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943章 一点点兴趣

  余博捧着手中的字,等待湖心亭中,南宫云裳的答复。

  只见竹帘掀起,赵海踏水而来,把字接过,对余博道:“你这礼物,小姐收下了。”

  闻言,余博面露喜色。

  赵海把字拿回湖心亭,南宫飞硕道:“打开来看看。”

  他把字打开,只见这幅字意境深厚,笔锋犀利。

  他和南宫飞硕,都赞道:“好字!”

  南宫云裳瞥了眼那幅字,却摇了摇头,淡然道:“字是好字,但不是周轻语先生的。那叫余博的人,只是为了讨好我,才送这礼物。可惜,他连赝品也看不出来,只怕是没什么文化造诣。他说什么喜欢文学字画,不过是假的。”

  赵海收了余博的贿赂,本想帮着说两句好话,现在却是没辙了。

  他把字收起来,道:“小姐,我这就把画还给他。”

  南宫云裳摆了摆手,一副有些疲累的模样,道:“不用,继续吧,尽快让他们介绍完,有礼物你就全都收过来,我也不想麻烦了。”

  “是。”

  赵海应了声,朝外喊道:“元坤!”

  接着,湖岸边的各方英杰,纷纷做了自我介绍。

  这些人个个都十分出众,自我介绍时也不卑不亢,表现得相当有风度,并且介绍之时,暗中把自己的优点讲出来,说话很有技巧。

  之后,人人都送上了一份礼物。

  大部分都投其所好,送了字画等物。

  陈阳看了下情况,如果这些人放在外面,讨十个八个老婆,还是很容易的,为何偏偏要来向南宫云裳求亲。

  看样子,不仅因为逍遥阁这个背景,还因为南宫云裳的确很出众。

  在这些人自我介绍之时,湖心亭中,赵海则是不失时机地,帮着说两句好话。

  南宫云裳和南宫飞硕都知道,赵海肯定是收了好处。

  他们也没介意,任由赵海在一旁说。

  虽然有些夸张的部分,但终究能了解到一定的信息。

  “下一个,王史冲。”

  赵海喊了一嗓子,轮到了王史冲。

  湖岸边,王史冲往前跨出一步,遥遥对湖心亭拱了拱手,道:“在下良州国王子王史冲,见过云裳小姐。听闻云裳小姐喜好文学,在下正好也钻研此道。三日之后的文学考校,我必然不会令云裳小姐失望。”

  ……

  一番非常自信的自我介绍之后,王史冲取出一把宝剑,道:“云裳小姐,这把佩剑是当年诗仙李若白的,上面有其亲自雕刻的一诗,还请云裳小姐收下。”

  赵海从湖心亭出来,接过宝剑,返回了湖心亭。

  王史冲昂挺胸,自信满满,觉得以自己一表人才的卖相,加上如此风度,肯定能得到南宫云裳的赏识。

  湖心亭内,因为王史冲是第一个给好处的,所以赵海格外上心。

  他把宝剑呈上,夸赞道:“这王公子一表人才,为人谦逊,实力也相当不错。而且这把剑,虽然只是下品灵器,但……”

  “行了。”

  南宫云裳打断了赵海的话,摇了摇头,并没有说打断的理由,赵海也不敢问。

  南宫飞硕隔着竹帘,朝岸边望了眼,开口道:“姐姐,这王史冲还真长得一表人才,而且良州国也十分强大,他的身份,倒也配得上你。要不,让他进下一轮,到时候文学考校,我们看看他的功底如何。”

  南宫云裳道:“夸夸其谈,虚有其表罢了。”

  闻言,南宫飞硕和赵海,都面露尴尬之色。

  南宫飞硕皱了下眉头,嘟哝道:“姐姐,你这样子,看谁也不顺眼,还怎么选?”

  “我本来就不想选,是父亲非得逼我。”

  南宫云裳露出面纱外的一双美眸中,流露出哀怨之色。

  南宫飞硕道:“父亲也是见你年龄不小,想要给你挑个好丈夫,更何况,西大6的英杰齐聚,你也不至于一个也看不上眼吧。”

  南宫云裳道:“你看得上眼,那你来选?”

  南宫飞硕吐了吐舌头,撇嘴道:“行行行,你选。”

  南宫云裳道:“赵海,好像还剩最后一个人了吧,赶紧让他介绍完,今天就到此结束了。”

  “是,小姐。”

  赵海应了声,张了张嘴,然后对南宫云裳道:“小姐,这最后一个人,实在有些不堪入目,我看还是算了吧。省得待会他说话,辱了小姐您的耳朵。”

  其他人,赵海都说了两句好话,到了这人,直接就略过了。

  南宫云裳听到赵海这话,就知道不对劲。

  如此一来,她对这最后一人,还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兴趣,问道:“赵海,此人没给你送礼?”

  赵海吓得一哆嗦,忙道:“小姐,您……您说的是什么话。”

  南宫云裳淡然道:“别紧张,我们知道你肯定收礼了,不会责怪你,你实话实说就行。”

  赵海嘴角一抽,只得承认道:“他……的确没送。”

  南宫飞硕道:“看样子,此人不懂得人情世故呀,他想娶我姐姐,连姐姐身边人都不愿意打点,以后怎么可能对姐姐好。依我看,这人直接可以淘汰了。”

  赵海刚要答应“是”,南宫云裳便白了眼弟弟,道:“是你选,还是我选。”

  南宫飞硕从小就怕自己这个冷脸姐姐,也没反驳,腆着脸道:“你选,我只是参谋。”

  南宫云裳道:“赵海,让最后一人自我介绍吧。虽然他不懂人情世故,但机会总是要给他的。”

  “给了还不是一样淘汰,反正你一个也看不上。”

  南宫飞硕打了个哈欠,直接在亭子里的长椅上一躺,嘟哝道。

  赵海可不敢像南宫飞硕这样说话,赶紧应了声,朝着外面喊道:“最后一人,叫……叫那什么来着。”

  这家伙,直接把陈阳的名字都给忘了。

  听见轮到陈阳,湖岸边其他人,看向陈阳,都是一副看笑话的表情,等着陈阳出丑。

  王史冲见隔了这么久,才轮到陈阳,他觉得,刚才云裳小姐肯定是在考虑自己。

  他更是自信,对陈阳劝道:“陈阳兄弟,你就别自我介绍了。不然你丢的不是你自己的脸,而是你们大夏王朝的脸呀。再说了,有我珠玉在前,云裳小姐肯定看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