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29章 医者仁心

  听到外面的叫骂,葛苓松面色一变,却是顾不上对陈阳拜师,风风火火地朝外走去。

  陈阳松了口气,自己总算是逃过一劫,不然的话,难道还真的收葛苓松为徒?

  那可不行。

  “你爷爷真是古怪,干嘛非得拜我为师。”

  他对葛桑抱怨了句,然后也朝外走去。

  葛桑跟上来,道:“还好你没答应,不然的话,你的辈分岂不是高我好多,那我怎么称呼你?”

  陈阳皱眉道:“先别说辈分,只怕拜师这事,葛前辈不会就这么算了。”

  葛桑道:“当然不会,他执拗得很。”

  “先出去看看,到底是谁来找他。”

  陈阳思索了下,快步朝着苓松居外走去。

  到了草庐前,只见栅栏外站着一名年约五旬的中年人,模样长得很凶恶,一脸的大胡子,身体强壮,衣服绷得紧紧的,给人十分凶悍的感觉。

  他的境界却是不低,达到了感应后期,看样子应该是葛苓松的故人。

  “胡达,我说了,我没兴趣。”

  葛苓松盯着中年人,冷声道。

  胡达撇嘴一笑,道:“葛苓松,你不就是担心治不好别人,怕丢脸,损坏了自己神医的名誉吗?呵呵,何必说什么没兴趣,我才不信。”

  “休想激我,你就算把我说成江湖骗子,我也绝不会出手的。”

  葛苓松摇头道。

  胡达道:“你莫非是担心,你那医一人杀一人的规矩?这个简单,我早已备好了十几个凶恶之徒,你只要治好那人,你随便挑一个杀了就成。”

  “我最近在参悟医道,你别打搅我,请回吧。”

  葛苓松不耐烦道,转身便欲进屋。

  听到这里,陈阳已是看出来看,那叫胡达的壮汉,是来邀请葛苓松给人治病,但葛苓松不愿意。

  而且看样子,胡达之前,已经来过几次了。

  眼看葛苓松转身往苓松居里走,胡达面色一沉,冷声道:“葛苓松,别给脸不要脸,你现在境界跌落感应中期,我如果硬要带你走,你也没办法。我警告你,可别逼我出手。”

  “我知道你不会动手。”

  葛苓松回过头来,道:“另外,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想,让我和千娇比试高下。什么治病,根本是假的。医者仁心,以救人为天命,以此来比试,有什么意思呢?你告诉千娇,让她多救几个人,她便比我高明多了。”

  听到这话,陈阳感觉不像是葛苓松说出口的,什么医者仁心,他可没从葛苓松身上看出来。

  胡达嘴角一抽,绷着的表情又垮了下来,对葛苓松道:“副会长是想和你研习医道,并非比试,你怎么就冥顽不灵呢?”

  葛苓松道:“比试就比试,何须说那么多借口,反正我不会去。”

  胡达一脸无奈之色,抹了把脸上的大胡子,眼珠一转,道:“既然你不去,那随便让你一个徒弟去就行。”

  眼看骗不走葛苓松,胡达竟是打起了葛苓松徒弟的主意。

  葛苓松没好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收徒弟。就算我同意,你让我哪去找个徒弟出来?”

  “你孙女小桑,从小跟随你,算你半个徒弟了,让她……”

  胡达本想说让葛桑去,不料正好看到了站在草庐前的陈阳,顿时目光一亮,喜道:“哈哈,还说你没徒弟,这不就是你徒弟。”

  以胡达对葛苓松的了解,这苓松居内,绝对不可能住外人。

  那么陈阳,肯定就是葛苓松的徒弟了。

  葛苓松正欲否认,陈阳却是眼珠一转,心想正好借这个机会,断了葛苓松拜师的念头。

  于是,他站出来,对胡达道:“这位前辈,我的确是师傅的弟子,不过,只是记名弟子,并未正式拜师。”

  闻言,葛苓松面色一变,狐疑地看了眼陈阳,不知陈阳是什么意思。

  胡达则是喜道:“葛苓松,这果然是你徒弟,既然你不去,让他跟我走一趟,这总可以吧。你放心,到了无量城,我绝不会让人欺负他的。”

  无量城?

  陈阳眉毛一挑,问道:“胡达前辈,无量城和无量教有什么关系?”

  胡达疑惑地看了眼陈阳,觉得这种常识,应该人人皆知才对。

  不过,他还是解释道:“无量城,就是无量教的下辖城池,由无量教总教管辖。”

  “那么无量教总教的人,也会出现在无量城?”

  陈阳问道。

  胡达道:“的确会出现,无量城的城主,便是由无量教的一位副教主担任。”

  闻言,陈阳觉得无量城挺有意思的,去见识见识,也不错。

  另外,如果有机会,或许能在无量城中,遇到御乘风。

  他可是打算,和御乘风打好关系,以后到了对付圣皇的时候,或许能够借助无量教的力量。

  如此想着,陈阳对葛苓松道:“师傅,不如我去无量城一趟,把事情都解决了。省得以后那些人,再来找你,给你添麻烦。”

  “你自己决定吧。”

  葛苓松挥了挥手,然后径直进了苓松居内。

  他并没有追问,陈阳为何自称是他记名弟子的事情,也不知道,他此刻到底是怎么想的。

  “爷爷,我能不能和陈阳一起去无量城。”

  突然,葛桑嚷嚷道。

  葛苓松回头看了眼葛桑,思索了下,点了点头,然后对胡达道:“我孙女跟着去,你可要保证她的安全。”

  “放心。”

  胡达拱手答应道。

  见此,葛桑兴奋不已,她在苓松居内实在憋得慌,现在终于可以出去逛逛了。

  她雀跃地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道:“我去收拾东西。”

  胡达看向陈阳:“你也收拾一下,便随我启程吧。”

  “没什么好收拾的。”

  陈阳笑了笑,走出栅栏外,和胡达一起等着葛桑出来。

  胡达上下打量着陈阳,问道:“怎么之前,没在苓松居见过你?”

  “我刚来不到半个月。”

  陈阳回答道。

  胡达皱了下眉头:“这么说,你跟随葛苓松修习医道,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那你的水平怎么样?”

  显然,胡达对陈阳的医道造诣,产生了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