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26章 医一人杀一人

  “龙脊学院弟子!”

  红衣少女眼珠一转,捏着下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对陈阳道:“你一个西大陆的人,怎么跑到北大陆来啦?”

  陈阳道:“姑娘,可否先通报葛苓松前辈,我们再坐下来慢慢谈。”

  “好,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我爷爷。”

  红衣少女一转身跑回房内,过了半分钟就出来,对陈阳摆手道:“我爷爷说他外出了,得三年后才回来,你如果要找他的,三年后再来。”

  陈阳笑道:“姑娘,既然你爷爷外出了,他刚才又是怎么给你说话的。”

  发现自己说漏了嘴,红衣少女白了眼陈阳,道:“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既然如此,劳烦姑娘把灵牒交给葛前辈,我就告辞了。”

  陈阳一挥手,灵牒便朝着红衣少女飞去。

  他也不是没地方去,他手里还拿着御乘风的御字令,大可去无量教待着。

  红衣少女接过灵牒,眼珠一转,问道:“这真是禹青锋的灵牒?”

  “难道有假?”

  陈阳笑了笑,转身便欲离去。

  “等等。”

  红衣少女赶紧喊了一声,然后一边往苓松居里走,一边道:“你在这里等等,我让爷爷看看灵牒,再给你答复。”

  “你爷爷不是外出了吗?”

  陈阳打趣道。

  红衣少女回头白了眼陈阳:“要你管?”

  说完,她便进了苓松居。

  过了两分钟,红衣少女又折返回来,脸上多了两分笑意,走到了院门口,对陈阳道:“我爷爷已经验过灵牒,确认无误,你进来吧。”

  陈阳迈步走进院内,顿时被浓郁的灵气笼罩,犹如在灵液中沐浴一般,感觉相当的舒服。

  不过,这灵液之中,却蕴含了各种各样的淡淡药味,嗅入鼻腔之中,并不是太舒服。

  “我叫葛桑,你叫我小桑就行了,你叫什么名字?”

  红衣少女是个自来熟,笑眯眯地抬头望着陈阳。

  “我叫陈阳。”

  陈阳笑了笑,一边往苓松居里走,一边道:“刚才为何,你不让我进来,你们这里,谢绝访客吗?”

  “以前是不谢绝的,现在谢绝。”

  葛桑摇了摇头,然后嘟哝道:“原本爷爷是隐居于此,谁知道他的名声传了出去,前来求医的人,便络绎不绝,令爷爷不胜其烦。后来爷爷杀了好几个求访者,拒绝见任何人,过了一年多,现在来求医的人,这才少了些。”

  闻言,陈阳心头一跳,暗道:“别人前来求医,他却把别人杀了,这性格果然有些古怪。”

  似乎看出陈阳所想,葛桑忙解释道:“你可别误会了,爷爷杀的那些人,都是十恶不赦之徒。爷爷虽然不愿意给每个人治病,但他也并非是坏人。”

  “噢。”

  陈阳应了声,这时两人已经走进了草庐,里面的设施很简单,只有竹木打造而成的桌椅,但每样都很精致。

  就在客厅里,上首坐着一名老者,灰白的头发束在脑后,身着灰色长衫,衣服有些旧,但洗得很干净。

  他面色平静,目光看向走进来的陈阳,开口道:“禹青锋已经说得很清楚,你要在这里寄宿一年。这期年,你在这里好好修炼,需要丹药可以告诉我,想做什么事也随便你。不过,只有一个条件,不要打扰我和小桑。”

  陈阳本要行礼,谁知葛苓松居然先开口,他不禁一愣,然后躬身道:“晚辈陈阳,拜见葛苓松前辈。”

  “行了,在我这里,没那么多礼节。”

  葛苓松摆了摆手,对葛桑道:“小桑,你带他去后面那个空房间,他需要什么,你给他准备一下。”

  “好的,爷爷。”

  葛桑笑着应了声,她倒是比葛苓松热情多来,朝陈阳一招手,道:“跟我来。”

  “葛前辈,那我先退下了。”

  陈阳对葛苓松拱手告辞。

  在葛桑的带领下,陈阳在草庐中的一个房间安顿下来,他便打算闭关修炼。

  不过,葛桑却在房间里待着,问东问西,没有离开的意思。

  看样子,这姑娘也是一个人在这里憋得久了,好不容易找到个说话的伙伴,不肯轻易放过。

  聊了好一会,陈阳正欲找个借口,让葛桑自己离开,岂料这时外面却响起声音:“葛神医,还请你救救我妻子,她身怀六甲,却生了古怪的病症,如果不救治的话,她和胎儿,都会丧命,还请葛神医破例,帮帮我妻儿!”

  外面那声音带着哭腔,语气甚是焦急,但还是尽力保持着对葛苓松的恭敬。

  而根据声音传来的方向,那人站在栅栏外,没敢随意冲进苓松居。

  或许是葛苓松把别人杀怕了,没人敢进来。

  陈阳听到那凄惨的情况,不禁皱眉,看了眼葛桑,发现葛桑的面色也不太好看,走到窗户边,朝外望了眼,幽幽叹了口气。

  “葛桑,难道这种情况,葛苓松前辈也不救?”

  陈阳问道。

  葛桑道:“不是我爷爷不想救,而是他有自己的规矩,必须医一人杀一人。所以,如果他救了这孕妇,那便要杀另外两个人来填命。之前他杀那些来求医的凶恶之徒,便是给更早之前救的人填命。不然的话,他是不会杀人的。因为杀一人,他又要医一人。这笔账不好算,很是麻烦。”

  “真是个怪人。”

  陈阳嘟哝了句。

  葛桑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认为。”

  陈阳朝着窗外看了眼,道:“葛桑,那你爷爷,真的就坐视不理,不医治那女人吗?如果他不管,可是一尸两命。他研究医道,若是不用,岂不是违背医者之心。”

  “他又不是医生。”

  葛桑理所当然地说了句,然后又皱眉道:“不过,那女人的确是好可怜,要不我去求求爷爷。”

  陈阳朝着门口走去,道:“不用了,我去看看吧。我没有医一人杀一人的规矩,可以随便救人。”

  “你也懂得医道?”

  葛桑惊讶道。

  陈阳道:“略懂一二。”

  “怪不得你被送到这里,那位禹青锋院长,是想让你偷师的吧。”

  葛桑跟在陈阳后面,嘟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