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30章 君不知妾意

  这时,葛桑正好从苓松居里出来,听到胡达询问陈阳的医术水平,她对胡达道:“胡叔叔,你可别小看了陈阳,其实他并非是我爷爷的记名弟子,他……”

  “行了,小桑。”

  陈阳打断了葛桑的话。

  可是,胡达却对葛桑的话,产生了误解。

  他还以为,葛苓松根本不愿意收陈阳为徒,是陈阳缠着留在这里,自己不离开。

  “管他的,反正按照副会长的意思,带个人回去就行。”

  胡达心里暗道,也没在乎那么多,和陈阳、葛桑启程,离开了苓松谷。

  三人到了山谷外,便乘坐空船,前往无量城。

  路上,陈阳向胡达问道:“胡前辈,我师傅说的千娇是谁?”

  “是我们副会长。”

  胡达回答了句,见陈阳依旧盯着自己,便详细说道:“我是符文公会的人,我们副会长和葛苓松一样,是一位精通医道的炼丹师。”

  符文公会!

  陈阳面露意外之色,没想到对方居然是符文公会的人。

  他看了眼胡达,问道:“胡前辈修习的是符文哪个分支?”

  胡达道:“我不是符文师。”

  “咦?!”

  陈阳面露疑惑之色,没等他发问,胡达笑嘻嘻道:“符文公会内,并不是所有人,都修习符文。其实我天赋很高,只是没兴趣。不然的话,现在符文公会会长的位置,说不定是我的了。”

  陈阳笑了笑,没接话。

  他换了个问题:“胡前辈,贵会的副会长,到底让我师傅去干什么?”

  “救人呀,你不是听见了吗?”

  胡达理所当然道。

  不过,陈阳并不相信他的话。

  这时,葛桑附在陈阳耳边,低声道:“我爷爷和祝千娇副会长,早年间,他们两人拜在同一人门下,因为拜师是同一天,又同时同刻,所以他们并没有分出长幼。”

  “之后他们两人一直竞争,直到出师,也没分出高下。后来祝千娇加入了符文公会,便常常让人来找我爷爷去给人治病,其实就是想和爷爷一较高下。”

  陈阳明白过来,原来是祝千娇不服气,想要压葛苓松一筹。

  看葛苓松不应战的样子,应该并不想和对方争高下。

  空船在无量城外停下,陈阳望向无量城,这座城池非常宏伟巨大,和临玉城也不相上下。

  当然,这座城池,就没有临玉城那么好的资源了。

  因为在北大陆,也有帝国区。

  最优质的灵石矿脉,灵脉之类的地域,肯定都被天圣帝国给统治着,不会让任何其他势力插手。

  陈阳三人,进入了无量城,直奔城中的符文公会而去。

  这个符文公会,是北大陆符文公会总会,建设相当气派,在城中占了非常大的一片区域,就像是一个门派,驻扎在了城内似的。

  有胡达带路,陈阳三人在符文公会中,畅通无阻。

  胡达感应后期的境界,虽然不修习符文,但他在符文公会中的地位,显然不低。

  每个见到他的人,都恭敬站在一旁行礼。

  期间遇到一个感应前期的驯妖师,也是笑眯眯地给胡达打招呼。

  在胡达的带领下,陈阳三人到了一个独立的小房子前。

  这个小房子也是草庐,在周围砖瓦结构的房屋中,显得鹤立鸡群。

  而且这个草庐,和苓松居有些相似。

  “副会长,我把人带回来了。”

  胡达站在草庐外,朗声喊道。

  草庐内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一名身着白色长袍的女子,从门内走了出来。

  这女子从外貌来看,大约三十七八的样子,长得很美,身材也是极好,并且非常有成熟女人的风韵。

  她走出门的刹那,目光中闪过希冀之色,似乎对即将见面的人,已是期待已久。

  那抹目光,一闪即逝,并不容易被发现。

  而且即使发现了,也没几个人,能够明白其中的含义。

  不过,陈阳只是一眼,就看懂了。

  她的目光,温柔、喜悦、渴望、激动、柔情……

  这分明是期盼爱人的眼神,就好像是等待已久,终于相见。

  如果眼前之人,就是祝千娇的话,那么陈阳明白了,她是喜欢葛苓松,根本不是想要和葛苓松一分高下,而是想要和葛苓松相见。

  只是因为,她作为一个女人,不愿表达得那么明显,所以才会以救人为名,让葛苓松前来。

  可从葛苓松的表现来看,他并不知道真相。

  “一个隐晦不愿直接表达;一个榆木脑袋不知风情。这两人如果想在一起,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

  陈阳摇了摇头,心里暗道。

  “副会长。”

  眼看女子走出来,胡达恭敬道,印证了对方的身份。

  “祝前辈。”

  陈阳拱手道。

  葛桑也笑眯眯道:“祝奶奶。”

  这声祝奶奶,让看起来年约三十七八的祝千娇,不禁嘴角一抽,感到很是尴尬。

  不过,她还是笑了笑,对葛桑点了点头:“小桑已经这么大了。”

  说完,她向胡达问道:“葛苓松呢?”

  胡达道:“没来。”

  一听这话,祝千娇眼眸中闪过落寞之色,这更让陈阳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怎么没来?”

  祝千娇沉声道。

  胡达指了指陈阳,道:“他让他徒弟来了。”

  “徒弟?”

  祝千娇看向陈阳,狐疑道:“葛苓松不是不收徒吗?”

  陈阳躬身道:“晚辈陈阳,是师傅的记名弟子,拜见师伯。”

  “既然如此,胡达,你来安排他们吧。”

  祝千娇没了兴致,转身便进了屋。

  胡达见祝千娇没生气,觉得自己还算是交了差,他松了口气,对陈阳道:“跟我来,先去给人治病。”

  “还真要治病呀?”

  陈阳撇嘴道。

  胡达道:“不是副会长说的吗?”

  陈阳明白过来,看样子,大家都不知道,祝千娇对葛苓松的意思,这治病是假,见心上人才是真。

  不过,陈阳也没打算在这时候揭穿,先去给人治病再说。

  葛桑对治病没兴趣,给陈阳打了声招呼,便自己到无量城里玩去了。

  胡达立刻叫了个名真府中期的修者来,暗中保护葛桑,这才放心。

  陈阳和胡达到了符文公会内的一处房间,只见门外站满了人,议论纷纷,看起来十分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