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04章 背叛者和卧底

  见卢九鼎镇定无比,众人都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赵广看了眼落在江中的楚默然尸体,眼眸凝缩了下,打算先发制人,高声喝道:“各位西大陆的正道之士,大家一起出手,除掉卢九鼎。”

  他话音刚落,主席台上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站在上面的各位大佬,以及主席台前的十八名青年才俊,纷纷避让开。

  整个主席台都被轰破,碎屑漫天飞舞,烟尘滚滚。

  一道身影搜的冲出来,竟是比别人都慢了一步。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那人赫然是虎啸学院院长八千凿,他浑身鲜血淋漓,左半边身子的肌肉支离破碎,露出了森森白骨,伤势十分惨重。

  见此,刚才飞离主席台的诸位大佬,都为之变色。

  八千凿连忙服下丹药,指着坍塌的主席台,怒吼道:“齐德阳,你为何伤我?”

  紧接着,又一道身影,嗖的从坍塌的主席台中冲出来,飞到了卢九鼎的身边站定,正是万岛盟的盟主齐德阳。

  齐德阳冷笑一声,对八千凿道:“你离得我最近,我当然是打你。”

  众人见齐德阳是投靠了卢九鼎,都感到十分的惊讶。

  一时间,人人自危,皆是露出警惕之色,生怕自己身边的人,可能在此之前,已经暗中投靠了卢九鼎,会对自己突然下手。

  赵广的呼吁成了空口号,人人自危,却是没有谁敢贸然出手,去对卢九鼎发起进攻。

  赵广指着齐德阳,怒吼道:“齐德阳,你为何如此做?”

  “赵郡守,抱歉了。”

  齐德阳朝着赵广拱了拱手,道:“我万岛盟也需要发展,而卢教主能够给我这个机会。现在就连圣皇,也同意西火教在灵舟大会上,灭杀各大势力的强者,那么西火教崛起,无疑是大势所趋。我顺势而为,便可昌盛。若是逆势而为,只怕下场和诸位一样,唯有一死。”

  “你这无耻之徒,不得好死!”

  赵广冷喝道。

  就在这时,突然在主席台上空,君落花被身后之人偷袭,一道神通朝着他轰击而来。

  他背对偷袭之人,对方突然攻击,他却是来不及闪避。

  刹那间,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是一只身披甲胄,蜷缩成一团的妖兽。

  轰隆。

  那妖兽被轰得爆出一团血雾,往后压在了君落花的背部。

  君落花止住前冲的势头,转过身了,将那妖兽抱住,只见妖兽甲胄裂开,鲜血淋漓。

  这是他的契约妖兽,名为硬兽。

  眼见硬兽受伤,他面色一沉,朝着攻击自己的那人看去,口中吹了声口哨。

  只见天空中两只飞行妖兽飞落下来,直奔那人攻去。

  噗嗤、噗嗤。

  两道指芒激射过来,拦住了君落花的两只妖兽,将其逼退。

  刚才攻击君落花的那人,趁机飞到了卢九鼎的身旁,和齐德阳并排站立在卢九鼎的身后。

  “于堡主!真没想到,当初我还救过你,如今你居然投靠卢九鼎,还暗中偷袭我。”

  君落花将两只飞行妖兽召回,对偷袭他的那人怒视道。

  “抱歉了,我也是为了前途。”

  于堡主对君落花歉意地拱了拱手,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只见卢九鼎对他传音说了几句话,他的面色又变得坚定无情,不再理会君落花。

  紧接着,只见万岛盟和于堡主的人马,趁着别人不注意,纷纷对旁边看台的人发起攻击,然后也不管是否击中,全都飞到了卢九鼎那边去。

  他们不敢留在看台,不然被旁边其他势力的人围住,就别想离开了。

  见有两个势力投靠了西火教,众人的面色更显阴沉。

  连势力都投靠了,其他个人,只怕更危险。

  一时间,人人自危,比先前更加警惕,纷纷拉开距离,不敢相信身边任何一个人。

  刚才主席台上的各势力首领,暗中真元传音交流后,四大学院的院长、符文公会会长先聚集在了一起,商议对策。

  至于其他人,他们显然是还未确认身份,所以并没有拉拢到一起。

  说了几句话后,司空子骞站出来,开口道:“卢九鼎,虽然我们各势力,只派了一部分人来参加灵舟大会,但高手如云,你想要战胜我们,只怕不容易。你想要什么,不如我们谈判一下,省得两败俱伤?”

  “司空会长,我西火教的目标,是统领整个西大陆的势力。当然,帝国区除外。如果你们各势力,愿意归附我们西火教之下。那么,我就可以和你们谈判。否则的话,免谈。”

  卢九鼎依旧是一脸笑意,可是给人十分可怕的感觉。

  他话音刚落,看台上又有一人突然出招,灭杀身旁十几人,腾空飞到了卢九鼎的身后。

  众人看清那人模样后,发现那人居然是龟蟒学院副院长,洪天熔。

  不等大惊失色的许凌虚发问,洪天熔便冷笑道:“许凌虚,你不用太惊讶,我本来就是西火教的人,只是一直在龟蟒学院当卧底。”

  闻言,众人骇然。

  就连副院长,也能是西火教的卧底,西火教对其他势力的渗透,未免太可怕了。

  既然龟蟒学院是这样,只怕其他学院,一样有这样的情况。

  即使不是副院长,那么长老,高阶弟子等人当中,必然有这样的卧底。

  司空子骞皱了下眉头,对卢九鼎道:“要想各大势力都归附你,那是肯定不行的。我们可以给你一些东西,或者是地……”

  “不用了。”

  卢九鼎摇了摇头,打断司空子骞的话,道:“我既然敢在你们齐聚灵舟大会之时,对你们发难,就必然有我自己的把握。我也不想多费唇舌,就算你们归附我,我也不放心。该死的人,就死吧,不用多说话了。”

  卢九鼎的话很狂,可是,却没有人质疑他的狂。

  众人只是担忧,卢九鼎到底还有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这么多人。

  轰隆。

  突然,玉江之下,传来巨震。

  原本平静的玉江,水流滔天而起,犹如逆流向了天空一般。

  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比感应巅峰还强,从玉江之下传来。

  众人大惊,难道有神魄境强者不成?

  “御水九龙阵,我在玉江中布置了快三年,是时候让你们尝尝滋味了。”

  就在众人惊疑之时,卢九鼎莞尔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