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50章 沮丧

  脊刺陀头蛇的速度极快,陈阳只见黑影一闪,它已是嗖的窜到了大炮的旁边。

  不过,令陈阳感到奇怪的是,陀头蛇没有攻击大炮,而是盘在旁边,绕行兴致地看着大炮吞食音爆龙龟的鲜血。

  大炮也像没看见脊刺陀头蛇似的,兴奋地吞食着鲜血,眯缝着眼睛,脸上满是销魂的表情。

  不一会,音爆龙龟的身体,干瘪了下去。

  如果不是坚硬的龟壳撑着,只怕它会整个瘫在江底。

  吞食了那么多鲜血,大炮的肚子虽然撑起来一些,但却并不明显,也不知他是不是把龙龟的血液消化了。

  “嗝。”

  喝完了龙龟的血,大炮打了个嗝,挠了挠肚子,一脸满足的表情。

  此时,他才注意到旁边一直盯着自己看的脊刺陀头蛇。

  “汪汪……”

  大炮转头对着脊刺陀头蛇叫了两声,脸上露出讨好的微笑,给对方打了个招呼之后,竟是直立起来,对陀头蛇拱了拱手。

  同样是面对感应后期的妖兽,龙龟的血好吃,你就敢打,陀头蛇的不好吃,你就害怕了?

  看着大炮那怂样,陈阳是相当的无语。

  这时,大炮恭喜刚刚做完,他身子一挺,砰咚便躺在了地上,身体十分僵硬,显然不是犯懒睡觉。

  “汪汪汪……”

  大炮惊叫几声,想要活动自己身体,可是却发现动不了。

  他茫然失措,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见此,陈阳明白,龙龟中了陀头蛇的麻痹剧毒,毒液就在血液里,现在血液被大炮给吞食,他自然也中毒了。

  “嘶嘶……”

  旁边的陀头蛇发出叫声,嘴角竟是露出了笑意,显然是觉得大炮被麻痹非常地可笑。

  “汪汪汪……”

  大炮幽怨地朝着陀头蛇叫了几声,可是陀头蛇根本没理会,就差笑出声了。

  陀头蛇笑了一会,突然身子一动,嗖的一下,从旁边的地洞,朝着地底钻了下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它并没有对大炮下手。

  或许,它认为大炮太弱小,不值得出手;

  又或者,刚才大炮对付龙龟,它把大炮当成了战友。

  原因并不重要,见大炮活了下来,陈阳是一阵庆幸。

  等陀头蛇完全消失,陈阳连忙飞到大炮的身边,一脚把大炮踢得撞在了龙龟的龟壳上,没好气道:“你疯了,刚才找死啊!”

  “汪汪……”

  大炮叫了两声,和陈阳争辩。

  陈阳冲上去,又是踩了大炮两脚,这才把大炮倒提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汪呜……”

  大炮一脸委屈地叫道。

  陈阳道:“放心,脊刺陀头蛇的剧毒只有麻痹效果,你还死不了。”

  说完,他给大炮塞了颗丹药在嘴里,虽然对麻痹剧毒没用,但大炮身上遍体鳞伤,还是需要丹药治疗。

  陈阳给大炮把身上的伤势爆炸之后,过了一会,麻痹剧毒的效果越来越强烈,大炮就连声音也没办法发出了,只有一双眼睛还能转动。

  他那一双眼睛,则是直溜溜地盯着龙龟的脑袋。

  陈阳知道,这死狗,肯定是惦记着妖丹。

  等陈阳把妖丹取出来后,大炮果然是眼睛放光,可惜不能行动,不然肯定会扑上去。

  “等你恢复了,再给你吃这颗妖丹。”

  陈阳承诺后,把大炮和妖丹,分别收入了不同的纳戒中。

  现在放大炮的那个纳戒,别的灵草、丹药、妖丹之类能吃的东西,他全都不敢放进去。

  否则,必然会被大炮吃掉。

  这城主府十分诡异,陈阳不打算久留,立刻远离而去。

  行进了十里之后,她潜伏一座房屋之中,把纳戒中的张虞溪放了出来。

  “张师姐,你没事吧?”

  陈阳问道。

  “我没事。”

  张虞溪回答后,上下打量着陈阳,问道:“怎么样,蓝正阳他们呢?”

  闻言,陈阳这才想起。

  刚才把蓝正阳打得落入城主府宫殿之中,却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死了没有。

  摇了摇头,他也不打算再过去查看了。

  如果蓝正阳还活着,那就算他命大。

  陈阳把刚才的经过,给张虞溪讲了一遍,张虞溪听完后,这才知道,后来居然出现了感应期的妖兽。

  对于陈阳能够活命,她感到十分的震惊。

  沉默了下,张虞溪瞄了眼陈阳,道:“谢谢你救我。”

  陈阳笑道:“我进入龙脊学院的时候,张师姐对我多有照顾,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只是因为这个吗?”

  张虞溪突然问了句,不等陈阳回答,她话锋一转,道:“对了,现在我们怎么办,就这样躲在这里?”

  陈阳走到门旁,朝着外面看了眼:“我打算去找柔柔。”

  张虞溪愣了下,反应过来,陈阳所说的柔柔,是林柔。

  她问道:“你为什么不先找林师姐,而是先找我?”

  陈阳回头道:“因为你的处境更危险,所以我先找你。”

  得到答案,张虞溪心里莫名地有些沮丧,道:“这意思是说,我比林师姐弱吗?”

  “你想到哪里去了?”

  陈阳发现不对劲,连忙转移话题,道:“走吧,张师姐,我们去找林师姐。说不定路途上,能够遇到学院的其他师兄弟。”

  “嗯。”

  张虞溪应了声,没再多说什么。

  陈阳二人,继续上路,在玉江水城中,漫无目的地前进。

  接下来,他们又遇到了几个人。

  他们两个都是真府中期,在进入玉江水城的人当中,属于境界最低的那波人,自然被别人当成了软柿子。

  可最后这些人,都吃了亏。

  要么被陈阳直接干掉,要么就是被夺走了纳戒,然后传送离开了玉江水城。

  不知不觉中,陈阳竟是收获了好几件七纹天器。

  不过八纹天器,却是较少。

  马旦和蓝正阳有,可惜一个被章鱼捏爆,一个落在了城主府里。

  “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想必五十人的名额,就快决定下来。我们再继续找下去,也没多大意义了。”

  找了几个时辰后,陈阳回头对身后的张虞溪道。

  不料这一回头,他却是看到张虞溪身后不远处,两道身影,急速朝着这边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