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328章 再到北大陆

  

  天亮之时,陈阳离开了龙脊学院。

  因为身份令牌上,有关死笼挑战的印记已经抹去。

  所以死笼挑战期间,不能离开学院的限制,对他没用,在他出大阵的时候,并没有报警。

  离开之后,他上了龙角城外的空船,踏上了前往北大陆的征程。

  陈阳觉得,禹青锋给自己的任务,只怕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推迟死笼挑战,只是一方面。

  这个任务,才是重点。

  而且,那个陈冬书,只知道名字,没有其他任何信息,他到底是什么人,陈阳很是好奇。

  ……

  学院内。

  执事堂发出公告,“悟空”因为要执行特殊任务,短期之内不会在龙脊学院,所以悟空与陈瀚宇之间的死笼挑战,暂时延后。

  公告的内容,很快就在学院里传开,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悟空是逃避死笼挑战。

  可后来有人说,悟空早就接到了任务,之后才对陈瀚宇发起了死笼挑战。

  于是大家得出结论,戴着猴子面具的悟空,不过是在戏耍陈瀚宇。

  昨天的死笼挑战,只是逗着陈瀚宇玩的。

  至于真正开战,你陈瀚宇就慢慢等吧。

  得知这件事后,陈瀚宇是气得火冒三丈,没想到自己被骂了一通,那人却跑了。

  不过对外他却说,悟空走得好,这样一来,自己也不用杀害一个师弟了。

  这件事,随着时间过去,热度消退。

  不过有关悟空的身份,依旧有人还在猜测,但却没有任何线索。

  就算大家,把学院真府前期弟子,名字全部都列出来,还是找不到这个人。

  这下子,悟空的身份,却是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

  陈阳乘坐船只,这一次顺利地到达了北大陆,途中倒是没有再遇到什么危险。

  登陆之后,他没有浪费时间,直奔九江舵而去。

  在北大陆,除了御乘风之外,他现在认识的最厉害的人,就是九江舵舵主赵堃。

  他心想,或许赵堃,知道虚无之地在哪里。

  到了九江舵山外,他将修为压制在假府中期,这才降落下来,到了山门前。

  守卫山门的人,还认得他,忙上前行了一礼。

  陈阳问道:“舵主呢?”

  那守卫道:“舵主今日刚刚外出,前往庆阳府,估计得过两天,才会回来。”

  陈阳道了声谢,便进入了九江舵内。

  他之前的住处,如今还在,而且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显然赵堃还等着他回来。

  得知他返回,余永廷、罗毕衡、章言都前来求见。

  见他境界达到了假府中期,三人都是面露惊讶之色,却不知,这还是陈阳压制了境界的结果。

  三人也算是得了陈阳的恩惠,在九江舵安顿了下来,拥有了更好的修炼资源后,境界也是突飞猛进,如今也都达到了超凡五六重的境界。

  这样的修为,放到下面去,是可以当堂主的。

  当然,九江舵条件这么好,他们肯定是不愿意离开。

  但别说有今日这处境,就算是能活命,余永廷三人也得感谢陈阳。

  之前得知陈阳离去,他们本以为,再也见不到这位恩人了。

  今日再见,他们都是喜出望外。

  聊了一阵,陈阳问道:“对了,你们知不知道,虚无之地在哪里?”

  余永廷三人面面相觑,却是连听也没听说过虚无之地。

  陈阳顿时明白,只怕那是个很神秘的地方,一般修者,或许不知道。

  之后的两天,没能等到赵堃回来,陈阳又问了洪凯等人,整个九江舵,却是没一个人,知道虚无之地。

  那就更别说,知道虚无之地在哪里了。

  最后,陈阳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还未返回的赵堃身上。

  若是他不知道虚无之地,那么就只能问更高阶的修者,上面的府主,或者是无量教总教的人了。

  又过了两日,总算得到了赵堃回来的消息。

  陈阳赶紧去找了赵堃,却见赵堃愁眉不展地坐在书房里,面色凝重,显然正在思索着什么烦心事。

  “陈兄弟!”

  见陈阳从外面走来,赵堃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上前拍了拍陈阳的肩膀,道:“陈兄弟,我还以为,一别之后,再会无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过刚好遇到点麻烦,回来后没去找你。”

  见此,陈阳也不好意思,直接问起虚无之地的事情,便顺着赵堃的话,问道:“赵舵主,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见你焦头烂额的?”

  赵堃没把陈阳当外人,拉着在书房里坐下,道:“你在北大陆也待了不少时间,应该知道,在分舵之上,还有府。我们九江舵上面,就是庆阳府。如今庆阳府和望轩府两个府的府主发生了矛盾,即将开战。我们九江舵倒霉,被庆阳府点做先锋,去迎击望轩府。”

  陈阳面露不解之色,问道:“望轩府很强吗?”

  赵堃道:“望轩府整体实力,和庆阳府差不多。不过,我们九江舵在庆阳府旗下,并非最强的一个舵,现在让我们去打头阵,损失必然惨重。”

  陈阳道:“府主之上,又是什么职位,难道就不能出面调停?”

  赵堃道:“府主之上,便是总教的三十六君使了。他们个个都是真府巅峰至感应期的修为,除非发生大事,一般府主是不会去惊扰君使。”

  “两府交战,还不算大事?”

  陈阳讶然道。

  赵堃道:“只是冲突,并非你死我活的战争。此战之后,强势的一方,也就是得到一些资源和城池的划分,对整个无量教来说,不会翻起波澜。除非,战斗会影响到整个无量教的大势,才会让君使出面。”

  陈阳一阵无语,道:“无量教的教主,心也是够大的,把下面的人,竟然管理得如此散漫。”

  赵堃道:“下面是这样,不过总教的凝聚力,却是相当可怕。而且教主一呼百应,下面各府、舵、坛、堂,莫敢不从。不然的话,无量教也不会,成为北大陆三大门派之一。”

  陈阳也没敢妄论无量教教主,便问道:“赵舵主,你打算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