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201章 飞花逐月

  见曾洪川等长老向禹青锋提问,弟子们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整个龙脊学院,禹青锋实力最强,见识最为广博。

  如果连他,也解释不了陈阳的真元,为何会那么强,那么就没人能够解答了。

  可是众人不料,禹青锋却是摇了摇头:“刚才的战斗,我并没有看见。”

  闻言,众人一阵失望。

  不过没关系,战斗继续,禹青锋待会看见了,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众人不会想到,其实禹青锋,在刚才飞来的过程中,他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的心里,也有了自己的答案。

  不过,这个答案太沉重、太机密,他并不能对外声张。

  如果声张出去,就算陈阳在这场死笼挑战中活了下来,也会面对更加危险的境地,更易丢掉性命。

  除非陈阳战死,否则,禹青锋不会说出这个机密。

  “看样子,这场战斗,陈阳似乎并不是毫无胜算。”

  “如果他赢了,那岂不是说,我们投注的贡献点,又要输了。”

  “不,战局还没定,任师兄的实力还没完全发挥出来。”

  “如果陈阳没有别的底牌,那么他就输定了,因为我听说,任师兄已经练成了那招最难修炼的神通了。”

  “啊,难道是天级中品神通《飞花逐月》!”

  “嘿嘿,正是!”

  “这样的话,我就松了口气。任师兄凭借飞花逐月,绝对能战胜陈阳。”

  “如果陈阳输了,还挺可惜的,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排进学院前百名,等他进阶真府巅峰,甚至能争夺前三十命。”

  “谁让他如此高傲,向任师兄发起死笼挑战,要怪,也怪他自己。”

  “话别说得太绝对,战局未定,孰胜孰负,还不一定。”

  ……

  人群一阵议论之后,目光又回到了死笼之中。

  突然,有人大喊:“哈哈哈,小子,没想到,你就是陈阳。你可别死了,不然的话,我借你的十万贡献点,我就讨不回来了。”

  众人循声看去,发现发出喊声的,赫然是王泽鸿。

  至于王泽鸿在说什么,除了燕归南几人外,其他人,都没听懂。

  王泽鸿并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兴奋地自言自语:“嘿嘿,这场赌局,太有意思了。果然还是要押风险大的,才惊险刺激。”

  死笼之内。

  刚才一记对攻之后,陈阳和任子飞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短时间内,双方都没有出手抢攻。

  任子飞镇定下来,盯着陈阳,握紧了手中的金蛇剑,冷声道:“陈阳,你的实力,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要想战胜我,你还不够!”

  “是吗?”

  陈阳并没有畏惧。

  刚才交手,他已经把任子飞的实力,试探了七七八八。

  就算任子飞还有底牌,他也不惧。

  因为,他也还没动用星能。

  突然,任子飞动了。

  “飞花逐月!”

  他挥剑而出,使出的,正是先前人群议论的《飞花逐月》。

  瞬息之间,不知道他释放了多少剑,只听空气中,同时传来刷的声音,是剑刃穿透空气的嘶鸣。

  只见他的面前,全部是他的剑影,几千,还是上万?

  密密麻麻,从陈阳的角度看过去,全部是剑尖,把任子飞都完全笼罩在了后面。

  任子飞的真元,汹涌澎湃,凝聚在每一道剑影上。

  只见那密密麻麻的剑尖,陡然释放出强大的能量,凝聚出一片片紫色的花瓣,从剑尖中飞出来。

  而且,剑尖不止释放一片花瓣,而是源源不断,释放而出。

  任子飞不断地挥剑,花瓣,便不断地飞舞。

  只是瞬息间的功夫,死笼之内,便飘散着无数紫色花瓣,漫天都是,像下起了花雨,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

  不过,画面虽没,但那一片片花瓣,都是真元凝聚而成,暗藏杀机。

  “嘶嘶……”

  双头蛇意境吞吐着信子,在漫天花雨之中穿梭,令花雨威势大增,且多了几分蛇一般的阴冷气息。

  花雨的速度,并不快,缓缓地朝着陈阳飘舞而去。

  如果龙脊学院的弟子,不知道《飞花逐月》这门神通,或许还会以为,这神通,并不怎么样,很容易就能躲过。

  可是此刻,所有弟子们,都被漫天花雨所震惊了。

  《飞花逐月》这一招神通,是天级中品,在龙脊学院众多天级中品神通中,威力能够排名前三,而且是最难修炼的一门。

  如今整个学院,能把《飞花逐月》修炼成功的弟子,并不多。

  而要辨别这门神通,修炼到了什么程度,从释放的花瓣数量,就可以判断出来。

  此刻漫天花雨,数量之多,快要把整个死笼充斥满。

  可见,任子飞的造诣,已经不俗。

  而花瓣速度虽慢,看似容易躲避。

  但飞花逐月的特殊之处,是能受到使用者的控制。

  也就是说,此刻死笼中的花瓣,都会受到任子飞的指挥,从任何角度,以任何方式,对陈阳发起进攻。

  “陈阳,只怕是防不住了。”

  人群中,有人喃喃道。

  突然,任子飞面前的剑影消散,他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看着飘舞的真元花瓣,冷笑道:“哼哼,陈阳,我现在就看看你,如何防御四面八方的飞花!”

  “去!”

  任子飞手中金蛇剑一指,漫天花雨,突然加快了速度,朝着陈阳冲击而去。

  眼看接近了陈阳,倏地一下,飞花分散开,犹如有生命一般,从不同的角度,攻向陈阳。

  如此局面,陈阳当真是无处可躲。

  至于防御,那飞花来势汹汹,速度又快,把陈阳围了个密不透风,防御可以,但要做到绝对的防御,却太难。

  而且,飞花的攻击力,并没有因为任子飞,把真元分散成漫天花雨,而减弱太多。

  “紫极一剑!”

  陈阳并未惊慌,火莲剑一抖,瞬息之间,释放了一百多剑。

  花瓣实在太多,即使不用瞄准,每一道剑芒,都能击中一片真元花瓣。

  砰轰、砰轰……

  空中传来一道道爆破的声音,剑芒和花瓣,都泯灭无形。

  “紫极一剑!”

  陈阳又接连挥剑,毫不停留,以他为核心,朝着四面八方,放射出剑芒,击溃一朵朵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