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28章 拜师

  陈阳回头道:“葛前辈说的,是符文浮针法吗?”

  葛苓松目光一亮,倒也没有丝毫架子,道:“原来刚才那种手法,叫做符文浮针法。我看你用针之后,能临时把符文篆刻在银针上,这怎么能做到?”

  陈阳道:“之所以叫做符文浮针法,是因为符文只是借助银针的吸引力,悬浮在银针表面,并非是篆刻上去。所以,当我收针之后,那些符文,全都烟消云散了。”

  “符文悬浮在银针表面,这又是怎么回事?”

  葛苓松面露惊讶之色,不耻下问道。

  陈阳解释道:“真元凝聚在银针中,然后再篆刻符文,符文也是真元凝聚而成,且都是同一属性,所以互相吸引。不过,还需要弹动银针,使银针产生急速的震颤,对符文产生推力。当吸引力和推力,达到了平衡时,符文就浮在了银针表面。”

  “还能这样,好精妙的手法!”

  葛苓松赞叹一句,面露思索之色,陷入了沉思之中。

  “多谢赐教。”

  过了几分钟,葛苓松对陈阳一拱手,眉头紧皱,转身便进了草庐里,看样子,应该是有所感悟,要去消化刚才得到的信息。

  “好厉害,你竟然让爷爷有所感悟,看来你的丹道造诣,比我想象的还厉害。”

  葛桑看向陈阳,眼中满是敬仰之色。

  “我也只是懂得一些道理而已,和葛前辈比起来,差远了。”

  陈阳谦逊一句,然后向葛桑告辞,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前脚刚刚进屋,后脚葛苓松就追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问道:“符文浮针法,把丹纹暂时凝聚在银针上,相当于银针发挥出丹药的效果,并且直接深**位骨髓,是不是这个道理?”

  陈阳面露意外之色,发现葛苓松还真说对了,便点头道:“的确如此。”

  葛苓松目光一亮,大喜道:“那么,如果掌握了这种符文浮针法,只要能够篆刻丹纹,岂不是可以代替很多丹药?”

  陈阳道:“能代替一些,但还是需要药物,并且主要是对治病疗伤有效。修炼类的丹药,全靠药力激发,丹纹只是锁住药力,辅助把药力发挥到极致,所以符文浮针法不能取代修炼用的丹药。”

  “好高明的手法。”

  葛苓松又忍不住赞了句,脸上满是热切之色,问道:“陈阳,你这手法,从哪学来的?你师傅是谁?”

  陈阳道:“我是从一部古籍中习得,并没有师傅。”

  “古籍呢?”

  “小的时候不懂事,被我扔了。”

  “啊!那可是宝贝,指不定上面记载了什么起死回生的医道手段。”

  葛苓松一脸遗憾,看向陈阳,眼珠一转,激动地问道:“那部古籍,你记得多少?”

  陈阳道:“一点点。”

  葛苓松道:“好,从明天开始,我教你……不,是你我交流丹道,把你所知古籍中的内容,都给我讲一讲。”

  “呃……好吧。”

  陈阳虽然不想花时间教授别人,但借住在这里,也不好意思拒绝葛苓松。

  接下来的日子,陈阳每天晚上,都花一个时辰的时间,和葛苓松交流丹道,其中主要是研习医道方面的内容。

  通过交流,陈阳这才知道,葛苓松之前为了研究丹方,拿自己做实验,境界从感应巅峰,接连跌了两重,变成了感应中期。

  可是在葛苓松看来,这根本没关系,只要有了新的研究进展,他就满足了。

  不得不说,这真是个医道疯子。

  如果不是他古怪的医一人杀一人的原则,只怕他能救的人,会更多。

  而随着和陈阳的交流,葛苓松的收获十分巨大。

  他不仅学到了更多闻所未闻的技巧、丹方、手法,还改正了不少之前一些细节上的错误。

  虽然他不知道,陈阳自己的炼丹本事如何,但他觉得,陈阳掌握的知识和原理,绝对是顶尖的层次,比他高出了不知多少。

  他心里暗想,禹青锋还说让自己教陈阳丹道,可是别人的知识比自己还高明多了,只需实践即可,哪里用得着自己教。

  不过,他还是感激禹青锋,给他送了个大礼来。

  不知不觉,九日过去。

  这一日晚上,陈阳在客厅里,等待葛苓松前来,与之交流。

  葛桑坐在一旁,这几日她也天天旁听,虽然插不上话,但也收获良多,仿佛开窍了一般,医道造诣大有进步。

  过了一会,葛苓松出现了。

  今天的葛苓松,和往日略有不同。

  他身上穿着一件崭新的灰色长袍,头发扎起,梳理得很整齐,就连下颚错乱的胡须,也被他修剪得平整。

  这架势,沐浴更衣,明心静气,是要行什么大礼不成?

  葛苓松没有说话,取出茶盘放在桌上,上面有茶壶和茶杯,茶壶嘴水汽腾起,清香缭绕,里面已是沏好了茶。

  “陈阳,请上座。”

  葛苓松对陈阳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陈阳坐到上首。

  那个位置,是葛苓松平日坐的,陈阳岂会坐过去。

  他拱手道:“葛前辈,您这是?”

  “拜师。”

  葛苓松一脸正色道。

  陈阳大吃一惊,旁边的葛桑也目瞪口呆。

  葛苓松的拜师突如其来,他们两人没有半点预料。

  陈阳连忙摆手道:“葛前辈,你我交流即可,何必拜师,你若是对我行大礼,那简直是折煞了我。更何况,我也没资格,给你当师傅。”

  “你有资格。”

  葛苓松郑重地点了点头,道:“这些日子,我从你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以前无法解开的谜团,解开了不少。并且,我还发现了一些新的道路,掌握了一些新的医道手法。我认为,你完全可以,当我的师傅。”

  “葛前辈,不行不行。”

  陈阳连忙摆手,他可不想要葛苓松这个徒弟。

  突然,葛苓松面色一变,沉声道:“陈阳,如果你不收我为徒,那我只能杀了你。不然的话,别人只会认为,我是窃取了你的知识,并非正宗。”

  真是个怪人!

  陈阳腹诽一句,思索了下,对葛苓松道:“葛前辈,要不,你收我为徒怎么样?我当徒弟的,不也一样可以和师傅交流,你不就成正宗了。”

  “收你为徒……”

  葛苓松沉默了下,正欲开口,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叫骂:“葛老怪,给我出来,整天藏在这里,当缩头乌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