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870章 段家

  喻琇筠望了眼陈阳和郭开麟所在的房间,对父亲喻建忠道:“那个女的,我不知道是谁。小说.另外那个男的,叫做陈阳,在地面的时候,救过我。我能得到疾风意境碎片,也是全靠他。”

  接着,喻琇筠把自己所知有关陈阳的信息,都给喻建忠讲了一遍。

  同时,她也把自己在地面时的经历,告诉了喻建忠。

  得知事情经过,喻建忠却是没想到,王家的王磊和王鑫,竟然会临阵倒戈,反过来对付喻琇筠。

  不过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他不打算追究此事,而是让喻琇筠隐瞒,对王家说王磊二人是被妖兽所杀。

  “冲武星,是天武星域的吗?”喻建忠沉吟了句,喃喃道:“可是大祭司,又怎么会是天武星域的人?”

  ……

  此时,房间里。

  陈阳和鱼紫雯自我介绍后,陈阳向郭开麟问道:“郭师兄,你怎么会成为这里的大祭司?”

  郭开麟面露回忆之色,沉吟道:“当年被困在此地,我颓废了一段时间,但后来我颇有机缘,境界提升后,我便想寻找其他的人类。之后,我现了地下城,到了十三区。然后我建立了自己的势力,最后一步步,成为了十三区的大祭司。”

  这话说得轻松,但郭开麟肯定经历了很多磨难。

  陈阳又问道:“郭师兄,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郭开麟苦笑了下,道:“我天赋不佳,如今也才感应期。冥霄星的自然环境特殊,人类寿命,通常是地武星同阶修者的两倍,否则按照冲武星的方式计算,我早在七百年前,就已经死了。说起来,一千二百多年,也没能进阶神魄境,我这辈子,也是白活了。”

  说着,郭开麟话锋一转,问道:“对了,小师弟、小师妹,现在冲武星的情况如何,妖岭分院怎么样?”

  陈阳把自己知道的情况,给郭开麟讲了一遍。

  郭开麟听完后,陷入沉默,眼中透着回忆、眷恋的神色。

  过了一会,他开口道:“这么多年,你们是我唯一遇到的两个妖岭分院弟子。却是没想到,一千多年过去,局势、环境变化不大,可是人却已经都变了。想必,当年和我一起的那些师兄弟,要么去世,要么进阶了神魄境。”

  陈阳看着郭开麟感伤的样子,想到郭开麟已经一千多岁,他改了称呼,接着道:“郭前辈,之前你想知道妖岭分院的情况,为何不到地面上,寻找妖岭分院传送过来的弟子?”

  “刚开始,我去找过。不过,冥霄星实在是太大,根本没办法找到。”

  郭开麟摇了摇头,看了眼陈阳和鱼紫雯,接着道:“龙武学院的人,不知何时传送来,我要想找,几乎不可能。所以,后来我就放弃了。你们两人,传送到冥霄星之后,能在此地相遇,已经是非常微小的概率。”

  三人又聊了一会,主要是陈阳给郭开麟,讲现在冲武星西大6、妖岭分院的情况。

  就在他们聊得兴起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一道厉喝:“喻建忠,给我出来。”

  “有人来找喻伯父的麻烦。”

  陈阳皱了下眉头,沉吟道。

  郭开麟道:“听起来,像是段家家主段学义的声音。我们继续聊,不用管他,喻建忠应该能够应对。”

  段家?

  难道是段凌风所在的段家?

  陈阳想了想,道:“郭前辈,我在地面的时候,和段家生了矛盾,杀了段家的人。现在段家,也许是来找我的,我不能躲在这里,让俞伯父处理。我还是出去看看,你和鱼师姐聊吧。”

  “行。”

  郭开麟点了点头道。

  “那我先出去了。”

  陈阳拱了拱手,走了出去。

  只见喻家外的几条悬空道路上,站着至少上百人,来势汹汹,一个个都面色阴沉。

  其中领头之人,是个年约五旬的中年人,长得一字眉,眼神阴鹜,给人十分凶狠的感觉。

  在喻家的门口,喻建忠率领喻家众人,正和来者对峙。

  那一字眉中年男子,指着喻家破烂的房屋,大喊道:“喻建忠,让你女儿出来。”

  喻建忠面色沉静,冷然道:“段学义,你想干什么?”

  一字眉,正是段家家主段学义。

  他之所以前来,是因为他现儿子段凌风死了,所以前来报仇。

  而且,他知道孙家攻打喻家,他也是想,趁机坐收渔利。

  不过,此刻孙家一个人也不在,从喻家房屋破烂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孙家落败离去了。

  但现在这情况,却正好。

  如果打败了喻家,到时候喻家的矿脉,还有被喻琇筠拿走的疾风意境碎片,就都是段家的了。

  段学义心里打着算盘,对喻建忠怒喝道:“我想干什么,难道你女儿没告诉你,他杀了我儿子吗?”

  这件事,刚才喻建忠已经听喻琇筠说过。

  他冷哼一声,道:“哼,段凌风想抢我女儿的东西,难道,我女儿不反抗,把东西奉上?”

  段学义冷声道:“那你的意思,我儿子死了,就这么算了?我告诉你,若想平息此事,至少你们要把疾风意境碎片交出来。”

  “交出疾风意境碎片,这不可能。”

  喻建忠断言拒绝。

  段学义道:“那么,你就把你女儿交出来。”

  喻建忠冷声道:“这更不可能。”

  段学义眉毛一挑,沉声道:“喻建忠,那你的意思,是要和我们段家开战?”

  喻建忠面色一沉,正思索着,该如何回答,身后一道声音响起,道:“杀了你儿子就杀了,你想报仇就来,何必那么多废话。”

  众人转头看去,说话之人,正是陈阳。

  段学义皱了下眉头,沉声道:“小子,你是谁?”

  陈阳道:“你儿子是段凌风吧?我就是杀了段凌风的人。”

  段学义打量了下陈阳,不禁皱了下眉头,随即看向喻建忠,嘲笑道:“一个凡七重而已,怎么可能打得过我儿凌风。喻建忠,你们喻家未免太可笑了?竟然拿此人出来,就想平息此事吗?”

  陈阳道:“你还不相信我杀了段凌风?你未免太高看你儿子了吧。”