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149章 要你死

  听到陈阳的劝说,张虞溪却是点了点头,道:“好吧,我们先在丛林里疗伤。”

  说完,她率先朝着下方飞去。

  见她听陈阳的劝,却不听自己的,任子飞眼中闪过冷芒,盯着陈阳的背影,心里更是不爽了。

  在丛林中降落下来,任子飞表现得很殷勤,给众人都送上疗伤丹药,就连陈阳也不例外。

  然后他升了篝火,虽然众人不怕寒冷,但有暖洋洋的火堆,顿时感觉舒服多了。

  任子飞一连串的表现,博得了林瓶儿、赵珂、王婷的好感,三女和他聊天,聊得不亦乐乎。

  不过,任子飞很懂得分寸,并没有深入话题,始终和三女保持距离。

  而且他怕冷落了张虞溪,时不时把张虞溪也拉进话题里。

  可张虞溪,却不吃他这套,盯着篝火,若有所思的样子,根本不理会他。

  任子飞也没表现出不适,依旧带着微笑。

  过了一会,他站起身来,对陈阳道:“陈师弟,这树丛中有些野兔什么的,我们一起去猎杀几只,给大家烤了吃,就当是野炊了。”

  事实上,到了假府期的境界,几乎已经达到了辟谷的程度,就算不吃不喝,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什么也不吃。

  美食这种东西,就算是神仙,也没有抵抗力。

  但听到任子飞的话,张虞溪冷声道:“休息一会,我们就继续赶路,你别浪费时间,去猎杀什么野兔了,对我们的伤势,又没作用。”

  “吃点美食,伤势虽不会恢复,但心情会好一些。”

  任子飞笑了笑,拉着陈阳的胳膊,一副十分友好的样子,道:“走吧,陈师弟,和我一起去。”

  见任子飞这副模样,陈阳不禁觉得好笑。

  这家伙,上次还拦住自己的去路,想要揍自己,现在居然以为这样演一演,就能骗我?

  我跟着你去,等到了没人的地方,你肯定会动手。

  陈阳心如明镜,对任子飞的目的,看得很透彻。

  他盘算了下,张虞溪是上擎峰排名三十六,已经能和真府中期的余真作战,实力非常厉害。

  那么排名三十四的任子飞,肯定比张虞溪更强。

  面对堪比假府中期的对手,陈阳就算是动用苍穹之怒,战斗力还是略逊一筹。

  如此情况,他自然不会和任子飞独行,给任子飞杀自己的机会。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答应任子飞,去猎杀野兔。

  不过,没等他开口,张虞溪道:“陈阳,别和他去。”

  其余几女,以为任子飞是好人,可张虞溪,却把任子飞的心思,看得是清清楚楚。

  任子飞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自然不肯放过陈阳。

  他正欲继续相劝,不料陈阳却主动起身,对张虞溪道:“张师姐,你受了伤,我去给你们猎杀野兔,开开荤,也是应该的。我知道你怕麻烦我,不过没关系,我乐意。”

  闻言,张虞溪愣了下,总感觉陈阳的话,似乎有些不对劲。

  “走吧,任师兄。”

  陈阳招呼了任子飞一声,率先朝着树丛中走去。

  他的速度很快,瞬息之间,身影就被丛林遮掩,看起来,似乎急切着在张虞溪面前表现。

  “子豪,你照顾几位师姐。”

  任子飞面露喜色,叮嘱了任子豪一句,快速朝着陈阳追上去,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杀机。

  很快,两人都消失不见。

  突然,丛林之中,传来陈阳惊呼声:“什么,任师兄,你说你想摸王婷师姐的大胸脯?你这未免也太过分了!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

  声音传来,坐在篝火边的王婷,面色刷的就红了。

  紧接着,她的眼神中透着怒意,咬牙切齿道:“没想到,任子飞背地里,竟然是这种人!”

  “陈阳,你胡说八道什么?!”

  丛林远处,响起任子飞惊愕的声音。

  随之,陈阳的声音,再次响起:“任师兄,你别对我真元传音了,你这么无耻的行为,我无法接受。什么,你还要摸张师姐的小蛮腰,你……你太过分!”

  “陈阳,你找死!”

  “任师兄,你别当面说一套,给我传音又是另外一套。你说你偷了张师姐的内裤,非常好闻,这件事,实在太恶心。”

  “给我去死!”

  伴随着任子飞充满怒意的吼声,一道几十米宽的匹练剑气,从远处出现,斩断了沿途几十棵大树。

  而陈阳,正在攻势的笼罩之下,急匆匆地奔逃。

  “任子飞,给我住手!”

  见此,张虞溪身形一动,取出长鞭,出手拦截了攻击陈阳的刀气。

  “张师姐,我本以为,任师兄不记恨我了,但没想到,他心中邪念太重,竟然想利用我,干那龌龊之事。他还传音告诉我,让我进你房间的时候,偷你的……算了,不说也罢,我们走吧。”

  陈阳走到张虞溪面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张虞溪面颊微红,气得柳眉倒竖,长鞭在虚空中抽得啪嗒作响,她对飞奔而来的任子飞喝道:“任子飞,你这龌龊之人,我不齿与你为伍。你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就动手了!”

  任子飞指着陈阳,气呼呼道:“虞溪,你别……”

  “虞溪不是你叫的。”

  张虞溪打断道。

  任子飞面露无奈之色,只得道:“张师妹,你别听陈阳胡说,我根本什么也没说,全是他杜撰的。”

  “事实如何,我心里清楚。”

  张虞溪冷哼一声,瞪了眼任子飞,道:“你别跟着我们,我们要前往龙武船飞行点,返回学院。如果你跟着,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张虞溪腾空而起,招呼陈阳几人,道:“走。”

  “任师兄,再见。”

  陈阳朝着任子飞挥了挥手,远离而去,把任子飞气得火冒三丈。

  他本以为,能把陈阳干掉。

  谁知道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给坑了,弄得在张虞溪等人面前,形象全无。

  他站在原地,沉默了半晌,眼中闪过冷厉之色,双拳紧握,阴险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既然来阴的不行,我就来明的。这一次,我一定要你死!”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