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143章 冥尸怪

  “少废话,来吧。”

  张虞溪怒喝一声,手中长鞭一抖,朝着余真攻上去,攻势非常凶猛。

  余真也不示弱,挥刀攻上去。

  两人你来我往,明明境界不同,可是却势均力敌,一时之间,竟是难分胜负。

  另外四名真府前期修者,则是身形一动,分别攻向了陈阳、王婷、赵珂、林瓶儿四人。

  王婷、赵珂、林瓶儿三女,虽然实力不如张虞溪,排不进龙脊学院前一百名。

  但她们毕竟是龙脊学院的精英弟子,实力也非同一般。

  对战同阶的西火教教众,她们还是有这个底气。

  三女分别应对一人,倒是没有落入下风。

  眼前这战局看起来,似乎龙脊学院这边,还是有些胜算。

  可是,旁边还有个真府后期的周欣蓉,还没动手。

  周欣蓉光是在一旁看着,就给陈阳五人,带来极大的压力。

  她若是出手,分分钟,就能令战斗结束。

  不过,她似乎是自持身份,而且也对余真等人有信心,所以短时间,她并没有动手。

  一时间,天空中各种意境、神通,光芒耀眼,威力强横,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划破夜空。

  整个云中城,都被震动。

  不过,白天的时候,周欣蓉就让云血崖做出了安排,为了避免有人看到这场战斗,对云中城实行了宵禁。

  此刻城卫军出动,家家户户关门闭户,谁也不准出来。

  “桀桀桀桀……”

  陈阳的对手,是一名左脸有一块巨大烫伤疤痕的男子,面颊十分消瘦,仿佛只有一层皮,笑的时候,此人嘴角裂开,露出稀疏的黄色牙齿,散发出腐臭的气息,十分恶心。

  他悬浮在陈阳的面前,手里拿着一把巴掌大小的铜锤,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玩味地看着陈阳,仿佛是猫在盯着老鼠。

  他手中的铜锤虽小,但却是一件三纹天器。

  他转动着铜锤,对陈阳道:“小子,我叫血屠,你知道,我这个小铜锤,敲碎了多少人的脑袋吗?”

  “紫极一剑!”

  陈阳懒得废话,冷哼一声,手中墨刃剑刺出,瞬息之间,三十道剑芒释放,不仅攻向血屠的要害,而且把血屠的闪避路线,都封锁了。

  可是,血屠却毫无惧意,脸上露出戏谑之色,手里拿着小铜锤,不急不慢地,迎着前方的剑芒,朝陈阳飞过来。

  噗嗤、噗嗤、噗嗤……

  血屠的身体,被剑芒洞穿,心脏、额头、腹部、大腿、裆部等处,足足洞穿了十七个洞口。

  可奇怪的是,这些洞口,并没有血液流出来。

  而且,血屠神色如常,脸上没有丝毫痛苦之色,依旧朝着陈阳飞过来,发出阴徹徹的冷笑:“桀桀桀桀……”

  “怎么可能,被洞穿了心脏、大脑,还能活着?”

  陈阳大吃一惊。

  紧接着,他透过血屠身上的洞口,发现血屠的大脑内,并没有脑髓,腹腔之中,也没有内脏。

  也就是说,站在陈阳面前的,只是一个骨架、皮肉组成的人体,而不是一个真正的人。

  “冥尸怪!”

  陈阳眉毛一挑,想起了《仙魔道典》中,记载的一种魔道炼尸之术。

  这种炼尸之术,并非是炼制死人尸体。

  而是在人将死之时,将其炼制成特殊的冥尸怪,内脏、大脑全部腐化,只留下身躯和意识。

  这种冥尸怪,和尸傀不同。

  尸傀只保留了身前的战力,但并没有任何的自主意识。

  但是冥尸怪,却拥有生前的记忆,自我的意识。

  也就是说,冥尸怪保留了生前的一切,还得到了一副强大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弱点的身体。

  不过,冥尸怪也不是没有缺陷。

  冥尸怪看似和人类一模一样,但却不能修炼进阶,而且身体会散发出腐臭。

  也就是说,血屠之前是真府前期,那么现在他被炼制成了冥尸怪,他永远都会停留在真府前期。

  “没想到,你还知道冥尸怪。”

  血屠见陈阳提起冥尸怪,脸上露出意外之色。

  但他并没有当回事,冷笑道:“不过,你知道也没用,你杀不死我。最终,我的小铜锤,会砸烂你的脑袋。我真想看看,你的面具之下,是怎样的脸庞。难道,你是一个女人,桀桀桀桀……”

  “死怪物,你真以为,自己死不了吗?”

  陈阳冷笑一声,眼神中露出嘲讽之色。

  血屠在被炼制成冥尸怪的时候,当时炼制他的那个人,自然告诉了他,冥尸怪的弱点。

  针对这个弱点,他已经做了很多防备。

  除非是比他境界高的修者出手,不然同阶,或者境界更低的修者,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听到陈阳的话,他不屑道:“冥尸怪的确有弱点,不过,你还不足以攻破。小子,纳命来吧,桀桀桀桀……”

  血屠发出怪笑,手中的小铜锤挥出,陡然之间,那铜锤在黑色真元的笼罩之下,变得足足有一间房子那么大。

  血屠的头顶上方,浮现出一只血淋淋的大手。

  他的悟性,显然很一般,并没有领悟意境,只是领悟了大势。

  而且现在他被炼制成冥尸怪,也不可能,再将大势,提升为意境了。

  不过,他这种奇怪的血手大势,却是十分罕见。

  “血落天穹。”

  血屠挥动铜锤,朝着陈阳砸落下来,那血手大势张开,包裹在真元凝聚的巨锤上方,令那巨锤也变得血淋淋的,十分渗人。

  血手虚影仿佛是抓着巨锤,降落下来,阴邪的气息扑面,令陈阳的身体,不禁感到一寒。

  就连张虞溪、赵珂、王婷、林瓶儿,也感应到了恐怖的力量。

  四女面色剧变,不禁瞄了眼陈阳,发现陈阳的对手,虽然也是真府前期,但明显比另外几名同阶的西火教教众更强。

  她们想要救援,可是却被面前的对手缠住,自顾不暇,根本分不出神来。

  “陈阳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张虞溪皱了下眉头,从她的角度,看见了站在坤华宫门口的周欣蓉。

  她心底一沉,就算陈阳活着又如何,还有个真府后期在那等着出手,自己五人,怎么打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