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018章 进入地牢

  看到暗红的流光箭矢,从通道释放而出,通来商会这边的人,都目光一亮。

  不过,他们却感到疑惑。

  刚刚进了通道的人,明明是陈阳,难道真如他所言,他能够对付假府前期修者?这箭矢是他放的?

  “什么东西?”

  冷君眼看箭矢朝自己冲击而来,感受到箭矢的恐怖能量,他脸上露出惊惧之色,挥动镰刀,朝着箭矢斩落下去。

  三米多长的镰刀,凝聚黑色真元,发出厉鬼般的嘶吼声。

  只见那镰刀的刀头,瞬间虚化,刀刃消失,变成了一个恐怖的鬼头,长开大嘴,露出一口稀烂的牙齿,朝着苍穹之怒箭矢拦截而至。

  可是,镰刀还未完全落下,那凶戾的鬼头发出嗤嗤的声音,开始瓦解,化作一缕缕白烟,消散虚空之中。

  苍穹之怒箭矢,竟是对邪魔功法,有克制的效果。

  冷君面色大变,哪里还敢拦截箭矢,立刻收回镰刀,想要闪避。

  可是这小小的房间之内,哪里有他闪避的空间。

  他直接往空中飞起,冲破了上方的土层,朝着空中飞去。

  轰隆。

  顶部一破,整个房间轰然坍塌,上方酒窖中的酒坛子,碎了一地。

  可是流出来的,居然不全是酒水,其中还惨杂着很多红色的鲜血,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

  这酒窖,与其说是酒窖,不如说是血窖。

  云中楼的人,此刻正联手和西火教激战,因为人数优势,已经占据了上风。

  就在战斗激烈之时,地下突然传来轰隆巨响,众人只见酒窖坍塌,一道人影笼罩在黑色真元之中,冲天而起,接连撞破了云中楼的楼梯、栏杆、屋顶,直朝着空中而去。

  “小心,是假府期的西火魔教凶徒!”

  人群之中,有人大喊道。

  可他话没说完,只见地下射出一道暗红色的流光箭矢,朝着冷君追击而去,直射向空中,速度比冷君还快了半分。

  众人这才明白,这假府前期,不是出来帮西火魔教的,而是他在逃命。

  “是谁,竟然把冷护法逼成这样?”

  吴掌柜见此一幕,面露震惊之色。

  砰轰。

  空中,冷君并没有逃过苍穹之怒箭矢的追击,被箭矢击中。

  空中爆出一团血雾,整个云中城都看见了这一幕,无不骇然。

  轰隆隆……

  强大的能量波动,犹如水面荡漾开的一圈圈涟漪,朝着四周冲散开。

  处于核心区域的云中楼,本已经是不堪重负,此刻冲击波一来,轰然垮塌,腾起漫天灰尘。

  冷君坠落在云中楼的残垣断壁之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伤势,血肉模糊,白骨碎裂,经脉寸断。

  那道箭矢的威力,恐怖如斯。

  他想要运转真元,却发现经脉受阻,不仅无法自如运转真元,还传来剧烈的疼痛。

  如此情况,他哪里还敢继续战斗。

  他毫不犹豫,身形一动,就想逃走。

  “拿下他。”

  不过,没给冷君逃命的机会,立刻有云中城的几名超凡九重修者,纷纷上前,把他围了起来。

  他爆发出最后的力量,和对方作战,却依旧不敌,被众人拿下。

  西火教的教众,见连分坛的护法冷君,也被擒获,他们顿时就失去了战意,被打得节节败退。

  其中有人想要逃命,却根本逃不掉。

  因为城卫军赶过来,把这片区域,彻底的封锁了起来。

  而且,很多高手,正在往这边赶来。

  局面上看,西火教大势已去。

  地下。

  冷君逃走之后,在公孙铮的带领下,通来商会这边,处于绝对的优势,把西火教教众压着打。

  不出片刻,他们就把这些人全都解决。

  公孙铮目光转向左边通道,对众人道:“走,他们分坛的坛主就在这边,我们去把他杀了。”

  当即众人都跟上去,冲进了通道。

  此刻地下分坛的顶部已经崩塌,不少人看见这边的情况,也纷纷赶来相助,和公孙铮等人,一起去追击还未现身的坛主。

  另一个通道中,陈阳速度发挥到极致,飞快地赶路。

  刚才打斗的动静那么大,他不确定,对方听到声音,会不会带着安柠,从其他的出口,离开这里。

  这条通道,出乎意料的长。

  陈阳前行了很长一段距离之后,从云中楼传来的战斗声,已经听不见。

  如果这里的人,没人传递过来消息的话,他们应该不会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这样的话,安柠也许还在。

  终于,通道开阔,前方出现了一个下沉阶梯,下去之后,有一道半掩着的铁门。

  陈阳站在铁门外,并没有着急进去,仔细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门内有两个人,正在交谈。

  “潘峰真是当卧底当傻了,那么漂亮的女人,不拿来玩,整天关着,有什么用?”

  “娘的,你还别说,那美女的身材、模样、气质,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自从她来了,我晚上都睡不着觉。”

  “可是没办法,坛主发话了,除了潘峰之外,其他人都不准接触那美女。不然的话,我早就悄悄把她办了。”

  “如果让我来一次,我就算折寿十年,我也愿意。”

  “你说潘峰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他说那女人是管理奇才,想要将其吸纳进入我们西火教,帮助我们西火教完善管理制度,提高什么人员素质……总而言之,都是些我们听不懂的东西。”

  “他真是白痴,放着好好的女人,不玩可惜了。”

  ……

  听到门内的交谈,陈阳知道安柠不仅还活着,而且没有被人玷污,他不禁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也明白了,原来安柠被掳走,是因为潘峰看重了安柠的才华,想要将其拉进西火教。

  不得不说,潘峰还是很有头脑。

  如果安柠进入了西火教,对西火教进行制度完善,对西火教大有益处。

  不过,现在安柠还被关在这里,显然是潘峰的目的,还没有达成。

  陈阳收回思绪,使出神识扰乱,朝着门内其中一人的识海攻去。

  “阿海,你怎么了?怎么回事?”

  门内,传来一道惊慌的声音。

  紧接着,安静了下来,另一人也被陈阳干掉了。

  为了避免弄出动静,陈阳并没有推门,而是从铁门的门缝中走了进去。

  只见门内有片空地,左侧有张桌子,一名男子趴在桌上,另一人躺在地上,都已经失去了自我意识。

  旁边的墙壁上,则是挂着皮鞭、铁链、勾刺等物。

  正前方是条长长的走道,从陈阳的视角能看见,走道左右两边,都是牢房。

  果然如王立所言,这里就是地牢。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