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174章 春水堂

  

  郎筱然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哭哭啼啼对陈阳道:“小芸和茗谣她们,被……被春水堂的人,抓走了。”

  春水堂,不就是鬼岩城三大势力之一吗?

  陈阳皱了下眉头,对郎筱然道:“筱然,你别着急,先把事情的经过,给我讲一讲。”

  郎筱然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语带啜泣,道:“我们从地球传送过来,就到了鬼岩城。幸好刚到的时候,并没有遇到太强的凶徒,我们才得以保住了性命。此后我们发现这是一座罪恶之城,便伪装自己的容貌,寻求生存的方式。”

  “有一天,我们正走在街道,突然一名中年女人,出手把小芸和茗谣抓住,说是她的堂主正好缺两名婢女,然后她带走了小芸和茗谣。他们走后,我听周围的人说起,这才知道,原来那中年女人,是春水堂的人。”

  “此后,我阴差阳错,到了灵禽门,因为我懂得一点驯妖之法,便成为了灵禽门的饲养员,帮助他们,饲养一些境界不高的妖兽。因为鬼岩城资源稀缺,他们的妖兽虽然境界低,但却能卖到很高的价钱。”

  “我的打算是,想办法偷偷卖掉两只妖兽,然后前往春水堂,寻找茗谣和小芸,可是没想到,你出现了。”

  说到这里,郎筱然眼泪又掉了下来,道:“春水堂的产业是青楼,如果小芸和茗谣被人发现她们的容貌,只怕……”

  她没有说下去,不敢想象那可怕的后果。

  陈阳面露凝重之色,安抚了下郎筱然,然后把纳戒中的余鸣鹤放了出来。

  “啊!”

  余鸣鹤惊呼一声,跌坐在灵禽门议事殿中,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他刚才被收入纳戒,在里面看到了一只狗,让他感到匪夷所思,纳戒居然还能生存活物?

  他看向陈阳,意识到,眼前这青年,不简单。

  陈阳道:“余鸣鹤,把你知道有关春水堂的信息,都告诉我。”

  余鸣鹤道:“你想干什么?春水堂是鬼岩城三大一流势力之一,他们有真府前期修者坐镇,你若是要挑战春水堂,绝对无法做到。”

  陈阳冷声道:“你只需告诉我信息就行,其他的,你不用操心。”

  余鸣鹤眼珠转动了下,道:“你的条件,我都可以尽力满足。但是我希望,你能放过我的命。”

  闻言,陈阳手刀斩落,刀芒切断了余鸣鹤的右臂,疼得余鸣鹤面颊抽搐,咧嘴呲牙,发出沉闷的惨叫。

  没等余鸣鹤回过神来,陈阳又是手刀斩落,余鸣鹤的另一只手臂,也被切了下来。

  “啊!”

  这一次,余鸣鹤没能忍住,发出痛苦的叫声。

  他没想到,一言不合,陈阳竟然就出手斩断了自己的双臂,此人之凶恶,不逊色于鬼岩城的人。

  看了眼空荡荡的双臂,因为被封脉术禁锢,余鸣鹤不能动弹,只能任由鲜血流出来。

  陈阳走过去,帮余鸣鹤封住血脉,止血之后,道:“我不会杀你,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春水堂的消息了吧。”

  余鸣鹤面色难看,苦笑了下,道:“你断了我的双臂,和杀了我,又有什么区别。灵禽门仇家众多,别人知道我双臂已断,必然找上门来,我难逃一死。而且,被抓住的话,会死得更惨。”

  陈阳淡然道:“至少,你有逃命的机会。”

  余鸣鹤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了。

  他暗暗叹息一声,对陈阳道:“春水堂的势力,在鬼岩城的东南城区,实力强大,和灭霸门、暗魔阁不相上下。而且,因为他们掌控鬼岩城大半的青楼,拥有最大的信息网,所以他们和灭霸门比起来,更多了几分优势,在地盘争夺中,总是能占得先机。”

  “春水堂的堂主,名叫叶春娇,外号春娘子,真府前期的境界,实力和灭霸门门主钟宇奎不相上下。她原本是春水堂旗下青楼的烟花女子,靠着依附寻欢的顾客,逐渐提升自己的实力,达到了现在的位置。”

  “不过,她并没有因为出身,而对烟花女子有丝毫的同情,反而变本加厉,剥削、欺凌这些女子。她的强势手段,令人无法反抗。而且她为人阴险狡诈,靠着实力和智谋,将春水堂做得更大。”

  “有传言称,她联手了暗魔阁,打算把灭霸门吞并,打造鬼岩城最强大的势力,在鬼岩城,成立一个官方组织,统领整个鬼岩城。”

  陈阳眉毛一挑,沉吟道:“这个春娘子,野心倒是不小。不过,这传言未必是真的。如此机密的消息,如果传出来,灭霸门必然有所防备。只怕这传言,其中有虚假的成分。”

  话锋一转,陈阳对余鸣鹤道:“你可有鬼岩城的地图?”

  余鸣鹤看了眼自己空荡荡的双臂,苦笑道:“有,可是我现在,没办法给你拿。”

  陈阳隔空御物,把余鸣鹤断臂手指上的纳戒取下来,然后放到余鸣鹤的胸口,道:“把地图取出来。”

  余鸣鹤一个念头,地图出现在他的胸口。

  陈阳拿起地图,只见这张地图,标注得十分清楚,但上面有涂改的痕迹。

  余鸣鹤解释道:“因为鬼岩城时常发生争斗,地盘、势力的交替每天都在发生,所以这张地图,需要经常做出修改。”

  陈阳看了下,地图中几乎一半的区域,都有大量涂改的痕迹。

  但是东南方的春水堂、北面的灭霸门、西面的暗魔阁,这三个一流势力的地盘,却并没有什么变化。

  并且,他们还有往外扩张的痕迹。

  显然,这三个势力,比其他二流、三流势力强多了,更加的稳定。

  地图到手,陈阳对郎筱然道:“走吧,去找茗谣和小芸。”

  两人当即朝外走去,留下不能动弹的余鸣鹤。

  “等等,你先把我放了啊!”

  余鸣鹤大惊失色,朝着外面喊道。

  可是,陈阳并没有理会他。

  过了一会,一名超凡境的灵禽门门人,小心翼翼地走进了议事殿,他见余鸣鹤双臂断掉,不能动弹,眼中浮现出杀机,心生歹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