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04章 两女对饮

  挡住朱山的人,正是陈阳。

  他若是暴露真府中期的境界,在这玉江之上,太过显眼,所以此刻,他把境界压制在了假府后期巅峰。

  虽然不算太高,但至少在场众人中,他算得上是境界最高的一人。

  朱山看向陈阳,皱了下眉头,沉声道:“小子,不关你的事,你立刻给我让开。”

  陈阳指了指船上的孟子白,笑道:“的确不关我的事,但我家公子受到冰云姑娘的邀请,你现在要破坏我家公子的好事,难道我能放任不管吗?”

  朱山冷声道:“我不管你家公子是谁,今天我要定冰云了,别以为你假府巅峰,我就怕你。我告诉你,我是赤寅郡朱家的人,你若是敢动我,管你家公子是谁,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行,那你就动手试试。”

  陈阳玩味笑道。

  朱山本想震慑陈阳,谁知陈阳不怕他朱家,这却是弄得他下不了台。

  犹豫了下,他一咬牙,刷的取出一把三纹天器宝剑,挥剑朝着陈阳攻了上来。

  可是,他刚刚挥剑,陈阳嗖的出现在他面前,双指抓住了他的剑刃,用力一拉,他却是握不住剑,被陈阳把剑夺走。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陈阳一脚踹在他身上。

  没有真元波动,完全是肉身的力量,也不是朱山能够抗衡的。

  他往后倒飞出去,砸在了自己的船上,将甲板砸碎,跌入了船体之中,不见踪影。

  见此一幕,众人皆是大惊,被陈阳的实力所震慑。

  刚才还有几人,想要趁着混乱,去占冰云便宜的人,都打消了念头。

  他们可不想,落得和朱山一样的下场。

  朱山从甲板下爬了出来,陈阳挥剑扔出去:“还给你,你的剑!”

  嗖。

  剑刃划过一道流光,刺破了朱山头上的发髻,然后哚的一声,插入了甲板之中,颤抖晃动。

  刚才剑刃若是再低一点点,便能刺穿朱山的脑袋。

  朱山吓得魂飞魄散,头发分散成了左右两边,咬牙切齿地瞄了眼陈阳,赶紧让船夫开船离开。

  等朱山走了,陈阳对孟子白道:“公子,请入冰云姑娘的船。”

  “陈兄……”

  孟子白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向陈阳投去求助的目光。

  陈阳传音道:“孟兄,你进船之后,不要紧张,只需按照自己本性行事即可。你大可放心,那位冰云姑娘,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有了陈阳这句话,孟子白稍稍放心了些,一步从船上踏出,落在了冰云的船上。

  那艘小船晃动了下,水下波纹荡漾开,然后被孟子白发力,将船只稳定了下来。

  “冰云姑娘,惊扰了。”

  孟子白对着纱幔拱了拱手,然后轻轻撩开,走入了船舱之中。

  众人趁着纱幔撩开的时候,目光全都朝着亭子般的船舱内看去,可是朦胧一片,只见冰云的人影,依旧是看不清容貌。

  当孟子白把纱幔放下之后,里面更是暗淡下来,连人影子也看不见了,也不知孟子白和冰云二人,到底在干些什么。

  陈阳站在孟子白的船上,盯着牡丹船,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心里暗道:“不知道两个女人,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来。”

  此时,牡丹船内。

  坐在孟子白对面的,是个模样绝色的女子。

  她头上梳着精致的云鬓,脸上略施粉黛,一双丹凤眼,妩媚得仿佛能把人的魂儿给勾走。

  娇滴滴的红唇轻启之时,洁白牙齿上,沾着淡淡的唾液,惹人遐想。

  她的身上,是一件大红色的长袍,下摆摊开在座下的绒毯上,上围敞开,露出胸口一抹淡淡的雪白。

  此女不止美,而且妩媚、性感。

  就连孟子白看到的时候,也不禁暗自感叹,从没见过这么魅惑的女人。

  不过,她的眼神清澈,满是欣赏之意,并无任何一丝邪念。

  因为,她自己是女人。

  “孟公子,请饮酒。”

  冰云笑了笑,拿起桌上精致的酒壶,站起身来,弓身往孟子白的杯子里倒酒。

  在她弯腰之时,本就松弛的衣领敞开,孟子白不经意瞥见,里面穿着一件贴身红色内衣,内衣之下是紫色肚兜。

  见此,孟子白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把目光低下,看着面前的酒杯。

  “够了够了。”

  眼看酒杯里的酒越来越多,孟子白连忙喊道:“我的酒量不好,姐姐你别给我倒多了。”

  “呵呵。”

  冰云柔媚一笑,把酒壶放下,对孟子白道:“孟公子,你是第一个见到我,却没有对我产生邪念的男人。而且,你慌张的模样,特别可爱。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第一次,到玉江花船游玩吧。”

  孟子白嘻嘻一笑,点头道:“是的,冰云姐姐。”

  冰云端起面前酒杯,柔声道:“来,孟公子,奴家先敬你一杯酒。”

  “谢谢姐姐。”

  孟子白双手捧着酒杯,闭着眼睛喝了一口,手一抖,酒杯差点掉在地上。

  她赶紧把酒杯放下,吐着舌头,用手扇着嘴巴,道:“好辣好辣,这个酒好辣呀……”

  冰云放下酒杯,她杯子里的酒,却是已经干了。

  她问道:“孟公子平日不喝酒吗?”

  孟子白把酒杯放下,一边吐着舌头哈气,一边道:“我父……亲不让我喝酒,以前我偷着喝了点,可也没这酒那么辣。”

  “呵呵。”

  冰云掩嘴一笑,妩媚的模样,若是被男人见了,当真是我见犹怜。

  孟子白感觉好受了些,一见冰云干了酒杯里的酒,她有些不好意思,端起酒杯,也要把酒干了。

  “孟公子,不用。”

  冰云赶紧伸手,按住了孟子白的酒杯,笑道:“若是公子醉倒,今夜谁来与我赏月品酒。”

  “品酒就不必了,我们赏月就好。”

  孟子白赶紧摆了摆手,对酒很是畏惧。

  她害怕的模样,令冰云看得呆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人,顿时充满了兴趣,觉得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胆小的公子哥,特别可爱。

  冰云盯着孟子白的眼睛,一脸认真道:“孟公子,你知道吗,你和别的男人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