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31章 追陈阳

  “你们说,这人怎么会不受药,这可怎么治病?”

  “别说吃药,就连银针也没用,他就跟死了一样,可明明还有呼吸、还有心跳,真是古怪。”

  “只怕这天下间,没人能把他救活了吧。”

  “就连祝副会长也没办法,那么至少在西大陆,应该没人能救他了。”

  ……

  陈阳侧耳一听,发现门口的人,都是在议论病情。

  这时,那些人见胡达过来,都闭上嘴巴,躬身行礼,退到了一旁。

  胡达到了门口,喊道:“都给我先出来。”

  房内的人都退出来,聚在了门口。

  陈阳这才发现,居然足足有三十多人,在这里给人治病。

  从这些人胸口的徽章来看,一个个的品级还不低,至少也是五纹天级炼丹师。

  可是这帮人,却对病情是一筹莫展。

  “陈阳,你去看看,能不能救治。”

  等房内没人了,胡达指了指里面,对陈阳道。

  陈阳看了眼房内,只见一名中年男子躺在床上,纹丝不动,就跟睡着了似的。

  “我且试试。”

  陈阳迈步走进了房间内,其他符文公会的炼丹师,却都是一脸茫然之色。

  一名感应前期的炼丹师,走到胡达跟前,问道:“老胡,这个小子是谁,怎么没在公会里见过?”

  胡达把事情前因后果,给众人讲了之后,众人都露出不屑之色。

  “连祝副会长也没办法,那么葛苓松只怕也一样,更别说是葛苓松的徒弟了。”

  “祝副会长想要压葛苓松一头,谁知葛苓松每次都不接招。”

  “算了,待会这小子没办法,等他走了,我们再继续研讨病情。”

  众人议论了几句,便站在门口,静静等待。

  甚至,他们连房内看也没看一眼。

  因为他们觉得,陈阳肯定没办法搞定,自己根本没必要看。

  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陈阳从房内走出来,对胡达道:“胡前辈,走吧。”

  “你也别着急离开无量城,先住几天,在城内玩玩,然后再回苓松谷。”

  胡达倒是没架子,领着陈阳,朝符文公会外走去。

  在他看来,陈阳这么快就出来,肯定是拿房内的那个病人没办法。

  不过,这也不能说陈阳造诣浅,毕竟整个符文公会,别说给那人治病,就连原因到现在也没弄清楚。

  其他的炼丹师,看着陈阳的背影,都以为他是知难而退了。

  “明明是失败,却还故作镇定,真是可笑。”

  “看他年龄也不过二十多,难道还能比得上祝副会长不成?”

  “何必与一个后辈计较,我们继续。”

  在场的炼丹师,等陈阳离开,正欲返回房间,只见一道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众人都是一惊,除了陈阳,里面应该没其他人了才对。

  “啊!是他!”

  顿时,一声惊呼响起,有人认出来,眼前之人,居然就是那个,令他们束手无策的病人。

  “我这是在哪里?”

  病人挠了挠脑袋,看着面前一个个惊讶的面孔,一脸茫然之色。

  众炼丹师回过神来,表情一个比一个精彩。

  “怎么可能,他只是进去了一下,就把人治好了,而且还生龙活虎……”

  “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一筹莫展,他随手搞定,差距不至于这么大吧,难道我们整个符文公会,还比不上葛苓松的一个记名弟子。”

  “快,把他找回来,我一定要弄清楚,他怎么把人治好的。”

  三十多名炼丹师,一窝蜂地朝着符文公会外面追去,只留下那个被他们研究了很多天的病人,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更茫然了。

  一帮炼丹师,从符文公会里呼啸而过,把其他人都吓了一跳,不知他们到底是怎么了,一个比一个的表情还着急。

  众人心生好奇,有些闲着没事的人,便跟了上去,想要一探究竟。

  这可是符文公会总会,人数众多,没事的人自然也多。

  等到他们追到符文公会外面的时候,从三十多人的队伍,变成了三百多人的队伍。

  而且因为有驯妖师的关系,人群之中,还跟着几只真府期的妖兽。

  “人呢?”

  “不知道。”

  “谁知他和胡先生去了哪里?”

  “没看见。”

  一帮人站在符文公会门口,都停了下来,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追。

  就在这时,胡达折返了回来。

  炼丹师们一窝蜂地就围了上去,把胡达吓了一跳。

  他看向那名领头的感应前期修者,问道:“张铭,怎么了?”

  “陈阳呢?”

  张铭急切问道。

  胡达面露不悦之色:“他已经知难而退,你们该不会,还要揍他一顿吧?”

  “当然不是。”

  张铭摆了摆手,赶紧把事情给胡达讲清楚。

  胡达弄明白后,也愣在了当场,不敢相信,一个跟着葛苓松学习不到半个月的记名弟子,居然把符文公会没办法搞定的病人,随随便便就治好了。

  “他人在哪里?”

  见胡达发愣,张铭又问道。

  胡达皱了下眉头,沉吟道:“我把他送到路口,他说他自己在无量城内玩几天,不用我招呼他,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啊!”

  众人一阵失望,沉默了下,有人问道:“胡先生,陈阳往哪个方向走了?”

  胡达道:“前面路口左……”

  他话还没说完,一帮炼丹师便猛地朝着路口狂奔而去,然后左转继续追去。

  这一幕,引得周围的人一阵疑惑,不知这帮炼丹师,到底发了什么疯。

  陈阳坐在一家酒楼上,朝下看去,正好看到那帮炼丹师,从楼下道路呼啸而过。

  他并不知道,那些炼丹师是在找自己,收回目光,看向坐在对面的葛桑,问道:“你不是去逛了吗?怎么在这里吃东西?”

  刚才陈阳从楼下路过,听到葛桑在楼上叫自己,便登上酒楼来。

  葛桑夹了块鸡肉,嘎巴嘎巴地嚼着,气呼呼道:“哼,我到了城中,有个地方特别热闹,里面都是漂亮的姐姐,还有丝竹音乐,我便打算进去瞧瞧。谁知道,刚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说是不让小孩子进去。我已经十三岁了,怎么能算是小孩子。”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