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23章 左梓画

  陈阳跟着赵蕴缤,一路前进了五十里,到了玉江边上。

  赵蕴缤翻身下马,站在一丛芦苇前,指着前面的江域,背对陈阳,道:“你可知道,这是哪里?”

  陈阳看了眼玉江,没发现什么特殊之处,道:“这不就是玉江吗?”

  赵蕴缤回过头来,一双妩媚的丹凤眼,狠狠地瞪了下陈阳:“难道你没看出来,这就是我的牡丹船,停泊的江域吗?”

  听到这话,陈阳仔细一看,这才发现,还真是这样。

  他看向赵蕴缤,不知对方是什么意思,嘿嘿一笑,调侃道:“赵小姐,不会因为我进了你的牡丹船,你就要让我娶你吧?”

  “当然不是。”

  赵蕴缤白了眼陈阳,道:“不过,你伪装成孟子白,欺骗了我,难道这件事,你不给我个交代吗?”

  陈阳上下打量着赵蕴缤,虽然穿着铠甲,但也遮掩不了绝妙的身材。

  而且赵蕴缤的美貌,绝对是世间少有,尤其是一双柔媚的眼睛,若是放起电来,能把男人迷得神魂颠倒。

  “这……”

  陈阳面露为难之色,挠了挠脑袋,叹息一声,正色道:“既然你要交代,那我只能委屈我自己,以身相许了。”

  赵蕴缤嘴角一抽,气不打一处来:“谁稀罕你以身相许了。”

  陈阳无奈道:“那你想怎样?如果你不想和我成亲,只是占有我的身体,我……我也能忍,并且保证不会说出去。”

  “你……”

  赵蕴缤气得花枝乱颤,抬手指着陈阳,说不出话来。

  “嘻嘻。”

  陈阳展颜一笑,道:“行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说吧,把我叫到这里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哼!等等你就知道了。”

  赵蕴缤没好气地哼了声,转头朝着玉江江面看去,只见一艘扁舟朝着这边而来,她身形一纵飞向扁舟,对陈阳道:“跟着,上船。”

  陈阳心头狐疑,飞落船只之上,进入了只能容纳四五人的小小船舱之中。

  “子白!”

  一进船舱,陈阳定睛一看,发现里面不止有赵蕴缤,还有孟子白。

  不过,孟子白已经不是身着白衣的翩翩公子形象,而是换上了女装,一袭水蓝色的长裙,将她刚刚开始发育的身材勾勒出来,胸下粉色的丝绦系着一个小小的蝴蝶结,将长裙束拢,下摆则是撒开。

  她的头上左右盘着两个丸子发髻,粉嫩雪白的脸蛋上,并没有任何的胭脂水粉,但脸蛋上却有淡淡的微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刚刚走进船舱的陈阳,眼眸中闪过喜悦之色,整个人透着羞涩与可爱。

  “陈兄。”

  孟子白盈盈一拜,对陈阳施礼,语气很是轻柔,微微颔首,给人大家闺秀的感觉。

  这一幕,看得陈阳目光愣了下。

  他完全没想到,当孟子白换上女装之后,居然可以如此动人。

  如果这冲武星上,谁能娶到这样的女子,那简直是福分。

  不过,让陈阳有些头疼的是,孟子白是圣皇的后人,他并不确定,以后两人之间的关系,会发展到什么样。

  或许,会变成仇人。

  “子白,你不是走了吗?”

  陈阳收回思绪,向孟子白问道。

  “我还没得到蕴缤姐姐的原谅,我怎么能离开。”

  孟子白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走到赵蕴缤身旁,挽着赵蕴缤的胳膊,两人一副十分友好的模样。

  显然,她们经过私下沟通之后,已经和解了。

  对于孟子白这样的可爱之人,想必赵蕴缤也发不出什么火来,反而会喜欢上这女孩。

  赵蕴缤看向陈阳,冷声开口道:“我是其次,公主殿下之所以留下,是要向你告别。”

  “子白有心了。”

  陈阳笑道。

  “叫公主殿下,没大没小的,成何体统。”

  赵蕴缤挤兑了陈阳一句,朝着船舱外走去,道:“公主殿下,人我给你带来了,我就先告辞了。”

  “蕴缤姐姐,你别着急走呀。”

  孟子白急道。

  赵蕴缤掀起船舱布帘,回头看了眼陈阳,眼中露出复杂之色,迈步出去,一跃飞向江岸,道:“我还有事,告辞。”

  眼看赵蕴缤离去,孟子白追出船舱,可是赵蕴缤已是登岸远去,不见踪影。

  “陈兄,你说蕴缤姐姐,这是怎么了?”

  孟子白回到船舱,对陈阳道。

  陈阳觉得,赵蕴缤或许是处在两人中间,觉得有些尴尬,所以离开。

  不过,他并没有把自己的猜测,告诉孟子白,而是摇了摇头:“谁知道呢?或许,她真的有事吧。”

  陈阳话锋一转,问道:“对了,你什么时候返回中央大陆?”

  “和你告别之后,就离开。”

  孟子白眼中闪过留恋之色,显然还舍不得走。

  说着,她脸上露出歉疚之色,道:“陈兄,我的真名叫左梓画,之前骗了你,还请你别放在心上。”

  “我本就没在意。”

  陈阳笑了笑,在船舱里一坐,一副很随便的样子,随口问道:“对了,子白……不,梓画,你是圣皇的女儿吗?”

  “怎么可能?”

  左梓画莞尔一笑,坐在陈阳的对面,歪着脑袋想了想,道:“如果严格算起来的话,我应该是圣皇祖爷爷第十七代后人了。”

  “什么,十七代!”

  陈阳面露惊讶之色,没想到皇室已经传了这么多代了。

  不过想想也对,左隐寒已经建立天圣帝国几千年,传到第十七代,也不算太多。

  见陈阳惊讶,左梓画道:“皇室成员一代代相传,皇族枝繁叶茂,人员众多,就连我也弄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甚至很多不姓左的人,也有皇室的血脉。”

  陈阳问道:“皇室这么多人,怎么管理?我听别人说,圣皇已经许多年不现身,没有他坐镇皇室,如此多皇室成员,岂不是乱套了。”

  左梓画道:“皇室当中,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即使圣皇祖爷爷不出面,一切都会有条不紊的运转。并且皇室非常团结,即使有内斗,也是公平竞争,绝对没有人敢违反皇祖爷爷定下的规矩。”

  “什么规矩?”

  陈阳趁机问道。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