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215章 知道谁是内奸

  眼看龙佳彤就要发怒,张虞溪连忙拉了把陈阳,然后对龙佳彤恭敬道“:龙副院长,我们愿意服从你的安排。我们也相信,学院通过调查,能还我们清白。”

  陈阳还想争辩,张虞溪死死抓住他的手,低下头,悄悄真元传音:“别和她争辩,若是激怒了她,她现在把你杀了,就算是院长也拿她没办法。”

  陈阳眯缝了下眼睛,觉得张虞溪说得有道理,他也就把头转向一边,不再多言。

  “哼!”

  龙佳彤不满地冷哼一声,似乎在极力按捺怒火,语气冰冷道:“尹长老,你把他们二人,暂时关押起来。具体如何处置,等学院调查清楚之后,再做决定。”

  “是,龙副院长!”

  尹天仇见龙佳彤生气,把帮陈阳二人求情的念头也打消了。

  他带着陈阳和张虞溪,前往执法殿。

  虽说是关押,但他只是让陈阳二人,暂时住在执法殿,不要去其他的地方,等学院调查清楚此事之后,就还他们一个清白。

  对于尹天仇的照顾,陈阳二人,很是感激。

  尹天仇则是表示,他会立刻前往龙脊大殿,向院长汇报情况。

  转眼间,就是一天过去。

  这一天,陈阳和张虞溪,就在执法殿内修炼。

  虽然不能外出,但和在自己院子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

  而且执法殿位于龙武峰,真气浓郁程度,比陈阳所在的上云峰,高出了不少。

  第二天,天刚刚亮。

  院长禹青锋、副院长龙佳彤、执法殿首席长老尹天仇等人,便出现在了陈阳和张虞溪的面前。

  见他们二人自由地在执法殿修炼,龙佳彤面色垮了下来,看向尹天仇,指了指陈阳二分,沉声道:“尹长老,我不是让你,把他们关押起来吗?”

  禹青锋抢过话头:“行了,他们也没逃走,何必追责?”

  一边说着话,几名龙脊学院的高层,已是走到了陈阳和张虞溪的面前。

  见禹青锋出现,陈阳开口道:“院长,别的我不多说,我只说一句,我不是内奸。”

  张虞溪也道:“我们若是内奸,我也不会被打成重伤了。”

  “或许这一切,都是你们一手导演的呢?你们的伤势,只是为了减轻可疑。”

  龙佳彤似乎认定了陈阳二人是内奸,冷声道。

  对于这种争辩,陈阳面露怒色,嘲笑道:“龙副院长,你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证据,就可以说我们是内奸。那我是不是可以说,你偷了我的内裤?”

  龙佳彤勃然大怒,呵斥道:“大胆,竟敢调侃我!”

  “行了。”

  禹青锋抬了抬手,语气略重,示意众人都不要说话。

  身为龙脊学院院长,他还是很有威望。

  顿时,执法殿内,陷入了寂静之中。

  他看了眼陈阳,平静道:“我相信,陈阳并不是内奸。”

  龙佳彤皱眉道:“院长,可是并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清白的。”

  “那你有证据,证明他们是内奸?”

  禹青锋转头看向龙佳彤,语气中透着不耐烦,似乎是认为,龙佳彤的咄咄逼人,有些过分了。

  龙佳彤目光闪烁了下,不再反驳,但她看向陈阳的目光,更是冰冷。

  禹青锋向陈阳询问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对于他们二人能够活命,也是产生了极大的疑问。

  毕竟,西火教的阵势太强,绝不可能放过陈阳和张虞溪的。

  他沉默了下,问道:“陈阳、张虞溪,你们确定,除了你们之外,没人活着回来?”

  他话音刚落,没等陈阳二人回答,外面一名执勤弟子喊道:“启禀院长,王泽鸿师兄回来了!”

  “啊!王师兄!”

  陈阳和张虞溪,都是面露喜色,朝着执法殿外走去,想要去见王泽鸿。

  不过,他们刚刚一动,就被龙佳彤拦住,沉声道:“你们现在,是戴罪之身,不能随意走动。”

  陈阳气不打一处来,越来越觉得龙佳彤可恶。

  禹青锋对那传令的执事道:“你立刻把王泽鸿带上来。”

  “是!”

  那执事弟子应了声,转身便要往外走。

  “不用,我到了!”

  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

  众人看去,只见身着血衣的王泽鸿,朝着殿内走了进来。

  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左臂空空如也,竟是被人砍断了。

  他面色苍白,但眼神却十分坚毅,走到殿前,对院长、副院长,长老等人行了一礼。

  饶是成了断臂,身负重伤,他依旧十分沉稳。

  “王师兄!”

  陈阳和张虞溪,迎了上去,都是大喜过望。

  他们本以为,王泽鸿是执行剿灭暗堂任务当中,境界最高的一人,会被对方重点照顾。

  可是没料到,王泽鸿竟是如此坚韧,活着回到了龙脊学院。

  这对陈阳二人来说,无疑是惊喜。

  只是,王泽鸿断了一条左臂,却是有些可惜。

  毕竟,修炼功法,运转真元,是需要在全身运行,断了一臂,成就必然有限。

  而且,只剩一只手臂,实战时能爆发出的战力和灵活性,远远比不上双臂完整之人。

  也就是说,王泽鸿少了一臂,他无论是潜力还是实力,都是锐减。

  所以,陈阳惊喜王泽鸿活下来的同时,也是替他感到一阵惋惜。

  禹青锋问道:“王泽鸿,你的左臂?”

  王泽鸿目光闪烁了下,似乎也心有哀伤。

  但很快,他就镇定下来,眼神冰冷,语带恨意,沉声道:“左臂被人斩断了。”

  尹天仇暗暗摇头,对王泽鸿道:“此次遭遇埋伏,西火教强者众多,你能活命,已是意外之喜。至于少了一条手臂,和命比起来,却不重要了。”

  禹青锋问道:“王泽鸿,这次情况十分危险,你是怎么从那些人手中脱身的?”

  王泽鸿道:“原本陈师弟将那叶明翰引走,我们已是隐隐战局上风。若是局势不出意外,我们或许能反败为胜。可是不料,对方来了很多强者,我被三名真府中期围攻。”

  “但幸运的是,他们并不擅长合击之术,且内部有矛盾,在斩断我的左臂之后,他们竟是自己争吵起来,不再追击我,返回了漓海峰,我这才保住了性命。”

  闻言,众人觉得王泽鸿太幸运了,居然能遇到对方内讧。

  王泽鸿则是咬了咬牙,道:“此次遭遇埋伏,是因为内奸作祟。我活命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谁是内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