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196章 疯狂的赌徒

  距离陈阳和任子飞的死笼挑战,还有不到五天。

  这期间,整个龙脊学院,都热闹了起来。

  从下云峰到擎峰,所有的弟子,都在关注着这件事。

  一方,是风头正劲的天才;

  另一方,是排名三十四的强力弟子。

  不得不说,这一场战斗,虽然实力看似悬殊,但还是有些看点。

  连学院的一些长老,也关注着这件事。

  其最关注此事的长老,当属周月蓉。

  并且,她还主动向执事殿提出,担任这场死笼挑战的裁判。

  除此之外,在弟子当,最引起轰动的,是学院排名第六的王泽鸿,设立了有奖竞猜,他来坐庄,欢迎学院弟子们进行投注。

  虽然这其实是赌博,但有了陈阳和郑严州一战时的前车之鉴,这一次,学院方面,也不好多说什么。

  但执法殿的尹天仇已经放出话来,等这次死笼挑战之后,这种有奖竞猜,也将叫停。

  任何另立名目的赌博方式,学院里,都不允许出现。

  有了王泽鸿坐庄,学院投注的弟子们,非常之多。

  虽然需要把贡献点,划给王泽鸿,但他毕竟是排名第六的师兄,大家信得过,认为他不会把师兄弟们的贡献点给黑了。

  当然,如果他真的黑了,算是学院,也不会放任不管。

  这次的有奖竞猜,和次的规则一样。

  胜利一方,按照所占投注总额例,分配落败一方的奖池。

  这样一来,王泽鸿这个庄家,一个贡献点也不会输掉。

  而且,为了做到稳赚不赔,王泽鸿作为庄家,对每个人的贡献点投注额,进行百分之一的提成。

  也是说,无论陈阳和任子飞这场战斗谁赢,他最后,都能得到总投注额的百分之一。

  距离开战还剩两天的时候,根据统计,总投注额,已经达到了一千五百三十万贡献点。

  王泽鸿从其,能抽成差不多十二万贡献点。

  这个数量,对其他弟子来说,的确很多。

  但是对于王泽鸿来说,似乎并不算多少。

  毕竟王泽鸿在整个学院排名第六,除开花销之外,累积的贡献点,已经有两三百万之多了。

  这让大家不明白,王泽鸿坐庄,搞这次有奖竞猜,到底是为了什么?

  仅仅是十几万的贡献点吗?

  所有人都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眼看距离死笼挑战,还有一天的时间。

  这一日,张虞溪到了六号擎院。

  这段时间,这个院子,可谓是络绎不绝,人流不断。

  尤其是到了临近开战的前一天,前来投注的人,更是多了起来,还需要排队才行。

  这么好的生意,王泽鸿干脆请了几个师弟来帮忙。

  当然,都是无偿打工。

  能够讨好排名第六的师兄,这些下云峰的师弟们,抢破头才得到这个机会。

  看着眼前排队的人群,张虞溪不禁皱了下眉头,如果排队的话,实在太浪费时间了。

  龙脊学院排名前十的弟子,境界最低也达到了真府期,和排名十名开外的弟子,完全是另一个层次。

  所以王泽鸿,是张虞溪也要仰望的存在。

  不过他为人友善,倒没有其他排名前十师兄的高傲,所以张虞溪倒是和他认识。

  在院子里找了找,还真让张虞溪见到了王泽鸿。

  王泽鸿坐在一棵树下,正盯着自己的令牌发笑,脸满是兴奋之色。

  那贼兮兮的样子,让张虞溪很无语。

  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学院排名第六的强者。

  “王师兄。”

  张虞溪没有走进,而是远远地叫了一声。

  王泽鸿回过神来,赶紧把令牌收起,一见是张虞溪,他笑了笑,前道:“张师妹,你也是来投注的吗?”

  张虞溪点了点头,没等她开口,王泽鸿道:“既然如此,那我建议张师妹你别投任子飞,还是投陈阳好。”

  擎峰的弟子,个个都刻苦修炼。

  王泽鸿其实,并不知道,外面对陈阳和张虞溪的传言。

  所以他还以为,张虞溪是来投任子飞的。

  毕竟任子飞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胜算都更大。

  张虞溪对王泽鸿道:“王师兄,你为什么让我投陈阳?”

  王泽鸿把刚刚收起的令牌取出来,真元灌注令牌之,只见面浮现出数字:一千八百二十三万九千一百三十一。

  他指着令牌道:“其有两百一十万是我自己的贡献点,其他的,都是师弟、师妹们的投注。火爆程度,超过了我的预期,达到了一千六百多万贡献点。”

  张虞溪一惊,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投注。

  王泽鸿接着道:“其投注任师弟赢的,一千五百九十七万贡献点,投注陈师弟赢的,只有五万多贡献点。也是说,如果你投注五万贡献点的话,如果陈师弟赢了,你能分到一千五百九十七万贡献点的一半。所以,我让你投陈阳。”

  张虞溪道:“算如此,那也得陈阳赢才行呀。”

  王泽鸿道:“嘿嘿,赌博赌博,是要赌,才有意思,如果已经知道结果,那还是赌吗?说实话,投注陈师弟赢的五万多贡献点,其有五万贡献点,是我自己投的。”

  张虞溪眉毛一挑:“王师兄,你坐庄这场有奖竞猜,莫非是为了赌博?”

  王泽鸿搓了搓手,笑道:“张师妹,实不相瞒,其实我这个人好赌,尤其是风险极大的赌局,我更有兴趣。可惜学院不允许赌博,这次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

  张虞溪讶然,没想到王泽鸿还有这样的爱好。

  不过,这个有奖竞猜,她还有个疑点。

  她问道:“王师兄,陈阳的奖池只有五万,那么算投任子飞的人赢了,也赢不了多少贡献点,他们为什么还趋之若鹜?”

  王泽鸿笑道:“因为我答应他们,任何一个投注者,赢了之后,分到的贡献点不超过一百,我帮他们办一件事。”

  “什么!”

  张虞溪大惊,咋舌道:“王师兄,你这么赌,未免也赌得太大了吧?”

  王泽鸿脸露出赌徒兴奋的笑意,道:“不过,万一陈师弟胜利,我赢了的话,嘿嘿,那种感觉,可是相当的爽呀。”

  本书来自http:////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