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403章 望月怀古

  “诸位公子请安静,不然的话,冰云的话,大家可听不清了。”

  牡丹船内,响起冰云的声音。

  周围嘈杂的声音,顿时戛然而至,大家都闭上了嘴巴。

  就算有人说话,也是压低了声音。

  见此,陈阳却是有些意外,看样子,这冰云应该是个极其有名的花魁,不少人都是慕名而来的。

  而且这些人,连冰云的面容也没见过,就对其仰慕之极。

  可见这叫冰云的女子,是把这些男人,玩弄在鼓掌之间,非常懂得男人的心理。

  现场安静下来后,冰云接着道“还是老规矩,能连过三题者,可入我小船,与我共赏明月,共品美酒。第一题,以月为题,作诗一首,一炷香为时限,还请各位公子,各自赋诗吧。”

  闻言,陈阳不禁莞尔,敢情这位冰云姑娘,还是个文学爱好者。

  要知道,冲武星以武为尊,学习文学的人,少之又少。

  除非很少一部分人,以文入道,用笔为兵器,作画写字为神通,这种人才会精通文学。

  其他的人,大部分也就是处于识字的阶段而已。

  “什么,作诗”

  “难道你不知道,冰云姑娘,喜好琴棋书画,要想见她真容,便要通过它的考验吗”

  “真是苦恼,我有所准备,之前写了几十首诗,却偏偏没有以月亮为题的诗词。”

  “看样子,这次我没机会了。”

  周围船只上,不少人已经开始抱怨起来。

  但更多的人,则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大部分人都是有备而来,其中不乏有精通文学之人,也有带了师爷来的人。

  很快,就有人做出诗句,当众朗诵出来。

  能够在一炷香内,作诗一首,实属不易,至于诗的质量,大家也就不会再去太过追究了。

  接连有十几人朗诵了诗词,质量参差不齐,大部分人,冰云都回应一句,算作是过关。

  只有其中一两人的诗句,完全就是流水账,不堪入耳,被冰云给驳回了。

  过了第一关的人,自然是洋洋自得。

  还没想到诗句的人,则是一个个抓耳挠腮,冥思苦想。

  一炷香的时间,眼看就要到了。

  没头绪的人,憋得脸都红了,一个个急得不得了。

  “陈兄,你想到诗句没,快帮帮我”

  孟子白脑筋都想疼了,也没半点头绪,急得直跳脚,忍不住抓住陈阳的手问道。

  但是拉了下陈阳的手,她就赶紧把手缩了回去,显然是意识到,男女授受不亲。

  陈阳望了眼天空中的明月,莫名的,突然思念自己的家乡,那个蔚蓝色的星球。

  一首思乡的诗句,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张九龄先生,盗用你的诗句一用,你可别怪我。”

  心里默念一句,然后陈阳低声在孟子白耳边,将这首叫做望月怀古的诗,改了一个字,告诉了孟子白。

  听完后,孟子白目光一亮,朝着牡丹船,念出了这首诗

  “江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这首诗一出,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虽然大部分人,都不是太懂得其中的含义,但这首诗光是字句之美,就远远超过了刚才那些人的诗句,完全不在同一个水平线。

  紧接着,有人带来的师爷,分析了下这首诗。

  明白了诗中的思乡含义,顿时在场之人对这首诗的看法,又提升了一个高度。

  和这首诗比起来,刚才那些诗完全就是垃圾,不堪入目。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孟子白,有赞赏、嫉妒、羡慕、猜疑

  毕竟诗不是孟子白作的,她也没有陈阳那么厚的脸皮,不禁俏脸微红,露出紧张之色。

  还好,光线并不明亮,除了近在咫尺的陈阳之外,其他人倒也没发现她紧张。

  牡丹船内,冰云的声音传来“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公子能作出如此佳作,文采却是相当的出众。不知公子,高姓大名,可否告知冰云。”

  见孟子白紧张得说不出话来,陈阳嘻嘻一笑,上前道“冰云姑娘,我家公子名叫孟子白。”

  “原来是孟公子。”

  牡丹船内,冰云对着孟子白的方向,微微欠身。

  见此,众人知道,冰云对孟子白已经是刮目相看了。

  很快,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加上孟子白,总共十六人过了第一关。

  就在所有人,期待着冰云的第二题时。

  冰云却道“孟公子的诗,借明月抒发思乡之情,着实打动了我,今日的考教,便到此结束,还请孟公子进入船内,与我倾诉你的思乡之情。”

  听到这话,周围船只上的人,顿时炸开了锅。

  “冰云姑娘,按照规矩,不是应该三道题吗怎么一道题,就决定胜负了呢”

  “我不远万里而来,冰云姑娘,你可不能这么草率啊。”

  “另外两题,我必然比他答得好,还请冰云姑娘,给个机会。”

  “冰云姑娘,我有诗献给你,朦胧牡丹船,船上坐美女,美女若入怀,我爽得不行”

  周围一片嘈杂的声音,冰云并没有理会。

  等到声音渐渐小了些,她开口道“别说孟公子诗中的意境,光是语句的优美,就不是你们能相比的。比试三题,和比试一题,又有什么区别谁若是再出言不逊,休怪我冰云翻脸。”

  此时,冰云虽然语气依旧性感柔媚,但却透着一股强势。

  “哼,你一个出来卖的,也敢教训我们,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今天我朱山,还真要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子。”

  一艘大船上,传来一道嚣张的声音。

  紧接着,只见一名中年男子,从船上一跃而起,腾空飞向冰云的牡丹船。

  这中年人是假府后期的境界,在众人当中,却是很高的了。

  他气势汹汹,显然是要对冰云用强。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嗖的出现在空中,将那叫朱山的中年人挡住,轻笑一声,道“文采比不过,这是要比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