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310章 暗夜袭击

  上官芸道:“有一次陈瀚宇来阳王府的时候,我在后院练剑,他主动过来,指点了我几句。他表现得进退有据,彬彬有礼。不过我能看出来,他对我有想法。”

  关兮月也道:“他悄悄送了我一块玉佩,被我给扔了。”

  柳雉翎道:“那日我在院子里练舞,他突然告诉我,他也会跳舞,希望有机会,能和我一起练舞。”

  ……

  之前没人说,此刻却是爆出来,陈瀚宇暗地里,竟是接触过每个女人。

  得知这些信息,陈阳皱了下眉头,心生怒意,陈瀚宇这混蛋,竟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

  “那家伙太阴险了,我早晚拿下他狗命。”

  陈阳冷哼一声,随即了解了下众人修炼的情况,然后前往皇宫,见了陈鳌一面。

  之后他返回阳王府,打算在府内住一段时间,和大家多聚聚再离开。

  第一晚,众女与他久别重逢,都想住一起。

  可是,大家却又无法接受,所有人一起大被同眠。

  最后不得已,只能采取了抽签的方式。

  接下来的几日,众女也都是抽签决定,陈阳当晚住谁的房间。

  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

  这一晚,阳王府内,所有人齐聚一堂,推杯换盏。

  因为明日,陈阳便要告辞离去,大家今日给他送行。

  夜幕降临,众人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今天晚上,抽签之后,陈阳是住安柠的房间。

  这一个月的经历,让陈阳觉得,自己有种当皇帝的感觉。

  当晚,与安柠翻云覆雨之后,两人一起沐浴清洁了身子,都没有休息的意思。

  当然不是要继续翻腾,而是要修炼。

  不过,陈阳刚刚穿好衣服,盘坐在房间之内,还没来得急运转,外面突然传来一道细不可闻的脚步声。

  他耳朵耸动了下,仔细一听,发现外面的人,蹑手蹑脚,显然是在隐匿行踪。

  如果是阳王府的人,肯定不会这样躲躲藏藏。

  而且他也能听出来,外面的脚步声,不是叶以晴等人来捣乱。

  有外面的人,闯了进来?

  陈阳正疑惑,窗户砰一声被撞破,一道人影嗖的便飞了进来。

  那人根本没往别处看,直奔床上而去,冷笑道:“哼哼哼,听说陈阳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既然要杀,我何不先享受一下。”

  “找死!”

  陈阳冷喝一声,却是把那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大跳。

  他猛地转头,这才注意到,坐在了客厅里的陈阳。

  不过,房里没有点灯,幽暗的环境下,他并没有看清楚陈阳的容貌,冷声道:“哟呵,陈阳一死,他的女人竟然偷汉子,这倒是有趣。”

  “你睁大狗眼,看看我是谁。”

  陈阳手掌一挥,掌风把门吹开,月光照射进来,光线不亮,但足以看清楚他的容貌。

  “啊!陈阳!”

  那人惊呼一声,面色剧变,连忙转身便逃,要从飞入的窗户离开。

  “既然来了,就别想走。”

  陈阳冷喝一声,使出疾风意境,身形一动,嗖的便追了上去,一把便抓住了那人的后颈。

  他体表黄色光华流转,八荒霸体第三重的力量爆发,猛然把那人朝着地下按去。

  那人运转真元,想要反抗,可却无法抵御陈阳强横的力量。

  轰隆。

  一声轰响,那人的脑袋,整个陷入了地板之下。

  然后哗啦一声,又被陈阳掐着后颈,从地下把脑袋扯了出来。

  此人满脸血污,但却并未受伤太重。

  毕竟他也是假府前期修者,地板的强度太弱,并不足以伤到他。

  不过,陈阳捏着他后颈的手指,却是直接深入了两边肩胛骨,把骨头给他捏碎了。

  陈阳随手往后一扔,便把此人扔在了客厅中间,冷声道:“别动,也别想逃,否则的话,我立刻杀了你。”

  那人擦了擦脸上的鲜血,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陈阳,惊呼道:“你怎么活着,你不是被魏堂主杀了吗?”

  听到此人说魏堂主,陈阳便知,对方应该是西火教的人。

  他确认道:“你是西火教的人?”

  “是……”

  那人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在发现陈阳的境界,竟然达到了真府前期的时候,更是害怕了。

  这人不是应该死了吗?

  怎么不仅活着,修为还提高了?

  陈阳又问道:“是西火教,命令你来杀我阳王府的人?”

  “不。”

  那人摇了摇头,道:“是魏堂主个人的主意。”

  “魏灰雨!”

  陈阳眉毛一挑,眼眸中杀气浮现。

  此人也算是杀过他一次,从龙轩那里,得知魏灰雨还活着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要除掉此人。

  他向来如此,恩怨分明,有仇必报。

  陈阳又问道:“西火教对我,现在是什么态度?”

  那人道:“都以为你死了,虽然对你怨恨极深,可也无处发泄。另外,教内忙着重要的事情,也就把你的事情暂且搁置了。不过魏堂主之前因为你,被护火使徐别鹤擒拿,丢尽了脸。所以他在得知,黑火教龙轩大人离开后,就派我,来血洗阳王府。”

  说完之后,那人畏惧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不好意思,我对敌人,从不会手下留情。”

  陈阳眼眸中闪过杀机,那人心头咯噔一跳,转身便逃。

  不过,他的速度,又怎么快得过陈阳。

  砰轰。

  陈阳一掌拍在那人的胸口,全凭肉身之力,将那人的胸口打得凹陷了下去,当场死亡。

  这边的动静,已经惊动了整个阳王府。

  不过今晚有令,除非是安柠发声,否则的话,下人、护卫等,都不可进入这个院子。

  当然,其他的主人,可以进来。

  千素素、叶以晴、大头等人,都赶到了院子里,见客厅里死了个人,他们面露惊讶之色。

  “怎么回事?”

  千素素一脸担忧,过去握住儿子的手,紧张道。

  陈阳把死者的身份,以及情况说了之后,众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凝重。

  就连陈阳,也感到了棘手。

  如今这局势,若是自己离开了阳王府,再有人来袭击,龙轩也走了,何人来保护阳王府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