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59章 可能是大姨妈来了

  见赵蕴缤生气,孟子白愣了下,道:“赵兄,我真不是找借口,我……我也是有难言之隐。”

  “难言之隐,什么难言之隐?”

  赵蕴缤怒道。

  她此刻弄清楚了真相,感觉自己被陈阳和孟子白联手耍了,气得是火冒三丈。

  孟子白脸色通红,急得跺了下脚,道:“既然是难言之隐,我当然没办法说出口。”

  “哼,说白了,你也不过是戏弄冰云罢了。”

  赵蕴缤冷哼道。

  不等孟子白解释,她转头看向陈阳,冷声道:“陈阳,我答应你的一件事,我一定做到,这仅仅是因为我赵蕴缤言出必行。至于你的人品,我赵蕴缤,永远不可能认可。你就是个骗子,令人可恨的骗子!”

  说完,赵蕴缤转身急速飞走。

  “可恶,太可恶了。我坦诚相待,可是这两个人,却欺骗于我,把我玩弄鼓掌之间!混蛋,真是混蛋!”

  赵蕴缤心头大骂,怒不可遏。

  可是,她想到之后的“孟子白”,是陈阳假扮的时候,却有种异样的感觉。

  毕竟陈阳为了她,当时和鲁登峰打了一场,最后险胜。

  这份气魄、胆色、智谋,她心里还是很佩服。

  而且,有些小小的感动。

  想到这里,赵蕴缤没好气道:“呸,我在想什么,陈阳这个混蛋,不过是个小人罢了。如果他真是正人君子,第二天假扮孟子白的时候,他就应该告诉我真相。哼,一直骗我,实在可恶。”

  见赵蕴缤气呼呼地离去,陈阳觉得她的反应是理所应当,却又有些出乎意料。

  他明白,赵蕴缤对孟子白,肯定没那么深的感情。

  她之所以如此生气,更多的原因,是因为被骗了。

  看来,这也是个耿直的人。

  眼看赵蕴缤远去,陈阳想了想,决定告诉她真相。

  不然的话,孟子白就含冤了。

  而且赵蕴缤自己,只怕这个心结,也不容易消去。

  于是陈阳传音道:“赵小姐,这件事,你还真怪不了孟子白。她之所以不敢再去见你,是因为,她也是个女人。”

  “什么,她是女人?!”

  赵蕴缤大吃一惊,却是怎么也没联想到这点。

  她飞行的动作停顿了下,回头看了眼,有了陈阳的提点,她联想到孟子白的举动、言语、眼神等等,可不是女人才有的吗?

  之前她还觉得,孟子白的缺点是有些娘,现在才知道,别人根本就是女人。

  想到自己居然对一个女人有感觉,赵蕴缤不禁身子一麻。

  陈阳接着传音道:“赵小姐,孟子白她其实很善良,她是担心你真的喜欢她,所以她才会骗你。而且你后来让人给她送信,她也的确来灵舟大会了,就是为了看你。”

  赵蕴缤沉默了下,传音道:“我倒是可以原谅她。至于你,我是不会原谅的。你想让我做什么,最好尽快告诉我。等我办成之后,我再也不想和你有任何的联系。”

  陈阳道:“其实你答应我的事情,可以不做,也没关系。”

  赵蕴缤冷声道:“我向来是言出必行,你想好了,再到郡守府来找我吧。”

  陈阳心想,我不去找你,不也一样。

  眼看赵蕴缤渐渐远去,就要离开传音的范围,陈阳忙道:“对了,赵小姐,有关孟子白的身份,你暂时假装不知道。”

  赵蕴缤道:“用不着你教。”

  眼看赵蕴缤渐渐消失,孟子白一脸茫然的表情,对陈阳道:“陈兄,怎么回事,这位赵兄怎么突然生气了?该不会,我骗冰云姐姐的事情,让他生气了吧?”

  “她可能是大姨妈来了。”

  陈阳撇嘴道。

  “大姨妈?”

  孟子白一副思索的模样,似乎在找自己的问题。

  沉默了下,她对陈阳道:“对了,我刚才一见赵兄,发现她和冰云姐姐非常相似,该不会,他们是亲戚吧?”

  听到这个猜测,陈阳嘴角一抽,心说孟子白也真是够糊涂的,难道就不会想,赵蕴缤就是冰云?

  陈阳道:“应该不是亲戚,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孟子白眼珠转动了下,道:“陈兄,今天有些奇怪,我怎么没见到冰云姐姐,她该不会,在玉江水城中出现意外吧。”

  陈阳道:“你放心好了,我看见她出来了,你应该是没注意到她。”

  “唉,我这件事,你说怎么办呀?”

  孟子白感叹道。

  两人一边聊着,朝着临玉城飞去。

  回到临玉城后,他们分道扬镳。

  孟子白刚刚转过一条小巷,旁边就闪现出一人,跟随在她的身后,正是毛笙。

  “毛叔叔,今天多谢你出手帮陈兄。”

  一见毛笙,孟子白笑眯眯地道了声谢。

  毛笙道:“公子,我的职责是保护你的安全,今天之所以出手,更多是因为灵舟大会被人破坏了规矩,而不是救陈阳。”

  “嘻嘻,总之你救了他,我就谢谢你。”

  孟子白笑道,蹦蹦跳跳地进了被包下来的客栈。

  ……

  郡守府内,很快传出消息,对于今天破坏规矩的万岛盟和浩山剑宗,分别处以一千万灵石和一百万灵石的处罚。

  这些灵石,并不是没收进入赤寅郡的府库,而是直接交给了龙脊学院。

  当然,如此数量的灵石,万岛盟和浩山剑宗并不会随身携带。

  两个势力接受了处罚,答应在灵舟大会结束之后,派人给龙脊学院送上门去。

  也不用担心,他们事后反悔。

  因为如果反悔的话,不止是得罪赤寅郡郡守赵广,更是蔑视帝国皇室尊严。

  毕竟,毛笙代表皇子发话,要整顿规矩。

  他们可不敢,和天圣帝国抗衡。

  崔颢盛从郡守府出来,是彻底地没了脾气,向齐德阳告辞后,灰溜溜地离开。

  齐德阳也回到住处,刚刚走进大门,就有人通报,龟蟒学院的首席大弟子鲁登峰,已经在客厅等候多时。

  万岛盟和龟蟒学院,并没有什么交情。

  齐德阳和鲁登峰,以前也并不相识。

  现在鲁登峰登门造访,齐德阳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有什么用意。

  他走到客厅,只见鲁登峰正在和蓝正阳聊着,两人似乎聊得很投机,蓝正阳正在指责陈阳的不是。

  “盟主!”

  “齐盟主!”

  见齐德阳回来,两人都连忙起身,迎了上来。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