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94章 战三妖

  擂台上,陈阳躲开开四翼白头雕的攻击后,他只觉背后传来强烈的危机感,他连忙闪避,躲过攻击。

  可是,他刚刚躲开,又有攻击袭来,却是应接不暇。

  他定睛一看,只见擂台边的湖马兽,一边吞食湖水,一边不断朝着他喷射水箭。

  那些水箭接连不断,呈现为扇形,将他这片区域封锁了起来。

  但仔细一看,他却又发现,湖马兽释放的水箭,把奔雷豹和四翼白头雕都避开,只是在攻击他。

  要知道,奔雷豹和四翼白头雕也在移动,可湖马兽依旧能做到如此精准的避让,实在是不简单。

  这些水箭,攻击力不是很强,若是击中的话,还不至于会造成重伤。

  可是一旦被击中,陈阳必然行动受阻,会被奔雷豹追上。

  四翼白头雕的妖气攻击,也会击中他。

  所以,湖马兽的水箭攻击,更多是为了封锁他的行进路线,给自己另外两个同伴争取进攻的机会。

  四翼白头雕远程攻击,奔雷豹近身追击,远近结合,攻势更强。

  “这三只妖兽,好厉害的配合。”

  陈阳一边躲闪水箭,一边远离奔雷豹,还得同时闪避四翼白头雕的妖气攻击。

  他应接不暇,根本连还击的机会也没有。

  否则的话,只要他一出手,必然闪避迟缓,会遭到对方的攻击。

  他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心知自己如果不先把水箭破解的话,那么迟早会中招。

  “咯咯咯……”

  擂台上,轩羽迪望着空慌张躲闪的陈阳,咯咯地笑了起来。

  战斗到目前为之,她还未出手。

  这才是驯妖师最大的优势,一切交给妖兽解决,自己只需看戏。

  “她的妖兽太强了,陈阳不是对手。”

  “还未出手,就已经把陈阳逼到了这个份上,看来这场战斗,胜负已定了。”

  “靠着这三只妖兽,轩羽迪能稳夺第一。”

  ……

  眼看陈阳被逼得毫无还手之力,全场都以为,战局已定。

  可就在这时,只见那只释放水箭的湖马兽,突然停止了放射水箭,身子一歪,便从擂台边缘跌落在玉江之中。

  巨大的水花腾起,它速度极快地朝着江水之下潜去,巨大的黑影越来越小。

  紧接着,只见江水翻腾,江底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也不知道湖马兽到底在下面干什么。

  “怎么回事,湖马兽怎么突然跑了?”

  “该不会是轩羽迪故意的吧?”

  “她占据优势,怎可能让湖马兽撤退,肯定是别的原因。”

  “难道是陈阳对湖马兽使用了神识攻击?”

  终于,有人说到了点子上。

  众人恍然大悟,但却感到十分地震惊,因为都没料到,陈阳的神识攻击不止对人类修者有用,就连妖兽也避免不了。

  搞定了湖马兽之后,没有了漫天水箭的干扰,陈阳不用躲避水箭,顿时就轻松了许多。

  “厉害,竟然用神识攻击,先击退了我的湖马兽。”

  轩羽迪眉毛一挑,脸上露出担忧之色,看了眼自己另外两只妖兽,心想如果陈阳对着两只妖兽,也使用神识攻击,那自己的战力,可就大幅削弱了。

  但紧接着,她就放松下来,暗道:“看样子,陈阳一次只能针对单体进行神识攻击,不然的话,他绝不会只攻击湖马兽,而放过奔雷豹和四翼白头雕。”

  这个猜测,轩羽迪却是猜对了。

  就在此时,陈阳手中阴阳合挥出,器纹激活,阴阳鱼图在剑尖出现,使整把剑看起来,犹如撑开的雨伞。

  四翼白头雕双眼刚刚释放的妖气光束,轰击在阴阳鱼图上,被牵引着分裂撞击,威力大幅削弱。

  陈阳没有闪避的意思,体表黄色光芒流转,八荒霸体发挥到极致,硬抗下了这道只剩残存力量的攻击。

  他身体一震,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虽然受了点伤,但并无大碍。

  紧接着,他去势不减,疾风意境发挥到极致,直奔四翼白头雕而去。

  他的后面,雷霆闪烁,正是奔雷豹穷追不舍。

  不过,陈阳在奔雷豹追到自己之前,飞落在四翼白头雕的身上,手中阴阳合星能凝聚,一剑朝着四翼白头雕的背部捅下去。

  如果是野外的妖兽,或者是其他人的妖兽,陈阳杀了也就杀了。

  不过这四翼白头雕是轩羽迪的,他自然不能随意杀死,所以才会攻击背部,造成重伤即可。

  眼看陈阳一剑刺出,站在擂台上一直没动手的轩羽迪,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之色,连忙腾空而起,刷的取出一把九纹天器宝剑,朝着陈阳攻上去。

  见此,众人这才知道,轩羽迪手中,竟然有一把九纹天器宝剑。

  她反应虽快,但终究慢了半拍。

  噗嗤。

  陈阳一剑刺入了四翼白头雕的背部,把那巨雕疼得疯狂地扭动身躯,背部鲜血如注,眼神中满是狂怒之色,接连发出痛苦的嘶鸣。

  陈阳站在四翼白头雕的背部,握紧了插入背部的阴阳合,当成扶手,任由四翼白头雕怎么摆动,他就是不松开。

  “吼……”

  这时,奔雷豹脚踏雷霆,追了过来,前腿一巴掌朝着陈阳的脑袋拍过来。

  只见雷霆缭绕在它的前爪上,威势凶猛,犹如晴天霹雳。

  陈阳连忙把阴阳合从四翼白头雕的背部拔出,身形一动,躲避奔雷豹的攻击,同时手中宝剑一挥,使出“陨落星辰”,朝着奔雷豹斩击而去。

  眼看星辰剑气释放而出,突然,斜刺里一道剑芒冲击而来,拦截在星辰剑气之上。

  轰隆一声巨响,那道剑芒溃散,星辰剑气的威力,也大幅削弱,并且速度减慢。

  “吼!”

  奔雷豹张开嘴,不惧大了它十几倍的星辰剑气,一口咬了下去。

  噼里啪啦的电芒,缭绕在他的锋利牙齿上。

  当牙齿触碰到星辰剑气的刹那,竟是将剑气撕裂,劲风席卷,能量乱流冲击,奔雷豹被震得往后退,从空中摔落而下。

  只见它口中血肉模糊,牙齿虽然没碎,但却受了皮肉之苦。

  眼看它坠落了十几米,突然一个扭腰,脚踏雷霆,又凌空朝着陈阳奔跑而来,气势汹汹,丝毫没有因为口腔的伤势而有所畏惧。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