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34章 九纹天器宝甲

  一边低空飞行,陈阳一边把虞翻和王章的纳戒拿出来看了看。

  可惜上面还有神识印记没有抹去,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陈阳暂时也看不到。

  现在他忙着寻找张虞溪,也没空去抹除神识印记。

  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这两枚纳戒之中,至少有两件七纹天器。

  那两人虽不一定是巨富,但其他的东西,肯定也不少。

  “看样子,在玉江水城中,抢夺纳戒,不失为一个发财的好方法。”

  陈阳把纳戒收起,摇了摇头,如果不是要去找张虞溪,他还真打算在玉江水城之下,追捕其他人。

  他也没工夫想这些,此刻他心里充满了担忧。

  随着时间的流逝,张虞溪的处境,就越发危险。

  而且,他也不知道,虞翻看到的人,是不是张虞溪,毕竟进入玉江水城的女修者,就有几十名。

  就在陈阳担忧之时,前方突然传来打斗的声音。

  轰隆隆的巨响,地动山摇,打斗显然十分激烈。

  他提升了飞行高度,朝着前面看去,只见一名真府巅峰的男修者,正在和一只巨大的螃蟹形状的妖兽战斗。

  那螃蟹足有五层楼高,通体红色,就跟蒸熟了似的。

  螃蟹突出的两只眼睛,犹如两颗巨大的黑色岩石,透着寒光。

  它的两只小房子大小的钳子,开合之间,发出铛铛铛的响声,像是金属撞击一般。

  “真府巅峰妖兽,泥伏蟹。”

  陈阳认出了这只大螃蟹的来历,是一种潜伏在淤泥中的螃蟹类妖兽,一身铠甲十分厚重,但动作却十分敏捷,而且它不止两只钳子的攻击力巨大,八条腿也非常灵活,每条腿都犹如一杆标枪,能够夺人性命。

  此时,那名青年正在和泥伏蟹缠斗。

  他的动作非常灵敏,在泥伏蟹的身体周围穿梭,不时发起攻击。

  可泥伏蟹的身体实在太坚硬了,他接连的攻击,并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反而泥伏蟹的八条腿,接连对他发起进攻,让他捉襟见肘。

  陈阳观察到,这青年用的武器有些古怪,居然是一条红绫。

  那红绫是八纹天器,威力很强。

  不过,一个男人,却用红绫作为武器,这未免也太娘了。

  陈阳并没有插手,打算离开。

  可就在这时,那青年头上的发髻,却是被泥伏蟹的长腿扫过,头发散开,随着水流飘舞。

  泥伏蟹锋利的长腿,却是将青年的头发,切除了一截。

  “竟敢断我头发。”

  青年发出怒喝,那声音竟是有些妩媚。

  当那青年转过侧脸时,陈阳顿时就愣住了。

  “冰云!”

  他面露意外之色,却是没料到,这个青年竟然是冰云扮成的。

  虽然冰云的打扮非常有男人的英气,但那一双丹凤眼,陈阳却怎么也忘不掉。

  更何况,前几日天天见到冰云,绝不会认错。

  “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流行女扮男装吗?”

  陈阳撇了撇嘴,如果是别人,他倒是可以无视,但冰云的话,也算是有些往来,不能视而不见。

  “先帮她把泥伏蟹干掉,然后再找张师姐。”

  陈阳取出火舞剑,挥剑便朝着泥伏蟹攻了上去。

  他现在还压制着境界,没有进阶真府后期,所以跨越两个小境界,去对付泥伏蟹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

  当然,如果他所有底牌尽出,要杀泥伏蟹,也能做到。

  毕竟,这只是一只普通的真府巅峰妖兽。

  而不是鲁登峰、雷百炼等人那种,能够越级战斗的人类天才。

  不过,陈阳并没有打算,暴露太多实力。

  他刚刚动身,那边的冰云便发现了他,瞄了一眼,惊呼道:“小子,你疯了,一个真府中期,居然也敢插手两个真府巅峰的战斗。快快退下,否则的话,这大螃蟹一脚能戳穿你的身体。”

  冰云因为说话分神,却是被泥伏蟹一脚扫中,身体巨震,猛地射出去,撞在了远处的房子里。

  轰隆一声,那座布满青苔的房子,轰然倒塌,泥沙腾起,把水流搅得一片浑浊。

  见此,陈阳不禁皱眉,刚才看冰云和泥伏蟹对战,虽然略显生涩,但战力还是很强。

  可是现在看来,冰云的实战经验,并不充足,居然在势均力敌的交战中,还敢分神,这岂不是给对手机会。

  泥伏蟹一击得逞,根本没在意飞驰而来的陈阳,八只细长的腿,飞速地动着,速度极快地朝着冰云撞塌的房屋冲过去。

  “你这死螃蟹!”

  倒塌的房屋中,传来冰云的怒喝。

  只见她披头散发,猛地冲了出来。

  “没受伤?”

  见她生龙活虎的样子,陈阳面露意外之色。

  刚才虽然不是正面击中,但也是遭到了泥伏蟹的重击,冰云居然一点事也没有?

  陈阳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冰云破破烂烂的衣衫之下,竟是穿着一件宝甲,上面流转光芒,赫然是一件九纹天器。

  怪不得,有九纹天器抵挡一下,真府巅峰妖兽的普通攻击,的确不至于造成多重的伤势。

  “宝甲不易炼制,更别说是九纹天器的宝甲,只怕整个西大陆,也没有几件。这冰云到底是什么身份,她所在的势力,居然舍得给她这样的宝物。”

  陈阳心里思索着,接近过来,举剑攻上去。

  “这个傻子。”

  冰云眼看陈阳又攻上来,心头暗骂了句,心说这不是来添乱吗?

  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她没有再分神,而是全神贯注,朝着泥伏蟹攻上去。

  她心里想着,只有自己将泥伏蟹拿下,陈阳才能活命。

  不然的话,一个真府中期的修者,必然被泥伏蟹,轻轻松松击杀。

  眼看冰云的攻势,突然加强,陈阳明白她的用意,却是感到十分意外。

  在这玉江水城之中,任何人相见,都是敌人,是你死我活。

  冰云并不知道,陈阳就是前几日,与她相处的孟子白。

  也就是说,此刻的陈阳,对冰云来说,就是个陌生人。

  可这种情况下,冰云居然不想办法干掉陈阳,反而是想杀死泥伏蟹,保住陈阳的性命。

  “她内心倒是挺善良的。”

  陈阳莞尔一笑,挥剑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