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18章 血银精

  随着卢钰的闪避,朝着陈阳拍下来的巨大手掌,猛然缩小,并且犹如弹簧收缩一般,嗖的朝着卢钰的方向回去。

  陈阳躲过一劫,看向卢钰,只见卢钰往左侧急退,想要躲开苍穹随心箭。

  “想逃,做梦!”

  陈阳盯着卢钰,念头一动,红蓝交织的箭矢方向转变,继续追着卢钰而去。

  “啊!”

  卢钰大吃一惊,没想到箭矢居然朝着自己追击而来。

  他确认,这箭矢是能量体,而且被陈阳释放了出来,并且和陈阳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

  既然如此,为什么这道箭矢,能够追踪自己?

  他来不及思索更多,慌忙继续闪避,可是箭矢紧追不舍,哪怕他微微转移方向,箭矢也能跟上。

  并且,箭矢的速度,比他移动的速度更快。

  只是眨眼间,就到了他跟前。

  他面色极为难看,如此情况,他自问已是躲不开这道箭矢的攻击了。

  “混蛋!”

  卢钰心头大骂,他仗着玄精臂和第四重地狱血意境,自以为胜券在握,谁知陈阳居然还有这样的压箱底手段。

  眼看箭矢近在咫尺,他只有把希望,寄托在玄精臂上。

  那金石般的手掌,瞬间变得巨大,把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严丝合缝,犹如一个圆形的防御舱。

  轰隆。

  苍穹随心箭射击在玄精臂手掌上,红蓝交织的箭矢爆破开,江底被掀翻,犹如巨大的铲子,在江底重重地挖了一下。

  包裹在手掌中的卢钰被轰飞,犹如炮弹般,窜出去几千米远,摔落在江底,咕噜噜地继续滚动。

  随着滚动,金石般的手掌,寸寸碎裂脱落,卢钰从里面滚了出来,头破血流,身上的骨骼,就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内脏更是大多移位,伤势极为惨重。

  他跌落在江底,玄精臂自手肘处断裂,被苍穹之怒一箭轰碎,残渣落在玉江底部,找也找不到。

  只剩半截的玄精臂,没有了那可怕的气息,犹如一截石头插在卢钰的肩膀上。

  显然,玄精臂损坏了。

  卢钰大惊,连忙服下丹药,运转真元,狠狠地看了眼陈阳,有气无力道:“陈阳,这个仇结下了,我将来必然取你性命。”

  “以你重伤之躯,你以为能逃走吗?”

  陈阳冷笑一声,嗖的从苍穹随心箭搅动的污水中冲出来,朝着几千米外的卢钰猛攻而去。

  “哼!”

  卢钰冷哼一声,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和恨意,转身便朝着玉江下游疾驰而去。

  刚刚移动时,他的速度很慢。

  但陡然间,他化作一道血芒,身后水流窜动,速度极快,瞬间便远离千米,渐渐消失不见。

  “好快的速度。”

  陈阳眉毛一挑,却是被卢钰这种提升速度的秘法所震惊。

  他明白过来,这秘法,肯定是卢九鼎传给卢钰的,两人在逃命时,都是使用了这样的秘法。

  “让他活着也正好,他天赋异禀,未来或许会成为我对战圣皇的盟友。”

  陈阳心里暗道,当即收起火舞剑,便欲回到玉江之上。

  就在这时,大炮在江底奔跑,从下游回来。

  只见他的嘴里,叼着一截古怪的石头,看起来形状有些像是手臂。

  陈阳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这截手臂,不正是卢钰剩下的那半截玄精臂吗?

  “哪来的?”

  陈阳从大炮嘴里,把玄精臂扯下来,问道。

  “汪汪汪……”

  大炮叫嚷了几声,陈阳明白过来,原来大炮在干掉绿袍修者之后,返回途中遇到了逃命的卢钰,便冲上去攻击,谁知只咬下了一条手臂,被卢钰给逃了。

  “卢钰的速度那么快,你居然能咬中他,还能把坚硬的玄精臂咬下来,你倒是厉害。”

  陈阳夸赞了大炮一句,大炮一脸兴奋,摇头摆尾地对着陈阳汪汪直叫,想要讨要妖丹吃。

  不过,陈阳手中妖丹都没了,也懒得和大炮多说,直接收入了纳戒之中,让他自己在里面抱怨去吧。

  接着,陈阳观察了下手中的玄精臂,这显然是一种特殊的炼器手法,炼制成手臂,然后与人类身体接在一起,变成如臂致使的武器。

  刚才如果不是玄精臂,卢钰肯定被苍穹随心箭击杀了。

  更可怕的是,这个玄精臂能够随着寄生者的境界,而提升威力,这就有些奇特了。

  这不仅需要特殊的材质,更需要相当高明的炼器手法才行。

  即使是玄级炼器师,也未必都能炼制出来。

  “这材质应该是血银精,所以能够和人体血脉连接融合,从而成长起来。不过,这种炼制手法,和《仙魔道典》中记载的有些不同。看来,这冲武星上,也有一些高明的炼器师。只是不知,卢九鼎是找的谁,炼制了这条古怪的手臂。”

  陈阳拿着玄精臂,思索了下,最后把玄精臂收入了纳戒之中,打算以后用来炼器。

  血银精与人体血脉连接,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不过用来炼制普通兵器的话,依旧不错,能够变换形态。

  当然,那样的话,血银精炼制的兵器,就没有机会成长到玄器的级别,顶多也就是十二纹天器。

  对现在的陈阳来说,也够了。

  一切搞定,陈阳返回玉江江面。

  这时,江底阴暗处,一道身影显现出来,赫然是毛笙。

  孟子白担心陈阳有危险,所以让毛笙暗中跟着陈阳,保护陈阳的安全。

  可是毛笙却发现,根本用不着自己出手,陈阳就把一切都搞定了。

  哪怕刚才,他都以为卢钰要干掉陈阳,谁知道在关键时刻,陈阳居然使用了一把神奇的弓箭。

  “那把弓箭是什么品级的兵器,居然比我见过的四纹玄器还可怕?”

  毛笙沉吟了句,摇了摇头,也没多想,回到江岸上,对等待已久的孟子白道:“公主殿下,陈阳安全了。”

  “呼,这我就放心了。”

  孟子白拍了拍小胸脯,朝着玉江上看去。

  毛笙道:“公主殿下,我们是时候该回临玉城了。”

  眼看战局即将结束,孟子白也就不再担心,当即和毛笙一起,返回临玉城。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