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368章 揭露

  禹青锋看了眼侯湘,难以想象,这个女人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劫难,居然愿意把自己,炼化成这副半人半妖的模样。

  他对侯湘道:“你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多谢院长。”

  侯湘感激地对禹青锋拱了拱手,目光一转,环顾周围山峰,朗声道:“你们是不是以为,陈瀚宇是正直、善良、勇敢、谦逊……呵呵,他优点太多,几乎就是个完美的人?不过今天,我要告诉你们,他是一个伪君子,一切都是假的,是他伪装的。”

  顿时,全场一片哗然。

  陈瀚宇心头咯噔一跳,一脸悲情的模样,叹道:“湘儿,你怎么了,我……虽然不爱你,但我自问,我所言所做,都配得上一个未婚夫应该做的,你为何要污蔑我?”

  侯湘知道陈瀚宇的伎俩,如果放在以前,她或许会相信,但是现在,她已经看破了陈瀚宇狠毒的心。

  她瞥了眼陈瀚宇,一双藏在树枝缝隙中的眼睛,充满了恨意,道:“是不是污蔑,过一会就知道了。”

  她继续对全场道:“想必大家都知道,陈瀚宇是来自大夏王朝,他的弟弟叫做陈阳。”

  闻言,众人都微微点头。

  之前陈阳和陈瀚宇闹矛盾,这件事在龙脊学院,也是人尽皆知。

  侯湘接着道:“可能你们不知道,最初我是陈阳的未婚妻,从小就有婚约,但是后来陈阳失踪,陈瀚宇又看上了我,在我十六岁的时候,骗走了我的第一次,于是,我就成了他的未婚妻,死心塌地的追随他。”

  这些事情,就连陈阳也不知道。

  看这样子,侯湘是要把她所知陈瀚宇的一切,全部都揭露出来。

  原本陈瀚宇,也以为侯湘,是要说自己将其毁容,险些杀害的事情,谁知道居然要从头说起。

  以前陈瀚宇把侯湘当成自己人,吩咐其办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甚至还有书信掌握在侯湘的手中。

  如果全都被侯湘揭露,就算他陈瀚宇,就算有三寸不烂之舌,也辩解不了。

  他眼中闪过冷意,把心一狠,刷的取出了冰魄剑,挥剑朝着侯湘攻去,口中却是悲情地喊道:“湘儿,你已经坠入魔道,如此苟活下去,只会害人害己。虽然我不忍心杀你,但今日也只能除魔卫道了。”

  见陈瀚宇突然出手,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他嘴上说得冠冕堂皇,但他想要灭口的动机,已经非常明显。

  众人虽然还没听到什么更劲爆的消息,可是也看出来,陈瀚宇这是心虚了。

  原本坚定支持陈瀚宇的人,此刻心里都出现了动摇。

  难道,他真的是个伪君子?

  “陈瀚宇,你想杀人灭口吗?”

  侯湘怒喝一声,口中发出惨笑:“哼哼,在让你身败名裂之前,我是绝不会死的。”

  话音一落,她双臂一震,只见衣袖碎裂,露出了两只完全由树枝缠绕,组成的手臂。

  她的手臂,就是她的兵器。

  她身形一动,便朝陈瀚宇迎击而上。

  “都给我住手。”

  天空中,一道冷喝响起。

  瞬息间,强大的真芒,激射而下,轰隆一声,落在了陈瀚宇和侯湘之间。

  地面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坑,不大,只有一米直径,但却深不见底。

  出手的,是禹青锋。

  他飞到死笼挑战台正上空,沉声道:“等侯湘把话说完,谁若是再打断,休怪我不客气。”

  陈瀚宇面色难堪,心乱如麻,忙道:“院长,她变成这副模样,指不定会有什么阴谋,想要害我们龙脊学院,岂能……”

  “行了。”

  禹青锋打断陈瀚宇的话,语气中透着不满,道:“如果你真的在乎她,哪怕她完全变成妖,你也不会杀她。可是现在,你却对他举剑相向。”

  这番话,令整个龙脊学院的人,都对陈瀚宇产生了更深的质疑。

  陈瀚宇的表现,的确古怪,有杀人灭口的嫌疑。

  见此,陈阳心里暗道:“看样子,院长也是想揭露陈瀚宇的真面目。难道,他又是在帮我吗?是怕我杀了陈瀚宇之后,会惹来龙脊学院弟子的敌视吗?”

  侯湘见禹青锋帮自己出头,她拱手致谢,接着刚才说道:“我自从跟随了陈瀚宇之后,他除了需要我的身体时,其余时候,都表现冷淡。后来,他离开了大夏,到了妖岭分院,然后龙脊学院,更是冷落了我。可惜我对他一往情深,但在他眼里,却只是工具。”

  闻言,学院中的女弟子,都是对侯湘心生同情。

  大家看向陈瀚宇的目光,也都变了。

  陈瀚宇面色难看,忙辩解道:“湘儿,我当初是真的爱你,只是你变了,我……”

  他话没说完,就被禹青锋瞪了一眼,连忙闭嘴。

  刚才禹青锋说了,谁也别打断侯湘的话。

  侯湘嘲讽地看了眼陈瀚宇,道:“陈瀚宇此人,不仅忘恩负义,而且阴险毒辣。陈阳是他的堂弟,他却让我在暗殿悬赏,刺杀陈阳。另外,之前陈阳、燕归南等人,去赤炎地牢的时候,他还收买了其他三大学院人,企图谋杀陈阳。”

  “什么,竟然有这样的事……”

  “陈师兄不是说,他把陈阳当成亲弟弟,不愿伤害陈阳吗?怎么会这样做?”

  “如果陈师兄真的表里不一,他的心机未免也太深了,居然没有露出丝毫的马脚。。”

  听到侯湘所言,全场一片哗然。

  陈瀚宇坐不住了,吼道:“侯湘,你血口喷人。”

  “呵呵,你给我的书信,我如今还保存着,你让我干了些什么,你又做了些什么,上面都写得清清楚楚!”

  侯湘冷笑一声,从纳戒中取出三封书信来。

  她右手往空中一挥,那三封书信,犹如离弦之箭般,朝着三个方向飞射而去。

  “休想伪造证据!”

  陈瀚宇心头大急,顾不了禹青锋的命令了,挥手出剑。

  三道剑芒,去势更快,攻向那三封书信。

  其中两封信,被剑芒撕成碎屑。

  但另一道剑芒,被林柔出剑阻挡,信封却是飞入了翰门的王心剑手里。

  “心剑,小心信件可能有毒,快将其毁去!”

  陈瀚宇急切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