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05章 落荒而逃

  孟子白以为是冰云发现了自己男扮女装,摸了摸胸口,发现被束缚得好好的,她紧张道:“是吗,我和别的男人,有什么不一样?”

  冰云微笑道:“就是不一样。”

  “噢。”

  孟子白应了声,赶紧转移话题,指了指纱幔之外还未散去的船只,对冰云道:“对了,姐姐,他们为什么,都想进你这艘船?你这里,有什么宝贝吗?”

  冰云噗嗤笑出了声,反问道:“孟公子,那你进来干什么?”

  孟子白讪笑了下,一脸认真道:“他们都想进来,于是我也想进来看看,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冰云问道:“那你现在,看明白了吗?”

  “听他们说,姐姐擅长琴棋书画,难道他们是来向你讨教,想要得到你的指点?”

  孟子白一副发现真相的模样,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冰云差点又笑出声,道:“孟公子,其实外面这些男人,都不是好人,他们到这里来,只是为了见我,然后占有我,并没有别的目的。”

  “啊!”

  孟子白惊呼一声,皱眉道:“既然如此,姐姐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冰云道:“这些臭男人,想要占有我,谈何容易。我在这玉江之上,设置文题,只是为了玩弄他们而已。即使最终有人能过得三关,那也不过是看我一眼,喝一杯我的酒罢了。若是敢逾越了规矩,就会被我扔下船去,他。休想碰我一根手指头。”

  “那姐姐你,不会把我扔下船去吧?”

  孟子白一脸惊慌道。

  冰云笑道:“当然不会,你又不是那种臭男人。”

  孟子白松了口气,道:“这我就放心了,你如果真把我扔下船,你会有危险的。”

  冰云还以为孟子白说的是陈阳会出手,她根本没当回事,假府巅峰的修者而已,她还不放在眼里。

  她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本想和孟子白碰杯,但犹豫了下,又把酒杯收了回来,一饮而尽。

  “姐姐,我陪你一起喝。”

  孟子白端起酒杯,紧紧闭着双眼,扬头喝了一口酒,又是辣得直吐舌头,把对面的冰云笑得花枝乱颤。

  “行了,你别喝了,不然你醉了。”

  冰云伸手,把孟子白手中的酒杯夺过来,翻手从纳戒中又取出一个酒壶,道:“这里面装的也是酒,不过是蜜酒,喝起来是甜的,你喝这个吧。”

  给孟子白倒了杯蜜酒,孟子白喝过之后,笑眯眯地点头道:“这个好喝。”

  冰云放下酒壶,问道:“对了,孟公子,刚才那首诗,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实在是太精妙了。”

  孟子白俏脸一红,不好意思道:“冰云姐姐,那首诗……其实不是我作的,是与我同行的那位陈兄所作。”

  冰云问道:“就是刚才出手打朱山的那人?”

  “就是他。”

  孟子白点了点头,道:“冰云姐姐,要不我出去,诗是陈兄所作,还是让他上船吧。不然的话,我对诗词一窍不通,可没办法和你交流。”

  “不用,姐姐就是喜欢你。”

  冰云摆了摆手,她现在可不在乎诗是谁作的,那个陈阳就算文采再厉害,难道还能比得上孟子白可爱吗?

  孟子白往纱幔外看了眼,只见陈阳还站在自己那艘船的船头甲板上,等着自己。

  突然,她觉得很过意不去。

  她皱了下眉头,对冰云道:“冰云姐姐,其实陈兄人不错,你若是与他见面,或许……”

  冰云伸出手,柔嫩的纤细食指,放在了孟子白的嘴唇上,止住了孟子白的话头,脸上露出幽怨之色,探过身子,吐气如兰,怯生生道:“难道孟公子,不喜欢奴家吗?实不相瞒,奴家其实还是个处女,公子切勿误会了妾身。”

  “不……不是,是,不是……我……”

  孟子白一脸紧张,吓得往后倒退,连说话也说不清楚了。

  “呵呵呵……”

  冰云掩嘴笑起来,道:“孟公子,别紧张,我是和你开玩笑的。”

  “姐姐,你别开这种玩笑,我……不适应。”

  孟子白面色通红,结结巴巴道。

  冰云望着孟子白,一脸认真道:“孟公子,你是我见过所有男人当中,最纯洁的一个。”

  “呵呵,是吗?”

  孟子白心头一阵紧张,却是在这船上待不下去,起身道:“天色已晚,我就不打搅冰云姐姐了,告辞。”

  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去。

  冰云忙道:“孟公子,明晚你还会来玉江吗?”

  “明晚……”

  孟子白犹豫了下,冰云道:“明晚此时,我还在这里等你,希望孟公子不要嫌弃冰云的薄酒。”

  “呃……我……”

  孟子白想要找个借口推脱,可是结巴了下,冰云便道:“多谢孟公子答应,明日我必然等你,不见不散。”

  “这……好吧。”

  孟子白叹了口气,只得答应了下来,然后忙不迭地跑出了牡丹船。

  看着她紧张的背影,冰云掩嘴咯咯一笑,喃喃道:“这样可爱的男人,只怕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吧?”

  孟子白出了牡丹船后,原本暗淡下来的船舱,又恢复了光亮,众人透过纱幔,又能看到冰云的倩影了。

  见孟子白一脸紧张,一副落荒而逃的样子,所有人都以为,孟子白在牡丹船上,没有讨到好处,众人是一阵冷嘲热讽。

  孟子白回到自己船上,赶紧朝着船舱里喊道:“快开船,快走。”

  船只行动起来,朝着靠近临玉城的那个港口,缓缓驶去,渐渐远离了牡丹船。

  望着牡丹船,孟子白是愁眉不展。

  陈阳笑问道:“孟兄,刚才我听别人说,冰云是个绝世美人,你成为她的入幕之宾,这是好事。怎么你给我感觉,你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

  孟子白哭丧着脸,道:“陈兄,你是不知道,冰云姐姐虽美,但我和她没那个缘分。唉,真是糟糕,今天倒是蒙混过去,她明日还让我去和她相见,还说不见不散,这可该怎么办?”

  陈阳明知故问道:“孟兄,为何你说,你和冰云姑娘没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