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21章 中央大陆来的

  

  “灵舟会即将举办,我也不想生事,否则的话,他必死无疑。”

  毛笙看了眼楚默然,然后对鲁登峰道:“现在你自断一臂,就可以走了。”

  他这话说得很平静,就好像理所当然似的。

  鲁登峰面色十分难看,他好歹是龟蟒学院的首席大弟子,此刻被人逼到这份上,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关键是,对方太强,他无从反抗。

  旁边的徐凌虚,看到楚默然对毛笙的敬畏,心里也没底。

  不过他毕竟是一方豪杰,心气也是很高,当即便欲站出来,给鲁登峰撑腰。

  但他刚要张嘴,耳边却听到楚默然的传音:“徐院长,奉劝你一句,不要自讨苦吃。”

  这句话,令徐凌虚心底一颤。

  他偷偷瞄了眼楚默然,只见楚默然朝着自己这边,微微摇头,眼神凝重,示意千万不要再开口。

  徐凌虚皱了下眉头,他发现,楚默然对毛笙不是敬畏,而是害怕,甚至连一句话,也不敢得罪毛笙。

  沉默了下,他一咬牙,对鲁登峰道:“登峰,自断一臂,向毛大人谢罪吧。”

  “啊!”

  鲁登峰大吃一惊,没想到院长竟然认怂了。

  “院长,我……”

  鲁登峰还想求助,可是徐凌虚的眼神制止了他的话。

  他扫了眼在场三名感应期强者,心里十分难受,一时间,却是对自己下不去手。

  突然,一道掌影,从毛笙手中释放而出。

  掌影锋锐,宛若刀芒。

  噗嗤。

  鲁登峰还未回过神,掌影便将他的左臂切断,断臂砰咚落在了地上。

  “唔……”

  鲁登峰疼得闷哼一声,连忙运转真元,将断臂处的筋脉封锁,避免血液流失。

  他看向毛笙,刚才毛笙出手瞬间,他想闪避。

  可是毛笙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他想法产生的时候,手臂却已经断了。

  旁边楚默然使了个眼色,道:“鲁登峰,还不快谢毛大人手下留情。”

  鲁登峰心里很是愤懑,但还是微微躬身,对毛笙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你可以走了,另外警告你,别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毛笙冷声道,然后看了眼楚默然和徐凌虚,微微颔首打过招呼,身形一动,便消失在街头。

  而在他离开刹那,一道真芒释放,把地上鲁登峰的断臂,打成了粉碎。

  鲁登峰嘴角一抽,心中愤恨不已,但却不敢吭声。

  等到毛笙离去,街头气氛一片肃杀。

  徐凌虚也是憋了一口气,双拳紧握,一直忍着没发作。

  他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看向楚默然,问道:“楚将军,刚才那位毛大人,到底是什么人?”

  楚默然知道那位公子不想暴露身份,他思索了下,郑重道:“徐院长,毛大人是中央大陆来的人,我奉劝你,最好不要招惹他,也别有报仇的想法,不然的话,你肯定会吃亏的。”

  “中央大陆来的人!”

  徐凌虚面色微变,眼中透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道:“楚将军,刚才毛大人所说的他家公子,莫非就是……”

  楚默然忙打断道:“徐院长,言多必失,有些时候,糊涂比聪明更好。”

  徐凌虚已是明白了**分,心里更是震惊,如果不是楚默然出现,只怕他今天也要栽在这里。

  他当即对楚默然拱了拱手,正色道:“楚将军,刚才多谢你出手相救。”

  楚默然道:“灵舟大会即将开始,毛大人也不想把事情闹大,那样的话,却是让郡守大人难堪,毕竟郡守以往在中央大陆的时候,和他也算相识。”

  这句话,又透露了一点信息。

  徐凌虚暗暗苦笑,心想要让毛笙不杀鲁登峰,自己和楚默然的面子,确实还差了点,毛笙那是看在郡守的面子上,这才手下留情。

  两名感应期强者,聊了几句之后,徐凌虚便带着鲁登峰,告辞离去。

  今夜对鲁登峰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先被孟子白打爆了命根子,就已经是够惨的了。

  后又被毛笙斩断了手臂,变成了一个独臂侠。

  “孟子白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有这样的强者暗中保护?刚才那老家伙说,我认错了人,所以放我一马,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刚才跟踪的那个人,不是孟子白吗?”

  鲁登峰心里满是疑惑,但也没多想,虽然自己的断臂已经毁去,但龟蟒学院的高人,却是有办法,可以帮他处理。

  徐凌虚,就是这样的医道高手。

  两人回到赤寅郡安排的住处后,刚一进门。

  鲁登峰单臂躬身行了一礼,一脸愧疚之色,对徐凌虚道:“院长,是弟子无能,给学院丢脸了。”

  徐凌虚对鲁登峰十分器重,倒也没有责怪,沉声道:“今日之事,你运气不好,踢在了铁板上。我也是正巧遇见你,不然的话,毛大人已经把你杀了。对了,你和他家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鲁登峰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前因后果,给徐凌虚讲了一遍。

  听完后,徐凌虚面色十分难看,沉吟道:“登峰,这件事情,就此揭过,你千万不要再去找孟公子的麻烦,知道了吗?”

  “是。”

  鲁登峰应了声,疑惑道:“院长,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过几天,应该就能知道了,现在不宜多言此事,今晚发生的事情,你也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徐凌虚叮嘱了句,问道:“对了,刚才毛大人说,你认错了人,怎么回事?”

  鲁登峰道:“我也不知他什么意思,好像是说,我跟踪的孟子白,和我在玉江之时对战的那人,不是同一个人。可是,我确定,明明都长得一模一样。”

  徐凌虚沉吟道:“难道有人易容成了孟子白的模样?”

  鲁登峰道:“不会吧,玉江上的孟子白,楚默然将军也见过,难道他也分辨不出来?”

  徐凌虚思索了下,道:“龙武学院总院,有一门非常高明的易容术,名为《造化神秀功》,能够变得和别人几乎一模一样,除非非常相熟的人,否则很难发现差异。”

  “你的意思,玉江上是龙脊学院的人,假扮孟子白?”

  鲁登峰诧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