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09章 又一个孟子白

  陈阳对孟子白道:“无论能否弄到子母剑,我都对孟兄感激不尽。”

  “陈兄客气了。”

  孟子白嘻嘻笑了笑,似乎对于帮助别人,很是开心。

  她把桌上的兵器都收入纳戒之中,眼看到了中午时分,两人便点了些饭菜,吃了起来。

  吃过之后,孟子白说有事,告辞离去,两人傍晚时分,还是在西城门碰面。

  下午闲着没事,陈阳便回去修炼《炼神诀》,到了傍晚,这才到了西城门来,与孟子白碰头。

  昨天陈阳是上午出发,今天是傍晚出发,他这才发现,到了此时,很多人都朝着玉江而去,看来玉江的夜晚,有非常大的吸引力。

  除了男人之外,他还看到了不少女人。

  听到别人的交谈,他才知道,原来昨天他所在的那片江段是花船,其他的江段却并非如此,还有其他的娱乐项目。

  赤寅郡的繁盛,由此可见一斑。

  在西城门外,陈阳四处张望,不见孟子白的身影。

  看那姑娘的样子,不像是不守时的人。

  “陈兄,这边。”

  这时,一辆火翎马车上,孟子白掀开车帘,朝着陈阳招手道。

  “孟兄。”

  陈阳招呼一声,登上了孟子白的火翎马车。

  车上有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也不是香囊,而是少女特有的体香。

  当陈阳放下车帘的时候,孟子白的屁股往后挪了挪,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显然对于这种男女共处一室,她很不适应。

  陈阳笑了笑,坐到了孟子白的对面,保持距离。

  外面的车夫驱赶火翎马,马车朝着玉江驶去。

  途中,陈阳给孟子白讲了不少笑话,听得孟子白是哈哈大笑,很快就放松下来,不再紧张。

  临玉城距离玉江,只有五十里,乘坐火翎马车的速度,虽然比不上飞行,但也很快就到了。

  下车后,陈阳和孟子白二人,登上了昨晚乘坐的那艘船。

  船上一个人也没有,这时,那名车夫登上了船,进入了船舱之中。

  接着,船便发动起来,朝着玉江中央驶去。

  “车夫又变成了船夫?”

  陈阳心里疑惑,但也没向孟子白发问。

  两人站在甲板上,欣赏着江上落日,景色秀美怡人。

  沿江而下,又到了昨晚花船聚集的地方,此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雕栏玉砌的精致花船。

  夜色还未完全暗下来,一些花船已经张灯结彩,开始招揽来宾。

  孟子白的船只,准确地停在了昨天牡丹船所在的位置。

  “陈兄,请你稍等。”

  孟子白进入了船舱之中,不一会,她打开船舱,朝陈阳招手道:“陈兄,进来说话。”

  陈阳看过去,只见孟子白换了一身灰色的衣服,头上戴着一个斗笠,将半边脸遮住,却是看不见容貌。

  从外表来看,不容易发现,她就是孟子白。

  陈阳进了船舱,调侃道:“孟兄,你这是怕被冰云姑娘发现身份吗?”

  “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可不想再被冰云姐姐,邀请进入她的牡丹船了。”

  孟子白一副后怕的模样,对陈阳道:“对了,陈兄,你不是会易容术吗?现在你变成我的样子,让我看看。”

  “嘿嘿,你看好了。”

  陈阳笑了笑,使出造化神秀功,两只手在脸上揉捏,过了一阵,就变成了孟子白的模样。

  “你好,我是孟子白。”

  陈阳开口道,所发出的声音,和孟子白一模一样。

  孟子白大吃一惊,看得呆了,感觉像是照镜子一样,惊呼道:“你这哪里是易容术,根本就是变脸啊。”

  陈阳笑道:“你现在相信,我能应付冰云姑娘了吧。”

  “相信。”

  孟子白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量了量陈阳的身高,道:“不过,你比我高了不少。”

  “这个简单。”

  陈阳立刻使用缩骨功,身子顿时矮了一截,这下子和孟子白连身高也一样了。

  他对孟子白道:“孟兄,你那套白衣呢,交给我穿上,冰云姑娘就百分之百,不会发现我是假的了。”

  外套虽不是孟子白的贴身之物,但也是自己穿过的,她有些不好意思让陈阳穿。

  犹豫了下,她还是把那套白衣取出,交给了陈阳,然后退到了船舱之外。

  陈阳换上了孟子白的衣服,只觉这衣服有些香香的味道,十分好闻。

  穿好衣服后,他就彻底地变成了孟子白。

  他走出船舱,就连孟子白,也无法分辨出,到底哪里有破绽。

  不过,陈阳知道,《造化神秀功》虽然能把外形、声音模仿得淋漓尽致,一般人发现不了,但若是相熟的高人,却可能看出端倪。

  因为每个人有独特的步态、呼吸韵律,语言习惯、下意识行为等等,这些东西,却不是那么好模仿的。

  和孟子白两天的相处,陈阳自问能模仿个三成。

  如果是孟子白的熟人,肯定会轻易发现不对劲。

  但是冰云只见过孟子白一次,陈阳相信,要瞒过冰云,还是轻而易举的。

  “陈兄,今晚就交给你了。”

  孟子白上下打量着陈阳,郑重道。

  “放心。”

  陈阳笑了笑,越发觉得孟子白可爱,明明害怕冰云,却又非得信守承诺。

  很快,天色暗淡下来。

  那艘牡丹船,缓缓地驶入了江中,当船只停下的刹那,周围的船只,都朝着这边靠了过来。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冰云出题。

  不过,牡丹船中传来的声音,却是令所有人大失所望。

  冰云柔媚道:“孟子白公子可在?”

  众人诧异,皆是不知,孟子白是何许人也。

  这时,陈阳走到了船头,看向牡丹船,道:“冰云姐姐,孟子白在这里。”

  这声“冰云姐姐”叫出口,陈阳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说实话,要想模仿别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呵呵,孟公子果然没有失信。”

  冰云语气中透着喜悦,道:“孟公子,还请你登上牡丹船,与我一叙。”

  “孟兄,我去了。”

  陈阳回头对孟子白点了点头,腾空而起,落在了牡丹船上。

  孟子白趴在船舷边,露出半个脑袋,一脸紧张之色,不知道陈阳会如何应对那个让人无所适从的冰云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