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75章 能杀人吗?

  赵昊却是没想到,自己抽到的令牌,居然会是二十。

  这也就意味着,他排名二十。

  他愣了下,也没多说什么,把令牌握在手里,一言不发。

  旁边其他人,见他运气这么差,都是忍住了笑。

  不过,既然赵昊拿到了“二十”,至少证明,这些令牌中,并没有猫腻,非常的公正。

  不然的话,他作为赵广的养子,又怎么可能,拿到最末的数字。

  当即众人纷纷出手,抓取漂浮虚空中的令牌。

  令牌一到手,每个人都催动真元,观看自己得到的数字,到底是什么。

  二、三、四、五……

  等等数字,一个个显现出来。

  拿到排名前列的,自然是面露喜色。

  至于拿到后面的,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心里难免会不高兴。

  陈阳也随手抓取了一个,催动真元,数字从令牌上显现出来,赫然写着“一”字。

  “运气也太好了。”

  陈阳笑了笑,正欲收起令牌,只见周围的目光,全都朝着自己看过来。

  所有人都在观察着,到底是谁拿到了“一”号。

  却没想到,居然被众人当中,境界最低的陈阳给拿到了。

  “哼,就凭他,居然也拿一号!”

  拿到十一号的许博简,瞥了眼陈阳,面露冷色。

  鲁登峰目光眯缝了下,心里暗道:“陈阳居然拿到一号,必然成为众矢之的,简直是找死。”

  “陈阳徒有虚名,不配第一。不过能留到现在,他的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九华城的沈思,摇头道。

  赵昊眼中闪过冷芒,想到自己的“二十”号令牌,眼眸凝缩了下,虽没有多言,但却透着不满之色。

  ……

  陈阳身边其余十九人,大部分人,都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认为陈阳不配第一。

  尤其是那些拿了排名靠后的令牌,更是对陈阳冷眼相向。

  于此同时,全场的观众,也把令牌显现出来的一个个数字,全都看在了眼里。

  俗话说得好,受关注的,必然是第一。

  所以,其他人拿了多少号的令牌,没几个人多在意。

  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在了陈阳的身上。

  “我就说吧,他不过是运气好,居然又拿到了一号。”

  “一号又如何,我不信最后的排名,就这么决定了。”

  “如果后面继续战斗,他必然原形毕露,上面任何一个人,他都不可能战胜。”

  “让他走到现在,已经是便宜他了。”

  “他这个第一,只怕也当不了多久。”

  ……

  全场的议论,几乎一面倒的,认为陈阳就是个运气好的弱者。

  这些言论,陈阳听在耳中,只是莞尔一笑,并未当回事。

  他目光一转,看了眼林柔,只见林柔手中的令牌,显现出来的是数字“九”。

  虽然不是太靠前,但运气也不错。

  他又看了眼王泽鸿,是“十四号”。

  就在这时,只见赵广抬手往上空一指,众人手中的令牌,就全都腾飞起来,悬浮在了主席台的上空,分为两列排开。

  赵广真元催动,那些令牌全都变得足有门板大小。

  紧接着,漆黑的字迹,在令牌上显现出来,从左往右,分别写着一、二、三、四……

  而在数字的下方,令牌上又显现出,每个人的名字。

  第一、龙脊学院:陈阳;

  第二、北刀门:邓玉堂;

  第三、灵宝阁:肖战;

  第四、虎啸学院:雷百炼;

  第五、符文公会:紫川铭;

  第六、天云寺:净空和尚;

  第七、普渡岛:黄重恩;

  第八、凤鸣学院:轩羽迪;

  第九、龙脊学院:林柔;

  第十、九华城:沈思;

  第十一、赤寅郡:赵蕴缤;

  第十二、符文公会:许博简;

  第十三、昆山剑派:薛一剑;

  第十四、龙脊学院:王泽鸿;

  ……

  第十八、龟蟒学院:鲁登峰;

  第十九、玲珑门:姚莺儿;

  第二十、赤寅郡:赵昊。

  这下子,前二十的排名顺序,所有人都看得是清清楚楚了。

  当然,众人知道,这绝不是最终的排名。

  “升擂台!”

  令牌在主席台上空稳定后,赵广朝着前方玉江水面,朗声喊道。

  他话音一落,玉江之下,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只见一个巨大的正方形黑影,从玉江之下,渐渐地往上升起。

  哗啦。

  黑影浮出了水面,这赫然是一个边长两千米的正方形擂台,完全由精钢打造而成,上面还篆刻了稳固阵法,来增强防御力。

  水流哗啦啦地从擂台表面流下去,擂台下粗壮的柱子,足有一千根,每一根都有一米粗,从江底撑起,十分雄壮。

  擂台升起水面五十米后,这才停下来。

  如此巨大的擂台,也不知花费了多少精力,才制造出来。

  “现在,我宣布最后一轮的规则。”

  就在众人,观察着擂台的时候,赵广指着主席台上空的令牌,朗声道:“这个排名,并不是最终排名。接下来,你们自由挑战,由第一名开始,任意挑选对手。”

  “战斗双方,获胜的一方,如果排名低于落败方,那么可以取代败方的排名。总共进行五次挑战,五次之后,排名最终确定。”

  这个规则一出,众人都愣了下。

  一般来说,在这种情况下,要重新确定排名,应该是倒着来,排名靠后的先挑战。

  可赵广所言的规则,却是从第一名,率先开始挑战。

  这样一来,第一名不可能再提升,那么和任何人打,都无疑是浪费精力。

  可是,又必须选择对手。

  若是落败,便直接降排名。

  但如果胜了,也没什么好处,第一名刚刚打完,万一别人又继续挑战第一名,这对第一名非常不利。

  而且人人都想排名靠前,那么挑战排名前列,尤其是挑战第一命的人,肯定会有很多。

  所以,这个规则,对第一名,以及其他排名前列的人来说,考验更大。

  他们所处的环境,更加凶险。

  就在众人,思索着这个规则的时候,赵广道:“现在,由暂时排名第一的陈阳,挑选一名对手吧。另外,此战之中,为了公平,所有人不得借用长辈兵器,否则视为犯规,直接判为落败。”

  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了陈阳的身上。

  众人无不好奇,陈阳到底会选择谁,作为自己的对手。

  在大家看来,无论他选择谁,最后都必然落败。

  陈阳出列,目光在其他人身上扫了眼,却眼珠一转,看向了赵广,问道:“赵郡守,能杀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