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997章 登门

  张虞溪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沉浸在推箱子这个小游戏中。

  不仅是这个游戏有吸引力,还因为她性格要强,只要不过关,她脑子里就始终想着游戏。

  就连修炼,也是要逼迫自己,才能忘掉游戏,全神贯注修炼。

  一停下来,则是立刻捧起手机玩推箱子。

  不知不觉,三天过去。

  推箱子这个游戏,她也玩到了49关,进度条写着49/100,眼看游戏就要进行到一半了。

  不过第49关,实在太难,饶是她冥思苦想,也没有想到破解之法。

  但她不依不饶,决定过了这一关,就立刻修炼。

  她把手机放在一边,脑子里进行着推演。

  过了一个多时辰,她目光一亮,终于是有了方案。

  她打开手机,立刻实践。

  虽然手机有些古怪,隔一会就会显示电量不足,但她并没有在意,还时进行着自己的游戏。

  箱子一个个推到了格子里,眼看只剩最后一个箱子,就要成功。

  不料,手机突然响起了音乐,然后屏幕变得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

  “怎么回事?”

  张虞溪盯着手机,眼珠一转,想起当时陈阳把手机交给她的时候,长按了下旁边的按钮。

  她也按了旁边的按钮,可是手机没有半点反应。

  眼看胜利在望,谁知手中这玩意,突然停了,把张虞溪急得直皱眉头。

  “让人把陈阳叫过来?”

  “不行,这样的话,别人就都知道,我在玩游戏了。”

  “看样子,我得亲自跑一趟。”

  思来想去,张虞溪决定,去找陈阳,问问陈阳是怎么回事。

  她当即动身,前往下云峰。

  下云峰住着的,虽然都是假府前期修者,放在外面,也是高手。

  可是下云峰,却是整个龙脊学院,最下等的居住地。

  住在这里的人,想要离开。

  别的山峰的师兄、师姐,则不愿意到这里来。

  所以今天,张虞溪的出现,却是惊动了整个下云峰。

  尤其是在下云峰住了几年的老生,更是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张虞溪,竟然和自己擦肩而过。

  “你们看到没?张师姐来下云峰了,你们说,她来干什么?”

  “不知道呀,她明明住在上擎峰,怎么会来下云峰?更何况,如果她有什么事情,直接招呼一声,下云峰的弟子,还不屁颠屁颠地去见她。”

  “这件事情,透着古怪。”

  “该不会,张师姐看上了下云峰的某位弟子吧?”

  “你做梦吧,谁不知道张师姐喜欢女人……”

  “你疯了,这种话,你也敢说。”

  ……

  张虞溪的耳力非常强,对于闲言碎语,她听得清清楚楚。

  那些虚假的传言,令她心里感到非常愤怒。

  她不是喜欢女人,她只是对男人不假辞色而已。

  不过,她也懒得给这帮人解释。

  走到下云峰的山腰处,她停下了脚步,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陈阳住在哪里。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吕若雪、鱼紫雯、南宫云裳三人刚刚交流了修炼经验,正好路过,看见了她。

  鱼紫雯和南宫云裳,上前招呼道:“张师姐,你好。”

  吕若雪却是愣了下,不禁想起陈阳说过的话,几天之后,张师姐会来找她。

  现在,不正是过了几天吗?

  张虞溪见遇见了熟人,于是问道:“对了,你们知不知道,陈阳住在哪里?”

  因为是去问陈阳游戏的问题,所以她显得有些心虚。

  这下子,更是令鱼紫雯三人,感觉有古怪。

  不过,她们还是给张虞溪指了陈阳的住处。

  等张虞溪离开,三人互相看了眼,脸上都露出疑惑之色。

  南宫云裳首先开口:“你们谁知道,怎么回事?”

  鱼紫雯摇了摇头,然后吕若雪道:“前两天,陈阳去找过张师姐。”

  “他找张师姐干嘛?”

  鱼紫雯和南宫云裳,异口同声问道。

  吕若雪道:“他说,他想加入灵鸢。”

  “什么,加入灵鸢?”南宫云裳惊呼一声,冷声道:“这个无耻之徒,必然是想进入灵鸢,接触更多女弟子。”

  鱼紫雯皱眉道:“灵鸢只收龙脊学院的女弟子入会,他想加入,根本不可能。”

  吕若雪道:“我也觉得不可能,不过,当时陈阳去了之后,他回来告诉我和南哥,过几天,张师姐会亲自来找他,邀请他加入灵鸢。”

  鱼紫雯面色一变:“不会吧?这么说,张师姐到下云峰来,是亲自邀请陈阳?”

  吕若雪道:“我也不确定,但……十有八九吧。”

  南宫云裳道:“等张师姐走了,我们过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另外两女,都点了点头,表示赞成。

  ……

  “你们快看,张师姐在敲陈阳的门?”

  “这是什么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张师姐主动找一个男人的。”

  “管他什么情况,陈阳才超凡八重,住在下云峰,和排名龙脊学院第三十六名的张师姐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两人绝不会有什么密切的关系。”

  “该不会,陈阳欠了张师姐的钱吧。”

  “你看张师姐那一脸不爽的样子,我猜十有八九,是陈阳招惹了张师姐。”

  看着站在陈阳门口敲门的张虞溪,远处住在下云峰的弟子,都不敢靠近,就连议论,也是真气凝音,避免其他人听见。

  房门打开,陈阳看到站在门外的张虞溪,并没有感到意外。

  虽然推箱子只是普通的小游戏,但是他相信这个有趣的益智游戏,绝对能让从未接触过这类游戏的冲武星人,沉迷其中。

  就算张虞溪是真府前期的高手,也不会例外。

  不过,在见到张虞溪的时候,陈阳的脸上,还是故意露出了惊讶之色,随即恭敬道:“张师姐,不知你到寒舍来,有什么事?”

  张虞溪看了眼远处围观的人群,对陈阳道:“我能进去和你说话吗?”

  “当然可以。”

  陈阳让开了门,虽然学院规定,学院弟子不能随意进出他人的住处,但是只要有主人家的邀请,就可以进去。

  把张虞溪迎进了房间,陈阳倒了杯自己所剩无几的大红袍,放在张虞溪的面前,道:“张师姐,请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