通猛跳,面色一片惨白。

  他不敢相信,城巡队的精英,居然在瞬间,就被陈阳给秒了。

  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感应期修者身上,不算什么。

  可是陈阳才真府后期,却有如此实力,这实在太难以置信了。

  卫雍不敢回应陈阳,脚下一动,便欲逃走。

  可他还没跨出一步,陈阳已是出现在他的面前,没等他反应过来,刷的一道寒光闪过,然后陈阳收剑,一跃回到了地面。

  “没伤我?”

  卫雍心头狐疑,不敢久留,连忙迈步。

  可他刚刚一动,双腿从膝盖处断裂,上下分离,整个人身子一歪,便跌倒在屋顶。

  鲜血飚射而出,两条断腿从屋顶滑下,跌落进旁边的深坑之中。

  “啊!”

  卫雍发出痛苦的惨叫,面色惨白,这才知道,刚才是陈阳的刀太快,所以在那瞬间,他没感觉到,自己的腿已经断了。

  “卫雍,你说过,我断了你们的腿,你们就不追捕我,希望你别食言。”

  陈阳知道卫雍不会信守承诺,但还是警告了句,然后脸上露出微笑,回头对葛桑道:“小桑,我们走吧,换个地方住。”

  刚刚转身,陈阳便看到名轩酒楼的老板,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这只是个普通人,连开光境也不到,这家酒楼,就是他的全部家底。

  酒楼毁去,他自然是伤心无比。

  “给你,这是赔偿。”

  陈阳走到老板跟前,把三十块灵石,塞在了老板的手里,这些灵石,足够重建更好的酒楼了。

  不等老板反应过来,陈阳已是拉着葛桑,一跃而起,从屋顶消失不见。

  “小神医。”

  眼看陈阳要走,炼丹师们慌忙喊道,作势就要都追上去。

  他们才刚刚找到陈阳,刚才听了陈阳几句讲解,都有些收获,哪里肯让陈阳就这么离去。

  “你们留下,把卫雍和何渊的腿接上,然后先送回符文公会,我去追陈阳。等我回来之后,再决定卫雍和何渊如何处置。”

  张铭对其他人吩咐一句,腾空而起,朝着陈阳追去。

  陈阳并没有逃跑的意思,只是从屋顶越过,到了另外的一条街道,和葛桑闲庭信步地走在街上。

  葛桑已经有些懵了,虽然和陈阳相处了不到半个月,但陈阳期间一直笑眯眯的,给人十分温和的感觉。

  可是刚才,陈阳杀人的时候,毫不犹豫,冷酷无比,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而且,陈阳的强大,超乎了她的想象。

  陈阳看出了葛桑在想什么,笑了笑,道:“小桑,你可别误会,我并不是杀人狂。”

  葛桑转头看向陈阳,只觉陈阳的笑容很阳光,又变成了那个温和的大哥哥。

  她盯着陈阳的眼睛,认真地点了点头:“陈阳,我知道你不是坏人。”

  “知道就好。”

  陈阳笑道。

  就在这时,张铭追了上来。

  “张前辈。”

  陈阳对张铭笑了笑,招呼道。

  张铭面色凝重,左右看了看,指着旁边不远处的一间茶楼,道:“陈丹师,先坐下来说话。”

  当即三人进了茶楼,在包间里坐下,张铭沉声道:“陈丹师,你知道吗,你闯祸了。”

  陈阳点了点头:“知道。”

  张铭眉毛一挑:“这么说,你知道卫雍的背景?”

  “不知道。”

  陈阳摇了摇头。

  张铭皱了下眉头:“既然不知道,你为何还敢斩断卫雍的双腿?”

  陈阳笑道:“那就劳烦张前辈告诉我,卫雍到底是什么背景?”

  张铭一阵头大,感觉事情闹这么大了,陈阳居然跟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

  他讲道:“卫雍的父亲卫倔,是无量城的都尉,地位在整个无量城中,仅次于城主,是一位感应中期的高手。我知道,你是葛苓松的弟子,打起来有葛苓松给你撑腰。不过,更可怕的,不是卫倔,而是卫倔的哥哥,也就是卫雍的大伯。”

  陈阳问道:“他大伯是谁?”

  张铭目光闪烁了下,正色道:“卫天高,无量教副教主,兼任无量城城主之位。”

  “原来如此,他是无量教副教主的亲侄儿,怪不得如此嚣张。”

  陈阳点了点头,倒也没害怕。

  “你不害怕?”

  张铭见陈阳毫无惧色,狐疑道。

  陈阳笑道:“为什么要害怕?”

  张铭愣了下,问道:“陈丹师,你这些年,一直在闭关修炼吗?从未出来过,不知道无量教是什么?”

  “当然不是。”

  陈阳摇了摇头,道:“我知道,无量教是北大陆三大门派之一,势力非常强大。卫天高作为副教主,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非同小可。在北大陆这片土地,能够招惹得起卫天高的人,并不多。”

  张铭更疑惑了,道:“既然你知道卫天高的身份,你还有恃无恐,莫非你能对付不成?”

  “我当然对付不了。”

  陈阳笑了笑,并没有透露御字令的事情,道:“我是符文公会的客人,现在出了事,我想符文公会,不会坐视不理吧?”

  从胡达、张铭等人的行事风格,陈阳已是看出来,北大陆的符文公会,并非薄情寡义,都是很讲情义,有大派之风。

  所以他觉得,符文公会会帮自己。

  当然,至少目前见到的这几个人,肯定会帮自己。

  张铭思索了下,道:“你先和我回工会,我把事情给祝副会长禀报之后,再决定如此处置。”

  “那就多谢了。”

  陈阳拱手道。

  当即陈阳、葛桑、张铭三人,返回符文公会。

  他们刚刚走进去,便有人上前道:“张师叔,祝副会长说,你们回来之后,立刻去见她。”

  “好。”

  张铭应了声,回头对陈阳道:“看样子,祝副会长已经知道情况了,我们先去找她。”

  三人到了祝千娇的草庐,门敞开着,祝千娇就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并不太好看。

  见他们走过来,她看向陈阳,竟是开口赞道:“面对强权,没有退缩,你让我对你刮目相看。”

  “祝前辈谬赞了。”

  陈阳谦逊道。

  祝千娇转身往草庐里走,道:“先进屋吧,我们先商议一下,如何应对卫倔和卫天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