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949章 快速破题

  “滴水成海?什么意思,如何破题?”

  “只有四个字?”

  “云裳小姐出的题,未免也太难了吧。”

  全场一片讶然,不仅求亲者们在思考这个题目的答案。

  就连旁边观战的路人,也在思索着。

  不过,就在卷轴落下的刹那,陈阳直接就走到了赵海面前,问道:“如何答题?”

  赵海狐疑地看了眼陈阳,从放着沙漏的桌子下,取出了纸笔,道:“答案写在纸上,不会显示出来。你写完之后,直接扔上阁楼,由云裳小姐判断,答案是否正确。”

  陈阳接过纸笔,别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刷刷刷写下答案,纸张卷起,挥手就扔向了阁楼上。

  “这么快。”

  南宫飞硕没料到,陈阳这么快就给出答案。

  他一伸手,接住纸张,打开后,放在了南宫云裳面前。

  南宫云裳催动真气,纸张上显现出字迹,是个“每”字。

  “每”字,滴了三滴水,就变成了“海”字,所以是滴水成海。

  这第一题,是个字谜。

  “竟然对了。”

  南宫飞硕看到答案,在一旁咋舌道。

  南宫云裳也面露意外之色,看了眼陈阳,对南宫飞硕道:“或许他运气好,刚好想到了这个字。既然如此,让他继续第二题吧。”

  “好的,姐姐。”

  南宫飞硕应了声,弹指一道真气,在第二题卷轴上,卷轴哗啦展开。

  “怎么回事,陈阳破了第一题?”

  “不会吧,这速度也太快了。”

  “答案到底是什么?”

  见第二题卷轴展开,全场一片震惊。

  这时,阁楼传来南宫云裳的声音:“陈公子,请继续破第二题。”

  哗。

  全场一片哗然,没想到,陈阳还真破了第一题。

  而且,是秒破。

  别人还蒙在鼓里,陈阳就已经破了题,这给另外三十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尤其是华天觞,不感到了一丝紧张,心里暗道:“看样子,我是小看了这小子。不过,第一题他或许是碰巧。但后面的其他题目,肯定更难,到时我的机会就来了。”

  对于别人的想法,陈阳并不在意,他神色淡定,直接走到了第二幅卷轴前,抬头朝卷轴看去。

  只见这第二幅卷轴,其上写着:“水有虫则浊,水有鱼则渔,水水水,江河湖淼淼。”

  第二幅卷轴一出,不止是陈阳,还在破第一题的众人,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心里暗叹一句好难,随即他们赶紧专心致志,去破第一题。

  至于旁边围观之人,则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第二题,也在一旁,想着如何破题。

  可惜,众人都没有半点思绪。

  陈阳看了卷轴内容后,目光一转,对着阁楼喊道:“云裳小姐,每一题光写了字,却不写考核内容。这样的话,岂不是玩文字游戏,谁知你的题目,到底要考什么?”

  这句话,却是问出了众人的心声。

  尤其是被困在第一题的人,完全不知道,“滴水成海”到底是什么意思。

  南宫云裳看向陈阳,道:“难道你不知,这第二题,是个对联?”

  “我自然知道是对联,万一我对了下联,你又告诉我,这是一个诗题,那岂不是白对了。”

  陈阳发现,南宫云裳故意玩文字游戏,想要刁难求亲者。

  南宫飞硕道:“你别那么多问题,能破题就破,不能的话,就好好思考,不要浪费时间。”

  “破题,当然能破,这对联太简单了。”

  陈阳玩味一笑,道:“想必这对联,应该不用保密,毕竟每个人对的下联,都不一样。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说出来,你可听好了。”

  “木之下为本,木之上为末,木木木,松柏樟森森。”

  陈阳吐字清晰,语调起伏,这下联一出,听在耳中,颇为动听悦耳。

  于此同时,全场为之一愣,不敢相信,这第二题,陈阳又是秒破。

  陈阳径直朝着第三幅卷轴走过去,弹指一道真气,将卷轴上的绳子切断,卷轴哗啦展开。

  直到此时,众人才回过神来,全场一片哗然。

  赵海打了个激灵,连忙上前拦住陈阳,道:“陈公子,小姐还没说你过了第二题,你怎能把第三题卷轴打开了?”

  虽然陈阳的下联,相当出色,但赵海还是得听南宫云裳的吩咐,万一南宫云裳要故意刁难陈阳呢?

  “让他继续。”

  阁楼上,传来南宫云裳的声音。

  赵海赶紧让开,对陈阳道:“第三题后面,不再限时,陈公子请继续。”

  阁楼上。

  南宫云裳口中念道:“木之下为本,木之上为末,木木木,松柏樟森森。此人的才华,相当出众,这下联,堪称绝对。”

  南宫飞硕撇了撇嘴,嘟哝道:“姐姐,你不会悄悄派人,把这些题的答案,都提前给了他吧。”

  “怎么可能。”

  南宫云裳白了眼南宫飞硕,没好气道。

  就在这时,楼下又飞上来一张卷好的纸张,正是华天觞第一题的答案。

  南宫云裳看过之后,对楼下赵海点了点头,赵海示意华天觞,可以答第二题。

  此时华天觞心里是紧张不已,因为陈阳破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心里想着,自己得加快速度,追上陈阳。

  可他刚刚走到第二题卷轴前,陈阳的声音响起:“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馀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众人看去,只见陈阳望着阁楼之上,深款款,语调中带着淡淡的忧思,令人不知不觉,便沉浸在他的语句之中。

  等他话音戛然而止,全场已是陷入一片寂静,无不回味于刚才的词句。

  就连求亲之人,也被陈阳的词句吸引。

  文学的魅力,或许在于此。

  你可以不听、不闻、不学,但却无法不产生共鸣。

  可是紧接着,就有人发现不对劲,这第三幅卷轴上,明明写着的是:“以‘’为题,写词一首。”

  可是陈阳刚才的词,却在写相思,这不是和题目背离了吗?

  就算这首词再好,也不算破题吧。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