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24章 阴阳合

  “给我的?!”

  陈阳目光一亮,心想孟子白连九纹天器也拿了出来,给自己的东西,肯定不会比这个差。

  孟子白道:“之前听你说过,你也要参加灵舟大会,可我见你只有一件五纹天器,和别人比起来,兵器差了太多。而且你的境界,也太低了,只怕在灵舟大会上,得不到好的名次。”

  陈阳嘴角一抽,笑道:“子白,你不会是故意调侃我吧?”

  “不是不是。”

  孟子白连忙摆手,生怕陈阳误会,忙道:“我的意思是说,我心想你如果有一件好的兵器,那么在灵舟大会上,就能取得更好的名次了。所以,我这里有件兵器给你。”

  说着,她又摇头道:“不对,这件兵器不是给你,而是借给你用,因为这不是我的东西,在灵舟大会之后,我还得还给别人。”

  “是什么兵器?”

  陈阳好奇道。

  孟子白道:“我见你用剑,所以借来一把剑给你,你看看吧。”

  说着,她取出一把剑,放在了桌上。

  这把剑依旧是插在剑鞘里,只露出了黑色的剑柄。

  剑鞘也是黑色,看起来很是普通,甚至有些粗糙,像是还没完工似的。

  陈阳抓住剑柄,轻轻往后一拉,嗤啦一声,剑刃露出了一截。

  这把剑并没有子母剑那么强的锋芒,可是剑刃拔出的瞬间,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

  只见剑刃和黑色的剑柄相反,是雪白的颜色,看起来特别显眼。

  陈阳把剑完全拔出来,当他看清楚,剑刃上有多少道器纹之时,眼睛顿时就瞪大了。

  “十一纹天器!”

  陈阳忍不住惊呼出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孟子白居然替自己,借来了一把十一纹天器。

  要知道,九纹天器之上,便是一个分水岭,别说十一纹天器,就算是十纹天器,也不是那么容易炼制的。

  就拿西大陆四大学院来说,据陈阳所知,只有擅长炼器的虎啸学院,有一件十一纹天器。

  其他的学院,最好的兵器,也只是十纹天器。

  而且之前在北大陆,神魄境的御乘风,才用的十二纹天器,现在陈阳手中,居然握着一件十一纹天器。

  毫无疑问,有了这把十一纹天器宝剑,陈阳的战力,甚至可以翻倍,夺得灵舟大会第一名的概率,就更大了。

  他心头一惊,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测,是不是失误了,孟子白应该不是赤寅郡郡守之女。

  因为即使是赤寅郡郡守,也不可能,随便就拿得出来一件十一纹天器,交给自己的女儿。

  那么,孟子白,到底是什么身份?

  就在陈阳惊疑之时,孟子白双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对陈阳道:“陈兄,这把剑,你还满意吗?”

  此刻孟子白的动作,显然就是个女孩子的动作。

  换做男人撑着下巴,陈阳肯定一脚直接踢飞。

  刷。

  陈阳收剑入鞘,面露正色,对孟子白道:“子白,这把剑虽然好,但是太贵重了,你如果借给我,你家里会不会说什么?”

  “家里?”

  孟子白愣了下,随即笑道:“陈兄放心,这把剑,不是我从家里借的。”

  陈阳心里更惊讶,不是从家里拿的,难道你一个小姑娘,还能从别的地方,随便借来一件十一纹天器不成?

  那么别人对你,未免也太信任了?

  孟子白以为陈阳怀疑宝剑来历不正,她笑道:“陈兄,你就放心好了,这把剑真是我借的,不是抢的,也不是偷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阳摇了摇头,道:“我是担心,你借这把剑给我,会不会给自己惹麻烦?”

  “当然不会。”

  孟子白理所当然道,眼中闪过疑惑之色,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借一把剑给陈阳,也会惹来麻烦。

  见孟子白这模样,陈阳沉默了下,问道:“这把剑叫什么名字?”

  孟子白道:“阴阳合。”

  “剑柄为黑,剑刃为白,黑白相间,暗合阴阳,倒是个好名字。”

  陈阳称赞一句,把子母剑和阴阳合都收入纳戒之中,对孟子白道:“子白,这两把剑,都太贵重了,等到灵舟大会之后,我都会还给你。”

  孟子白摆手道:“子母剑是我自己的,算我送给你了。不过,阴阳合是别人的,的确需要还给别人。”

  陈阳道:“子白,一把九纹天器,至少能卖到八百万灵石以上,你就这么送给我,难道不怕你家里人,说你败家吗?”

  孟子白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问道:“八百万灵石是多少?”

  听到这个问题,陈阳嘴角一抽,顿时愣住了。

  看样子,和一个真正的富二代谈灵石,是一个很傻的举动。

  “好吧,你赢了。”

  陈阳面露无奈之色,道:“子母剑我就收下了,不过我也是送给别人,希望你不要介意。”

  孟子白笑眯眯道:“我送给了你,就是你的东西,你再送给别人,我为什么要介意呢?”

  “我什么时候,能像你这么洒脱,随随便便给别人送九纹天器就好了。”

  陈阳嘟哝了句,越发对孟子白的身份好奇,于是问道:“对了,子白,我们也交往这么多天了,我却还不知,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哪家的公子?”

  “我家是赤寅郡望族,你若是打听一下,应该知道的,就是孟家。”

  孟子白似乎早就想好了说辞,脱口便给了陈阳答案。

  不过她实在不擅长说谎,从她躲闪的眼神和红扑扑的脸蛋,陈阳就看得出来,她的话都是假的。

  更何况,她说的这个孟家,也一点不靠谱。

  陈阳没再追问,和孟子白又聊了几句,便告辞离去。

  见他走了,孟子白松了口气,心里想着,自己应该没露出马脚吧。

  陈阳回到住处,直奔林柔的房间而去。

  距离灵舟大会还有两天,林柔也没修炼了,而是在调理。

  见陈阳回来,她笑着迎上来,道:“我听虞溪说,最近你和一个公子哥,天天在玉江游花船,怎么样,遇到喜欢的女孩子没?”

  此次龙脊大典,张虞溪进入前三十名,所以也在参加灵舟大会的名单之中,一同到了赤寅郡。

  “柔柔,你什么时候,学会调侃人了。”

  陈阳笑了笑,拉着林柔的手,便往房间里走,道:“来,我给你带了件好东西,你先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