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34章 知法犯法

  “说得倒好,我就算杀人,干你何事?”

  陈阳瞥了眼卫雍,冷声道。

  卫雍手握宝剑,沉声道:“我乃无量城城巡队的中队长,你在我无量城犯事,我要拿你,这是理所应当的,怎能说不干我的事。”

  “噢,原来如此,拿你动手吧。”

  陈阳点了点头,一脸无所谓地笑道。

  “以为炼体练出了一点本事,就能在无量城中行凶吗?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卫雍怒喝一声,挥剑便攻向陈阳。

  他显然是动了杀心,一出手就使用了神通,意境也释放了出来,威力强大,把春樱楼里的桌椅都掀飞了出去。

  这一击下去,以他假府巅峰的修为,能把整个春樱楼给毁了。

  楼内寻花问柳的客人们,都以为要大战一场,连忙躲起来,偷偷观看局势。

  可是,卫雍的神通还未完全释放,众人只见他身后人影闪动,刚刚明明是站在卫雍对面的青年,竟是在一瞬间,移动到了他身后。

  “啊!”

  卫雍大吃一惊,感应到陈阳真府期的真元波动,他面色大变,这才知道,对方的实力,比自己高明了很多。

  他暗道不好,连忙往后挥剑,可是,却已经来不及。

  砰。

  陈阳真元凝聚在掌心,随手一掌,打在了卫雍的背后。

  砰轰一声。

  卫雍往前飞出去,把通往二楼的楼梯撞断,然后摔进了一个房间里,趴在地上,昏迷过去。

  他的后背,血肉翻裂,露出断裂的白骨,甚至能看到内脏,伤势非常惨重。

  众人更是心惊肉跳,没想到卫雍出手,和春娘是一样的下场,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伤得更重。

  “你是城巡队的中队长,却知法犯法,既然如此,你是不是也该死。”

  陈阳面色冰冷,看向趴在地上的魏勇,一道真芒打在卫雍的腿上,顿时把卫雍疼得苏醒过来,嚎啕大叫。

  他弹指又是一道真芒射过去,但旁边突然闪现一道人影,将真芒拦截下来。

  出手的是个老者,陈阳知道,这就是春樱楼内,坐镇的那个真府期修者。

  老者面色难看,因为他发现,即使是自己出手,也打不过陈阳。

  他对陈阳拱了拱手,道:“这位客官,刚才有所冒犯,还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卫公子和春娘。若是你不满,我们可以给你赔偿。”

  “欺负我小桑妹妹,以为赔偿就行?”

  陈阳冷笑道。

  他不愿轻易放过卫雍这样的恶人,但葛桑却有些害怕,拉了拉他的手臂,低声道:“陈阳,我们赶紧走吧,这地方的人都好可怕。”

  闻言,陈阳不愿给葛桑留下阴影,拉着葛桑的手,朝外走去,头也不回道:“卫雍似乎背景不简单,告诉他,如果要找我麻烦,我随时奉陪。”

  “哪里敢。”

  老者讪笑了下,朝着陈阳的背影拱手道。

  “好大的胆子,此人竟然敢把卫雍打成这样!”

  “他惨了,卫雍的背景可不简单。”

  “这年轻人实力虽强,可是未免太狂了,招惹了卫家,这无量城中,没几个人能救得了他。”

  眼看陈阳离去,刚才躲起来的人一个个走出来,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他们还是离得远远的,不敢靠近卫雍。

  老者将卫雍扶起,赶紧给卫雍服下了丹药,还没来得急说话,卫雍便有气无力道:“钟绪,立刻……让人……跟……跟上那小子,别让他跑了。”

  “卫公子,我已经命人跟上了。”

  钟绪即使是真府期,也不敢对卫雍不敬。

  他连忙把卫雍扶到了外面的火翎马车上,驱马前往符文公会,找人救治。

  卫雍的伤势看似很重,但还危急不到性命,而且处理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他身份不简单,所以符文公会见是他求医,便立刻找人安排五纹以上的天级炼丹师,来给他治疗。

  可是过了好一会,却一个也没找到。

  最后不得已,这才安排了一个三纹天级炼丹师前来。

  这却是让卫雍和钟绪疑惑了,符文公会中,五纹以上的天级炼丹师,不是有几十个吗,怎么都找不到了?

  不过当着三纹天级炼丹师的面,他们也不好多问。

  等治疗了之后,卫雍顿时就恢复了许多。

  毕竟,他的伤势只是简单的内外伤,好的丹药服下之后,就恢复了四五成。

  对那炼丹师谢过之后,炼丹师便告辞离去。

  卫雍看向给自己安排医治的符文公会执事,倒也不敢嚣张,客气地问道:“杨执事,怎么今天符文公会的高阶炼丹师,都不在吗?”

  杨执事道:“就在你们来之前不久,我们工会来了一个年轻人,把整个工会都没法医治的一个病人,在一刻钟的时间之内,完全治好。然后那个年轻人就离开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那些炼丹师,在满城寻找那个年轻人。”

  卫雍和钟绪面露惊讶之色,道:“符文公会的祝副会长,便是擅长医道的炼丹师,就连她也无法解决的难题,被一个年轻人解决。那么这个年轻人,岂不是相当的高明!”

  杨执事道:“高明是肯定的,不然的话,那些炼丹师,也不会放下手里的事情,满城的找他。”

  卫雍道:“可惜我们来晚了,不然的话,或许那位高人还能为我医治。”

  寒暄了几句之后,卫雍留下一些灵石,然后和钟绪离去。

  两人上了火翎马车,钟绪本来不想继续牵连事件,但事情发生在春樱楼,他不得不过问,于是向卫雍问道:“卫公子,接下来怎么办?要不要启禀令尊?”

  “家父日理万机,如此小事,不须劳烦他。”

  卫雍摆了摆手,道:“你现在把我送到城巡队,我自会召集人手,报今日之仇。不过你那边,可要帮我盯着那小子,别让他溜了。”

  “是。”

  钟绪应道。

  不一会,火翎马车到了城巡队驻地。

  “放行。”

  不等守卫问话,卫雍在马车内喊了一声,守卫连忙把闸门打开,将火翎马车放了进去。

  火翎马车直往大营而去,在大营前停下。

  卫雍下了马车,双拳紧握,冷声道:“仗着有点实力,居然敢打伤我,哼,无论他是谁,我必然让他付出血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