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10章 我愿为你卸去衣裳

  陈阳登上牡丹船,正欲掀开纱幔,进入船舱中,有人喊道:“冰云姑娘,今天怎么规矩不一样,难道不出题了吗?”

  立刻有人起哄:“对呀,我们准备多时,该不会就这么玩完了吧。”

  “我认为应该公平起见,依旧是三题定胜负。”

  ……

  众人一阵喧闹,陈阳模仿孟子白,露出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对着纱幔里道:“冰云姐姐,这……怎么办?”

  冰云柔声道:“放心,孟公子尽管进来便是,不用理会这些庸俗之人。”

  这道声音,虽然依旧妩媚,但却多了几分柔情,让陈阳听出了几分,不一样的意义。

  他心思一转,暗道:“这个冰云,不会对孟子白有意思吧?如果真是这样,未免太尴尬了。”

  他掀开纱幔,走进了船舱之中。

  当他看到对面,席地坐在绒毯上的冰云时,却是被对方的美貌所震惊了。

  此女的确是绝色,即使和林柔、杨雪薇等女比起来,也丝毫不逊色。

  而且,她是完全不同的风格,那种妩媚、性感,和陈阳的女人,都不尽相同。

  还好陈阳阅美无数,能够保持镇定,只是看了一眼,便静静地坐了下来。

  如果换做其他男人,非得出洋相不可。

  外面叫嚣的声音,还在响着,冰云眼中闪过厌恶之色,对着纱幔之外道:“谁若是不服,可赋诗一首,自问意境能超过昨日孟公子的《望月怀古》,我便可改变主意,再出三题。否则的话,请诸位保持安静。”

  她这句话,无疑是断了众人的念想。

  意境要超过《望月怀古》,谈何容易,众人顿时哑口无言。

  冰云右手一挥,一道真元飘散在纱幔上,虽然纱幔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外界的声音和视线,都已经被纱幔隔绝了。

  这牡丹船上,显然有个小型的阵法。

  在冰云说话之际,陈阳默默观察着面前的女人,他确定,冰云虽然看似妩媚妖娆,但其实是个处女。

  想到孟子白说过昨天的遭遇,陈阳明白过来,敢情这姑娘在玉江上设置一个花船,并非卖身,而是为了戏弄外面那些男人。

  “孟公子,昨晚一别,你可有想念我?”

  冰云望着陈阳,眼中满是柔情地问道。

  陈阳回过神来,心思一转,既然孟子白让自己来,是要自己拒绝冰云,那么用什么方式,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若是孟子白,突然由昨天的娇柔小男生,变成了今天的小坏蛋,不知道冰云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冰云姑娘,你可不能怪我,孟子白是女人,你不能喜欢上她。”

  陈阳心里默默对冰云道了声歉,然后脸上露出害羞的表情,道:“冰云姑娘,昨天晚上,我……做梦……梦到你了。”

  “梦到我了?”

  冰云眼眸中闪过意外之色,随即嘻嘻一笑,端起酒壶,给陈阳面前倒了杯酒,道:“我知道你不能喝酒,所以特地为你准备了更好的九酿蜜酒。”

  “谢谢冰云姐姐。”

  陈阳端起酒杯,轻轻地喝了口,把孟子白文雅的模样,模仿了个八九不离十。

  冰云双手撑着下巴,望向陈阳,眼中闪过好奇之色,问道:“孟公子,昨晚你梦到我什么了?”

  陈阳低着头,小声道:“我梦见,我和你……就是……”

  见他结结巴巴,冰云顿时就想歪了,俏脸浮起两团红晕,笑道:“孟公子,该不会,你梦到和我洞房了吗?”

  “你胡说什么?”

  陈阳抬头看向冰云,皱了下眉头,道:“我梦见和你,一起下围棋。”

  “呃……”

  冰云错愕一声,脸上露出尴尬之色,道:“就是从地武星,传来的那种黑白子的围棋?”

  “正是。”

  陈阳点了点头,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们玩围棋的方式,有些古怪。”

  “怎么个古怪法?”

  冰云问道。

  陈阳道:“我提你一子,你便脱一件衣服;你提我一子,我便脱一件衣服。最后,我们两人都脱光了。”

  冰云咯咯一笑,对陈阳挤了挤眼睛,道:“孟公子,你知道吗,你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个梦,说明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真的吗?”

  陈阳看着冰云,眼珠转动,露出思索之色,问道:“那么冰云姐姐,你喜欢我吗?”

  冰云愣了下,她就是觉得,孟子白和别的男人有所不同,所以才愿意多接触一下,觉得挺有意思的。

  至于说喜欢孟子白,只是昨天见过一面,倒也不至于喜欢上。

  更何况,孟子白和她预想的白马王子,完全是不同的类型,少了些男子气概。

  沉默了下,冰云道:“孟公子,我还没喜欢上你,不过,我不确定,以后会不会喜欢你。”

  陈阳面露失望之色,喃喃道:“原来冰云姐姐不喜欢我,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不打扰你了。”

  说完,陈阳起身便欲离去。

  “等等。”

  冰云伸手拉住陈阳的手,陈阳顺势在冰云的手掌心捏了下,只觉这只小手柔若无骨,赞道:“冰云姐姐的手****。”

  随即,他又失望道:“可惜,你不属于我。”

  他故意恶心冰云,可是不料,冰云对孟子白的包容心很强,将陈阳拉回座位,问道:“孟公子,你很喜欢我吗?”

  陈阳点了点头,目光在冰云身上逡巡,运气将脸颊憋红,道:“冰云姐姐长得很漂亮,身材也非常好,我昨晚在梦里,就见过冰云姐姐的胴体,堪称完美,只是不知,冰云姐姐的身体,是否和梦境之中,一样美好。”

  如此露骨的话,却是让冰云也羞得脸颊发红。

  不过她喝了酒,脸蛋儿本就红扑扑的,倒也掩饰了过去。

  若是别人说出这种话,冰云必然当成登徒浪子,一脚给踢出牡丹船。

  可是孟子白却不同,虽然她不喜欢孟子白,但觉得孟子白的一切表现,都是发自真心的,并没有污秽杂念。

  她站起身来,双手拉着衣襟,娇滴滴道:“孟公子,若是你想一睹冰云躯体,我愿为你卸去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